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大鳴大放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為「三少四壯」寫的:「GUNDAM THE ORIGIN 0079」到「GUNDAM UNICORN 0096」的五哭 張貼時間
老五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20個瓦
目前累積: 180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自民國五十年到六十九年間出生的男人們啊!此時是國家或企業的中堅份子?是幾孩子的爸?被視為介於傳統和流行之間、以及帶些頑固品味堅持?或者在兩者衝突下模稜兩可,無暇言他,正面臨中年失業危機?

提起日本動畫「機動戰士 GUNDAM」(mobil suits,鋼彈)的阿姆羅•列和夏亞•阿茲納布爾(以下人時地物翻譯,取自台灣角川出版GUNDAM THE ORIGIN 0079)對這群年齡雖相距一輪以上的中、青代男生,大概有著「沒吃過豬肉也該看過豬走路」、不可能一無所知的普遍吧? 「機動戰士GUNDAM」自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於富士電視台首播,很快對原本就難以擺脫日本文化影響的台灣(此片歷代延燒,事實上整個亞洲,包括仇日情緒高的中國大陸)作用至今猶盛。「機動戰士GUNDAM」將攻擊器械具體軍事化、寫實化,航母化,有著合理的起降作業程序。GUNDAM機體的確特有的結實,但也不再是鐵金剛時代超合金Z 、鍶銻鎢合金地千擊不毀。作戰講求從國家戰略如外交力量的縱橫到軍事戰術多方向配合。人物善惡不兩極化,性格也不再扁平,劇情自外星侵略地球的呆板無稽,轉為地球人口過多,與宇宙殖民地間的角力鬥爭。其中有政治家,有政客,有好戰偏激或耿直熱血的軍人,有祈求和平的善良百姓。

「mobil suits」更改變了喜好科幻的三少四壯們對宇宙戰爭模式的想像(或說期許吧?)它具有人類反射動作般的靈敏,負載各型火砲、肉搏武器(lihgt saber 、電氣斧);再區分陸基、海基、宇宙強襲(mobil suits單機可突破大氣層)等不同功能機種,並通過專設的飛行載具,配合戰術,執行長、短程不同航程的軍事任務。它以小擊大,改變戰爭形式,主因是戰爭費用昂貴,飽受宋儒醜化的荀子就說:「一戰之費能毀百代之功。」小機體(約15-23公尺間)然作戰能量巨大,極符合人類最講求的成本效益。

幻想是人類珍貴的能為,「機動戰士GUNDAM」有一個好班底,富野由悠季、大河原邦男(Okawara Kunio)與一向為「三少四壯」鋼彈迷視作「正統」人物設定的安彥良和(後期則為北爪宏幸)。民國八十年,我在台灣唯一有能力生產SEGA遊戲軟體、並與當時日本合作即將轟動電玩界的超級任天堂主機的某公司上班(該公司已結束許久了)老闆第一次見到由大河原邦男設計的GUNDAM RX-78,語重心長說:「這個機械人的各項結構,讓我這外行人一看,就能知道它各關節、機件是怎麼運動的,並且能收納些什麼。」

大河原邦男的本行是工業設計,其處女作無人不曉,「科學小飛俠」的敵用機械設計。日本動畫界就能讓一個搞工業設計的科學兼美學家,跑來設計GUNDAM!這一向被想像力乏味、只知賺錢的台灣成年人認為是「有的沒的」、「小孩子玩意」的周邊商品,賺進全世界兒童到少壯的鈔票,甚至讓今天稱為「宅男」的滿懷全新的太空夢想。大河原邦男也曾表示,一輩子搞硬梆梆的工業設計,沒想到一部卡通、RX-78,竟成為他名留青史的作品。我們台灣人爭了一輩子,在動畫領域,也沒爭出個家喻戶曉的「商品」出來。

由視為機動戰士原生的「0079一年戰爭」,「GUNDAM Z」、「GUNDAM ZZ」到「0093-夏亞逆襲」阿克西斯作戰間,還擠進了「超時空要塞」美樹本晴彥的「0080 -ポケットの中の戦争」(口袋戰爭)、「0083-星塵戰役」;以及那劇情天外飛來、不知所云,卻有著視覺殘像移動力的「機動戰士 F-91」。自八十年代末後,鋼彈派系開始進入「大混亂期」,各路劇情嬉笑怒罵,鼓舞於筆端。日本山科直治的Bandai玩具公司趁機大賺其錢,我失望、唾棄,卻也得意洋洋,騙不了我這個「機動戰士老屁股」的銀子。時間果然證明,經得起考驗的鋼彈構型,不外還是上述的經典作品。(去問問內行的三少四壯們吧!)

我看「鋼彈」第一次哭,是被稱為正統GUNDAM「番外篇」之「機動戦士0080 ポケット中の戦争」。聯邦軍新機RX-78 NT1 ALEX唯一女性試駕員-葛莉絲意外與敵手吉翁帝國的潛伏兵士巴尼相愛,最後彼此在隱瞞身份、不知情下相互殘殺,葛莉絲駕RX-78 NT1,一道光束劍殺了巴尼。我當時想:「怎麼是這麼慘的結局?這可不是小朋友能領略的卡通啊!」淚水一路流不停,好長一段時間不願再看「0080-口袋戦争」。前年吾兒拿出我收藏的「口袋戰爭」光碟收看,我警告他結果(真希望他亦能落下同情之淚,證明『0080』的價值歷久彌新)他卻一滴淚沒掉,結束只說:「嗯,真的蠻慘的。」他娘就罵:「卡通啦!只有瘋子會哭!」不對啊!我高中、大學同學都將「0080」視作淒美愛情片欣賞,十有六七都是雙眼紅腫啊!

第二次哭,是在進入族繁不及備載的「鋼彈大混亂」前,收視「0093-夏亞逆襲」。0079年的阿姆羅•列還是個十五歲少年,到0093年,已是成熟美型男。片頭由他的愛慕者聯邦女軍官倩恩揭開防輻射布幔,露出雙目「攝影機」以絕緣布遮蓋的「RX-93 ν-鋼彈」,我就淚下了。這些虛構動畫人物與常人眼中華而不實的機件,其實不遜名垂千古的藝術創作!動畫家們給了各角色由小到大的長成和生死闊別,伴隨了現實中的我走過可貴的童年。到近日千呼萬喚始出來的「GUNDAM UNICORN 0096」,無疑血脈同源,就像收看一部寫實的紀錄片。通過「維基百科」查詢這些卡通人物的生平,那可是一字字栩栩如生地鮮活啊!

第三哭,是安彥良和親自執筆的漫畫「GUNDAM THE ORIGIN 0079」為了我最喜愛的女主角、承受父親吉翁·茲姆·戴昆遭毒殺後,和親哥卡斯巴爾•雷姆•戴昆(Casval Rem Deikun)流亡四處,最後逃到殖民地德克撒斯化名夏亞•阿茲納布爾的妹妹-阿爾黛西亞;人稱「雪拉小姐」跟阿姆羅•列間的曖昧情愫。頂著戴昆家族遺傳、一頭金髮與美貌的雪拉,因戰爭身不由已,被迫棄醫從軍,此中還有吉翁帝國對戴昆家斬草除根的追殺。她陰錯陽差進入搭載GUNDAM隸屬「飛馬級」、代號「木馬」的母艦,像極1949國共戰爭下的大難潮,留在家鄉的人有留下的理由,出走的則不知自己奔(唸ㄅㄣˋ)的是哪艘船?將有何際遇?雪拉非但有愛心,更堅毅果斷。這從她領著同僚凱、搭乘戰鬥悍馬車找回得知遭布萊特艦長踢出GUNDAM駕駛員先發名單、內心受挫而逃役的阿姆羅便一目瞭然。雪拉臨事快刀斬亂麻,說話一針見血,她曾淡淡地與阿姆羅說:「遇見這種小挫敗便逃兵,虧你還聯邦軍首席駕駛員呢!」處在暗殺、寄養、逃難的厄運下,具備連成熟人都可能未必有的韌性,真不愧是吉翁公國第一mobil suits殺手「紅色彗星」(因其座駕、軍服無不是耀眼的『法拉利紅』)夏亞的親妹。

當「木馬」與GUNDAM因整備必要,進入地球大氣層,往中南美洲「奎亞納高地」-聯邦軍總基地「賈布羅」途中,雪拉勇於戰鬥。她參加可承載GUNDAM、與之配合作戰的核心戰鬥機訓練,隨後激勵阿姆羅:「你若不嫌棄,我與你模擬練習。」她除了得知頂替考進吉翁軍官官校的夏亞•阿茲納布爾身份的親哥卡斯巴爾的下落時發生過激動,大多冷靜平淡;一十餘歲的小女孩,展現讓人意亂情迷的魅力。

而由於雪拉與阿姆羅都還是青少年,情感刻劃上不能像處理拒絕作吉翁帝國屠殺劊子手的鐵錚錚軍人-蘭巴•拉爾與哈蒙小姐那款屬於成年的烽火情愛。這樣一帶著嘔氣、倔強,一則若有若無與始終不說破、令讀者反覆揣測、疑惑的感情紛圍,拿捏得正恰到好處。當雪拉身份曝光,受聯邦軍身家調查而停權。阿姆羅適逢敗於夏亞,心情惡劣,無情地與雪拉說:「夏亞是妳哥哥吧?下次戰鬥時我會殺了他,那也沒關係嗎?」雪拉居然毫不考慮地回答:「請便。」一來她知道阿姆羅未必能殺死夏亞,二則瞭然與親哥是一吉翁、一聯邦立場迥異的無情現實。在後來分鏡中,安彥良和讓雪拉神情欲言又止、且含苦澀地凝視阿姆羅,在四目相對無聲之間卻情濤洶湧。雪拉雙眸好似訴苦:「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你怎能這樣對我?」她與阿姆羅不論革命情感,或面對他青梅竹馬勞芙時,始終有著超乎年齡的忍讓與諒解,像解事的姊姊,像默默付出的情人,剛柔兼具得真讓我難受啊!

第四是聯邦軍補給官瑪姬露達的未婚夫,承受婚前瑪姬為掩護GUNDAM戰死的巨大遺憾與苦痛,瑪姬乃阿姆羅的初戀情人,她死後,少年維特的幻夢破滅了。真正教人蕩氣迴腸的,是關於配角凱的一段插曲。

阿姆羅同袍凱隨「木馬」往地球,親睹聯邦官員的顢頇,質疑這場戰爭的意義,有意退役,臨時請假離艦。艦長布萊特也體會出他的心情,予以准假。在愛爾蘭北部的「貝爾法斯特港」登岸,遇見以兜售零食、香菸等雜物的吉翁女間諜米哈爾。米哈爾利用出走的他打探「木馬」行跡以及新的作戰目標(敖德薩戰役)凱總聽她問東問西地,腦子也機伶,逐漸有感她來歷不單純。但當見到米哈爾省吃儉用獨立撫養兩個弟妹時,他心腸又軟了,或許,在掙扎前途的徬徨中,也需要一個作伴的人,遂喃喃自語:「好吧,我就姑且相信妳(米哈爾)吧!」 而後米哈爾的工作難度不斷提高,最後奉令鋌而走險、身著聯邦軍制服闖入「木馬」,打探是否搭載GUNDAM或作疑兵轉往他地。當訊息確認卻曝露行藏,幸好讓改變退役心意、重返母艦的凱暫時包庇了,之間於是有了情愫。

至終,吉翁對「木馬」發動襲擊,由於「木馬」上有孤兒(木馬的特色,本就是由一批學有專攻的百姓為逃難,臨時操駕,然而戰績耀眼,而陸續晉升官階。)米哈爾見到這些孩子受戰火折磨,才體認出其實戰爭悲慘的本質無疑是雙方皆輸,再受凱不計自身間諜身份,傾心對待的真誠,於是倒戈反擊吉翁。 她臨戰前曾這麼跟凱說:「能遇見你,真的好幸福喔!」、「你別哭啊!我當然希望能和你這樣的人在一起,一切是我生不逢時啊!」、「我也想家中的弟妹呢,她們和你都是我的親人。」本質善良的米哈羅,就像《詩經•大雅》堥漕Жy述面對周王朝衰敗、幽幽哀訴臣民的詩章。本來不用捲入戰火的她,為了出征的凱、彌補擔任間諜的錯誤,在對付龜型mobil suits「拉格普羅」中意外戰死。

日本「電視冠軍」節目曾主辦過看漫畫催淚的比賽,看誰眼淚掉得快,我多次想起凱於戰後回想初識米哈羅的那句揶揄:「妳啊,賣的東西也沒什麼像樣的嘛!」米哈羅因經濟壓力成為吉翁收買的間諜,ㄧ度忘卻那些吃喝拉雜的物什,才是她拉拔弟妹、辛苦維持一個家最令人感動的苦心啊!因此我相信,讓這段不能圓滿的苦戀整得屢屢不能自已的,應當不祇我一個多愁善感的五年級生吧?




補註
當年RX-78在陸基原始狀態下的動力,已是一般的五倍,我想所謂的一般指的應是薩克機Zaku。如今看到GUNDAM UNICORN 壓制挾有二十四孔浮遊砲的Kshatriya,UNICORN進入Kshatriya攝影機近攝時,因奇兵突出之緣故,加速距離極為有限,然而靠的不過是未成加強裝甲狀態之下的背負式雙推動機,推力全開下,Kshatriya幾乎無抵抗力量,足見,GUNDAM UNICORN可怕啊!也同時燃燒起我多年未再燃起對正統GUNDAM傳承的熱血!


2010/6/9 上午 08:48:32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0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關於《詩經》大雅的一點補充

近日讀2006年6月北京中華書局第2刷版 南宋 王應麟《困學紀聞》

《大雅》之變,作於大臣,召穆公、衛武公之類是也。《小雅》之變,作於群臣,家父、孟子之類是也。《風》之變也,匹夫匹婦皆得以風(諷也)刺。清議在下,而世道益降矣。
《史記•周紀》:懿王之時,王室遂衰,詩人作刺。

看似扯遠,其實不然,相聲,亦得諷刺之能,可哀而不怨。
2010/6/10 下午 12:17:24
馮老師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哇哩咧!完全看不懂!

可能是因為我試圖從"玩具"切入,想要理解鋼彈的時候,遭遇"不投緣"的感觸,鋼彈玩具枝幹龐雜,但重複性也高,光劍,光斧,難脫拾人牙慧(星戰1977)的嫌疑,玩具價位,等級徹底分佈,意圖將消費者一網打盡,極貴的,極草率的都有,令人不快.

又或許是我的性格作祟,人人都要的,我偏不理.

日本具有代表性的專業玩具雜誌"フィギュア王",第100期的特別企劃,請來100位玩具與動漫創意名家,各推薦一項玩具名作,當時大河原邦男推薦的是"微星小超人"的一架球形飛艇.

至於台灣人在創意上的不團結,生不出商品,甚至反向行為,如下.我常與學習劇本創作的學生提到"孫悟空",這猴子是幾百年來中文藝術領域內最傑出的一個男主角,然而,借用這個角色到戲裡,畫裡,遊戲機裡,電影或動畫創作裡,卻是不易拿捏,簡單一句話:"只要你覺得猴毛應該是咖啡色,或茶色,或任何依照合理推敲,猴毛應該是什麼顏色,那就完了!創意當場就敗了!"

孫悟空是石頭裡蹦出來的,這要怎麼合理?他的由來根本不合理,你卻要去為他披上一身合理的猴毛?不是多餘嗎!

所以最近紅了一個"悟空妹",為什麼?事態的發展雖不完全可取,但我不得不稱讚打造此事的人有創意呀!
2010/6/10 下午 03:51:41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馮老師好久不見,先祝您在學校教學一切順心!

您說到又或許是我的性格作祟,人人都要的,我偏不理.

哈哈哈!這我能理解,我骨子裡也有執拗的反骨.

對了,您跟同學們屢屢提及孫行者,我也順帶推薦一下除了胡適之先生之外, 還有三民書局出版有關薩孟武先生分析西遊的著作以及李卓吾先生的考較.

行者因風而化生,卻是抽象的七情六慾的代表.
它能屈能伸,一身神通,大鬧天宮時是一模樣,取經時遇難,上天宮跟玉帝求救又一模樣,
真可謂姿態萬千啊!
無怪中央電視台百家講壇某教授稱它是王熙鳳, 王熙鳳亦猴性!
2010/6/10 下午 04:15:30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老五兄這篇透徹偉論著實令我佩服,久疏問候,還請見諒。

不可諱言的是,自1995年以降的鋼彈已無經典,更無傑作(單指動畫而論)。
唯一留存的是『Keroro軍曹』當中以惡搞鋼彈產品為笑點的趣味。
(不知為何,儘管眾人皆嗤之以鼻,我卻認為Keroro與『烏龍派出所』主角兩津勘吉實為御宅族當中的蓋世奇才。)

鋼彈在劇情上始終難脫殖民地、地球雙方的軍事競賽,照道理說,這樣的東西做到『0083』也就該到極限了,但冷飯冷炒,一直到1995年的『鋼彈W』,算是集老梗(容我從俗)之大成作品:美少年、美少女、美男子、美女....但湊巧的是,該年的機器人科幻動畫,都已經開始探討起機器與人類、生命與非生命的人文領域主題。
『鋼彈W』與『新世紀福音戰士』,僅管褒貶個半,但卻提高了電視版動畫在思潮的質量水平。

鋼彈系列在劇情上的油盡燈枯,從前兩年的『鋼彈SEED』裡頭,竟然硬是抬出了一位歌姬拉克絲,後來還弄分身、大搞美少女統帥主義便可看出端倪。
至於鋼彈機器人的相關產品,了無新意的程度是出了名的。

附帶一提,作為鋼彈另一個方面的延伸作品,Keroro軍曹在動畫中似乎從不把玩『鋼彈』,而只對『多姆』、『鋼加農』、『薩克』等非主角駕駛機情有獨鍾,唯一的例外是夏亞的紅色系列(因其隊長身分),而且在Keroro的收藏當中,只有機動世紀0079~0083的機器人,之後出現的機器人卻絲毫不見。
這也該算是一種反骨吧,哈哈!
2010/6/10 下午 05:52:31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靜雲晚安!
不過一抒塊壘,疏淺之極,愧蒙高譽!
你對相聲藝術的執著,個人十分佩服,高作<藝術淺談兩岸劇場相聲之現況─以郭德綱與【德雲社】>為例 ,我也讀了,獅子搏兔啊!

冒昧一句,你有心成為像馮老師那樣傑出藝術家與教學者,個人以為唯圖奮起,棄空談六字而已,幽默感也很要緊,不過幽默感之培養,絕不在刻意營造。好前一陣,我聽說馮老師深讀莊子,天行健,自強不息。君子之學也,以美其身。小人之學也,以為禽犢。溫故知新,知學,能行,還要持久,絕非為炫耀才學。 共勉!

2010/6/10 下午 06:36:48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老五兄一番話,實在令我汗顏得緊。

說來慚愧,小子不過讀了幾本閒書,便大言不慚地自以為對中國相聲有深入理解,幸得幾位相聲界與學界前輩點撥開導,方知坐井觀天,貽笑方家也。
2010/6/10 下午 07:20:01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