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大鳴大放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關於4月7號"又一村"的表演 張貼時間
yan2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199個瓦
目前累積: 1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瓦舍您好~
4月7號在故宮看完黃金旺族之後,也看了瓦舍與故宮文物結合的作品"又一村",對於這部作品有些疑問與看法,請容在此發表。
首先,節目介紹上寫:"上半場是"改編"戰國廁",但是,以"相似度"來講,其實與舊版可以說是一模一樣,相同到連我這種沒有現場看過戰國廁,只是從網路上看過的觀眾,都能完全知道每一段的包袱在哪、何時會抖包袱、表演者何時會與觀眾互動、以及觀眾"該"如何回應......,很抱歉,但我必須說上半場是為了與故宮文物結合而硬湊的一場老哏表演。
若要說改編,下半場的表演個人認為很成功,雖然難懂,但那是因為"羅生門"本來就不易理解,因此就算觀眾不懂,也是非戰之罪,相信對羅生門稍有概念的觀眾,就可以容易進入狀況。更重要的是,下半場看見瓦舍一貫的"進出戲裡及戲外"、"說唱中有戲,戲中也有說唱"的風格,但不會"預料到"劇情,因此儘管是同樣的演出風格和架構(其實很類似東廠僅一位的架構)但不會覺得是舊調重彈,對我來說,下半場是充滿瓦舍風格的全新的戲。另外,故宮文物在下半場仍然出現,但在劇中是個徹底的配角(甚至應說只是龍套等級),但配的不造作,襯托主體其實非常成功。
老實說,要為了與"故宮文物"作結合而刻意去寫(改編)一個劇本,是不容易而且,很抱歉,但我必須再說,是不正確的,藝術是原創性的產物,不是"宣傳品",創造與宣傳誰應為主,誰應為副,能開創新的相聲風格的瓦舍應當很了解。這樣的刻意,對功利目的"也許"(其實我很難相信大家真的會因此更想去參觀故宮正館)確實有好處,但很抱歉,我還要再說,真的是扼殺創意。
最後想表達的是,雖然大力抨擊上半場的表演,但並不是反對延用舊創作,因為就自己微薄的經驗,感覺沿用舊創作是說唱藝術的一種慣例,現在其他以說唱藝術自居的劇團表演的時候,也會換湯不換藥,利用觀眾對段子的不熟悉。不免有點失望,但不能否認的是,新是來自於舊,甚至有時候舊的比新的好,表現創意時常是一種冒險。
只是以一個真的忠實於瓦舍表演的觀眾或戲迷的身分發表意見,並無惡意,但才疏學淺,或許沒有體會劇的真正內涵,若如此,也請亦不吝賜教。
願致上歉意與感謝~
2010/4/7 下午 11:11:21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0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馮老師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您的意見我看到了,但觀念實在與我相去太遠,恕不討論了.

而我感興趣的是:當您看到戲台上出現陳世美的時候,知不知道他將來是個負心漢?並且終將被鍘頭?當看到劇終,一切劇情都沒有出乎您的意料時,您也失望嗎?

當您看到孔明擺下空城計,司馬懿千篇一律照樣上當的時候,您也失望嗎?

又,您在哪裡看過黃士偉主演的戰國廁?如此巨大的改變,您無動於衷?

最後,"老哏"一詞的運用時機不恰當,一般而言,老哏指的是後人演前人之作,毫無新意之謂.而這一部作品的作者就是我,我仍在台上演出,故,作品還不夠資格被稱老哏.您太熟"戰國廁",我到底該高興?還是該難過呢?
2010/4/8 下午 01:49:36
yan2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馮老師:
謝謝您的回應與指教,但"改編"與同樣的橋段不同人演出(這裡可以用老哏嗎?)或有所不同。看到改編的時候,所期待的應是對"劇情"作出的改變。如果如您所舉的例子,觀眾早已知道劇情一致,對劇情並沒有期待,而是對演出者(以京劇而言,或許指的是演出者的唱腔)的期待,我以為這是另一種詮釋,但不是改編。
那如果您所指的改變,是指不同人的演出,以京劇這麼強調聽戲來講,用同樣的劇情不同人的唱腔(嚴格來說應該是不同派系的唱腔)來詮釋或許差異甚大,但以相聲這麼注重情節新意的表演,以這種方式一演再演,能夠帶來的不同感受也許有限,但這只是個人看法。

另外重申,"又一村"上半場不是老哏,在此更正,感謝您的提醒。
2010/4/8 下午 09:22:47
馮老師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您或許覺得「改編」、「重演」、「詮釋」,這些詞彙都「應」被如何解釋,無所謂,那是您的自主意識,我不糾正您。

但,相聲的作品單位是「段子」,不是「橋段」,這兩個名詞有使用時機的差別,容我糾正。

就連您對京劇的見解也非常個人化,與一般審美程度也有差別,我還是保留一點地說,您的意見,非常主觀,與我的看法相去太遠,不易,也不便溝通,演出很累,容我不再累在此處。

又一村的上半場就是戰國廁,您「重申」那不是老哏,但您又意圖確認您的看法可定義它是老哏?您到底有沒有寫錯什麼?我越看越糊塗哩?
2010/4/8 下午 09:30:43
yan2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馮老師:
再次謝謝您的回覆與指正,關於對京劇的看法,並非我個人主觀意見,而是確有此說:

在戏曲欣赏的实践中, 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现象: 许多观众对某一剧目的故事情节早已烂熟于心, 但还是乐此不疲地前往戏院进行观赏, 而且是百听不烦、百看不厌。这一现象告诉我们, 在戏曲欣赏的过程中, 看完热闹、看懂故事并不意味着戏曲欣赏的结束, 还有更高层次的美感等着我们去发现。我以为这更高层次的审美境界便是戏曲的歌舞境界。.....“登台演剧, 贵在传神”, 以形传神, 形神兼备是以程式演歌舞的最高境界。故在欣赏戏曲歌舞的时候, 不但要识其形, 更要见其神, 通过见其神来玩索戏曲歌舞的韵味。因此在戏曲欣赏的圈子里, 有“听戏, 瞧电影”的说法。梅兰芳说:“那时观众上戏院, 都称听戏, 如果说是看戏, 就会有人笑他是外行了。有些观众, 遇到台上大段唱工, 索性闭上眼睛, 手里拍着板眼, 细细地咀嚼演员的一腔一调, 一字一音。”⑧这种“得意忘形”之态, 可谓进入了戏曲欣赏的最高境界。

安庆师范学院 胡祥云,<戏曲欣赏的三种境界> <<中國戲曲>>,2007年,第9期,頁64~66

還是要說,謝謝您願意回覆與指教,足見您真的非常認真看待瓦舍的戲劇,雖身為瓦舍的戲迷,但不代表對瓦舍的戲完全了然於心,特別是背後的意義,您說我主觀,我不否認,但我以為理解戲劇本來主觀,只是語多冒犯,還請見諒。

至於"又一村"上半場到底是不是老哏,如您願意,就交給演出時場場爆滿的觀眾來決定吧。
2010/4/9 上午 12:23:22
馮老師
連絡作者: 不給啦
你所引用的文章沒有問題,但是那與你的意思有差距,你自己體會出來了嗎?

而且你最初發表的意見,重點在批評內容「你都知道了」、「老哏」。我提起黃士偉,強調「人」不同,怎麼到後來,反倒是你在主張了?你能夠回到自己的立場討論事情嗎?

再強調一次:「老哏」一詞的使用時機不恰當,不是這樣用的!你不可以趁機多說三遍,以造成事實,不道德。第二次發言時,你到底在說「上」半場不是老哏?還是「下」半場不是老哏?請檢查一下,你三次提這個詞的時候,立場也不一致。

我就是「戰國廁」一整套哏的創造者,只要這套哏是我本人在演,就不能用老哏一詞來形容。有一天,有別人照本宣科的演我的劇本,毫無新意,那時才可批評他「老哏」,這是我所謂的「使用時機」。

還有,什麼叫做我「真的非常認真看待瓦舍的戲劇」?我是本團創辦人、團長、藝術總監、這一次作品的文本作者、導演以及演員,在這樣的前題下,你的說法有反諷之嫌,瓦舍根本就是我的孩子,我是徹底主觀的,你會說某個媽媽「真的非常認真看待孩子的成長」嗎?你發表意見時,會站上某種奇異的高度,請留意。
2010/4/9 上午 04:56:09
yan2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馮老師:
我理解也同意您對於我使用時機不當的說明,因此在第二篇回應上我確實是要修正的,並非寫錯。
我只是不認為換人演同一套就是"改編",因為劇情沒變,因此用改編來形容也不適當,只是換人詮釋同一個段子,也就是您在回應上舉的例子,那些並不是改編。
2010/4/9 下午 03:41:06
馮老師
連絡作者: 不給啦
你需要職業編劇告訴你"改編"一詞的意涵呢?還是你說了就算?

對照一下你第二篇和第三篇的最後一段,你自己真的不覺得說法反覆嗎?
2010/4/9 下午 03:47:41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真是太好了,劇情沒變就不叫做「改編」,莎士比亞九泉之下不知做何感想?

以西方戲劇為例。
早在《奧賽羅》之前,同時代早有《夫與妻之不真實》。
在歌德的長篇巨作《浮士德》出現之前,馬婁的《浮士德博士》早已在文藝復興的舞台上屢演不輟。

以中國戲曲為例。
中國五大南戲《琵琶記》脫胎自《趙貞女蔡二郎》,故事大體不變,變的是結局與人物性格,將蔡伯喈從原本的發跡變泰後不認糟糠,最終被暴雷震死改成了全忠全孝。

著名京劇《秦香蓮》保留了《琵琶記》中夫君進京趕考、家鄉大旱、孝婦吃糠等主要情節,但是修改了時代背景與人物關係,算不算改編?

你知道《桑園會》、《汾河灣》、《武家坡》三折不同的老生青衣當家戲,內容其實都是同一個橋段故事,脫胎自五大南戲中的《白兔記》嗎?而三個的差別又在哪裡,算不算改編?

京劇《八義圖》脫胎自元代紀君祥之雜劇《趙氏孤兒》,內容幾乎無二,算不算改編?

沒有白樸的雜劇《梧桐雨》,洪昇的崑曲《長生殿》安得問世?這又算不算改編?

相聲行話當中有所謂「一遍拆洗一遍新」,同樣的段子放到不同的人手中,會產生不同的樣貌與風格,一個好的文本除了編劇本身在本子上下功夫之外,放到台上去演,同樣需要由演員來加以修飾與雕琢才能完備。
換人詮釋如果不算改編,那要那麼多演員幹嘛?一個人就只准會一段?你拿欣賞傳統戲曲的論文來加強你的觀點,卻又自打嘴巴地說換人詮釋不算改編,叫京劇流派的傳人如何自處?

觀眾能決定的只是效果的好與壞,買不買帳、看不看,那都是取決在觀眾本身,沒有像這樣因為其中一個觀眾對作品熟到能倒背如流的程度就可以來質疑表演者創意不足、要求換節目,這是很沒有道理的事情。
從兩岸開放藝文交流以來,每年都有北京、天津、上海三大京劇院以一流陣容來台演出,但每年演的都是那些戲,甚至到了「探不完的母、借不完的風、起不完的解」的地步,你何時聽說過台下觀眾起鬨叫倒好要求換戲的?

在故宮所進行的是一個開放式(而且還免費)的表演,一天會有多少遊客觀眾來到?又有多少人沒看過、不知道【相聲瓦舍】與戰國廁?(相信我,很多,連搞戲劇專業的很多人都不知道【相聲瓦舍】)為的是增加大眾主動接近表演藝術的積極性,而不是單純的「新戲發表」。

你啃砂鍋圖個痛快,就不理別人看著牙磣不牙磣了?
2010/4/9 下午 10:02:31
yan2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馮老師:
如您真的還是覺得我說法反覆,那我這邊再重新說一次:"經由您清楚的告訴我定義,我了解自己對於上半場的用詞的使用時機確實不當,願意修正並道歉,對不起~"
另外麻煩,我需要職業編劇告訴我改編的意涵,不是我說了算,也請您賜教!
2010/4/11 上午 01:11:10
馮老師
連絡作者: 不給啦
經實際查對,這次演出的「戰國廁」,劇本共二十七頁,其中,自他段移植而來三頁,全新寫作七頁,也就是有超過三分之一的篇幅不是原本的「戰國廁」,再加上主演者更換為黃士偉,敘事性內容可以直述,但每逢話題角色時,也多有新詮,我(職業編劇,也是作品原始作者、作品改編作者)認為,這當然是改編。

您,僅僅憑著印象,憑著一己好惡與偏見來指摘創作者、作品,一而再再而三,看不出我引導你的意圖(我要提醒你多少遍我是作者,關於作品是作者說了算?還是觀眾說了算?),居然還不檢查言論觀念,還要我告訴你?浪費我的時間,恕不再對您或您的言論進行回應。
2010/4/11 上午 07:35:34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