討論區/馮老師教室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我可恥 張貼時間
馮老師(版主)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1058個瓦
目前累積: 2442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我可恥,我生在台灣,長在台灣,我受台灣完整的教育,無時無刻不與台灣連結著,我卻說可恥的中文.

我可恥,我面對稚嫩的下一代主人翁,卻以可恥的中文進行展演,傳播,並用以置入國立大學的教學,太可恥.

中文是可恥的外來政權,殖民政府所對台灣人進行壓迫的工具,我這孽種,生在因戰敗而流亡來台的可恥家庭,不覺醒,不自愛,依附權貴口音,並仗持著以為生活工具,賺取不當利益,可恥至極!

請老天爺開開眼啊!一把天火劈了我這可恥的人,希望那因高級台語文羅織而來的可恥報應,應在我的身上,免了前輩藝術家的罪.

如果因我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活在台灣卻天天說國語,這樣確實可恥,就快點用雷電劈了我!

如果不是,就倒過來,給我劈了那個蔣幹!(謝謝董智森先生在節目中自然引用)
2011/5/31 下午 03:56:27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1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馮老師(版主)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我是低能,卑賤,雜種(爸爸是秦國人,媽媽是燕國人),操持濃厚殖民政府口音的可恥的人.

我智能不足,因此有勞學校,要用我懂得的中文教我,我看不懂新發明的高級台語文.

我感情遲鈍,因此有勞出版社,要用我懂得的中文印書,我無法從新發明的高級台語文中感受到高級的情感.

我家庭不幸,沒有一個人懂得新發明的高級台語文,因此只能用可恥的中文,家人渾渾噩噩的彼此取暖.

可恥的中文,承載著數千年可恥的奴化意識形態,令我甘為其奴,願窮畢生之力,今生恐無力再學會新發明的高級台語文了.

麻煩誰用新發明的高級台語文寫點甚麼曠世鉅作,我們不學都不行,或許可以逼我們這些可恥的人圖謀上進?
2011/5/31 下午 04:07:22
千顏孃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這陣子的「臺語」大辯論與劃清界線,對於語言、演義、操弄……,倍感心酸、無奈、憤怒、無力!什麼世道啊!

好丟臉、好無恥!所以我們不該使用這些文字、語言,因為它並非在臺灣的「原創」。我學不會閩南語,更不會講「臺語」(原住民各族語言),所以等於我不愛臺灣,祇會捧大陸的屁股叫香?!

所以,從今天起要把「臺語文」歸還正名給正臺人-原住民各族。
然後將這些使用就代表不愛臺灣的語言文字丟棄後,重新學習正統「臺語文」,才是真正的「愛臺灣」,才不至成為半調子的「愛臺灣」。

泣血呀!泣血!
2011/6/3 下午 12:27:14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知恥,近乎勇。

那些不知恥的人,依然故我的用口號、民粹跟意識形態,在污染這個小島。

如果人工造島技術夠發達,我真的很希望那些企業財團能夠造一個島,把那些有愛的人送過去,或者是把我們這些冷血的人搬過去,反正他們有「愛」,在哪裡都可以孤獨而堅強驕傲活下去的。
2011/6/3 下午 10:48:03
sol_xing
連絡作者:
诸位之辩论显然与我没有任何关系,眼看我们国家也要换届选举来了,一场左右之争开始了。
转载了一篇文章,据说是一个学生的作文,作文题目是讨论母语,转载如下。如果侵犯了任何人的版权,请不要找我,可直接联系瓦舍将其删除。

《语殇》

我们的母语,谁让你尊严尽丧,跪倒在强权的脚下伴随着扣头如捣蒜或“忠
字舞”的节拍,你几千年重复着看似花样翻新实则单调可鄙的声音:从“万岁、
万岁、万万岁”到“万寿无疆、永远健康”,从“谢主隆恩”到“恩深似海”,从
“皇上圣明”到“英明、伟大”,从“清天大人”到“世纪伟人”,你乱喊“爹娘”,
你把我们唤着“草民、贱民、刁民、暴民、奴才、小人、妾身、犬子、贱内……”
你的语境之下,我们被“牧”着、“治”着。
你恨不能赞叹他们吃饭、拉屎也“亲自”,你以为我们辛勤的劳作比不上“画
个圈”顶事,我们成天被“关怀”、被“指示”、被“教育”、被“带领”、被“视
察”,而他们却“形象高大”、“开拓进取”、“日理万机”、“高屋建瓴”,我们无端
地被你安排“激动得热泪盈眶”,你让我们不停地“感谢”,我们得没事找事地“高
举”着、“紧跟”着、“学习”着、“体会”着、“坚持”着、“热爱”着,还得“今
儿个真高兴”、“雄姿英发”地“赶上盛世享太平”。
我们的母语,谁让布下如此多的陷阱,让我们充满恐惧“圣人”、“明君”不
喜“异端邪说”,我们的母语成了阴谋阳谋的武器,将恐惧布满我们内心。“世不
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孔圣人,将屠刀挥向了“言伪而辩”的少正卯,秦始皇为
了思想一统以“焚书坑儒”报应着孔老二的徒子徒孙,诗人因“清风不识字,何
故乱翻书”的诗句掉了脑袋,母语的祭坛上还游荡着遇罗克、林昭、张志新的灵
魂,母语的栅栏里关押着“牛棚”中惶恐不安的眼神,“彭水文字狱”和“稷山文
案”仍是汉语使用者心头挥之不去的阴霾。
我们恐惧自己的言说“左”了或者“右”了,我们言说时不知道自己“不明
真相”还是“眼睛雪亮”,我们害怕自己划入“一小撮”受到“大多数”的宣判,
我们担心自己的表达不明所以地“污染”了他人,我们区分不了自己的言论是“自
由化”了还是在“充分保障”的“言论自由”的界内,我们不明白自己“被蛊惑”
了还是本就“别有用心”,我们还得担心自己的言论夹带着“政治诉求”或“一己
私利”。
我们的母语,你为何充满仇恨轻则“鸣鼓而攻之”、“掀起大批判的高潮”,重
则“食肉寝皮”、“打翻在地,踏上一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我们的母语,你为何对真相如此吝啬你用满口仁义道德屏蔽着字里行间的“吃
人”二字,你用歌舞升平遮掩着他们的劣迹兽行,你将大师们高傲的头颅按在故
纸堆里皓首穷经使他们逃避人世,你驱使着科学家论证亩产万斤淹没了遍野哀声。
我们的母语,几千年口手相传,典籍汗牛充栋,这源远流长的语言文字,本
当成为文明世界进化的最重的推力之一。可是,至今你还没有完整地组合出一个
大写的“人”字,你仍无法阐释人的尊严,你仍落伍于当今世界文明的进展,你
仍失魂落魄,没有寻回你的精神和灵性——这就是我们的母语之殇。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我们的转机何在?我们怎么样凝视未来?
2011/6/4 上午 01:01:41
琅輝觀苑
連絡作者:
台語什麼時候成了愛台灣的標準?這是什麼邏輯?語言本身並無好壞,透過語言的幫助能促進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同時語言也有可能變成有心人拿來搞族群分裂的工具,比起不會台語,到底誰才可恥? 2011/6/6 下午 06:24:45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