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藝文多寶閣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隨筆散文-囚犯 張貼時間
不重要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197個瓦
目前累積: 3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囚 犯

好想逃!我真的好想逃!逃離所有的考試,逃離名次的壓力,逃離這封建制度般升學主義所築成的監牢。

睁開雙眼,向窗外看到的是天,那沒有一絲放晴令人絕望的天。牢內週遭的無數呻吟仍然是那麼的一如往常,從囚犯們那空洞呆滯的眼神,就可證明我們是那腐敗「教育」的犧牲品。在那無情的上課鐘聲響了後,這時,牢頭走了進來,帶著那陰暗且猥鄙的笑容走了進來,我們一定又有新的罪名。他失望地宣佈倖存者的名單,接著,碰碰碰!他開始毫不留情的處死那些不及格者:「你考這什麼分數!你上課都在混阿!」碰碰碰!去死吧你們這些廢物。最後,他指著吊車尾的:「死當!」他被打入永無天日的地獄,那淒涼的最後掙扎,久久在耳邊徘迴不去。

我們為那些單手抓住懸崖的囚犯深感同情,但即使如此我們仍然不可伸出援手,為了活下去。囚犯們彼此間似乎存在著一套看不見的達爾文進化論,只有強者才能活下去,至於弱者,全部都該死。囚犯們只有一個相同點,就是有著考不完的試、讀不完的書,牆角邊總是堆滿著刑具(題本和紙卡)。而我們每天例行的工作,就是抱著如聖經般的參考書,日復一日地朗誦,向主考官這個神的存在祈禱。祈禱能夠消除那些如業障般的紙卡與題本,祈禱下一個罹難者不是自己,祈禱在最後的戰役中能踩著更多的屍體、更接近天堂,為了擺脫這階下囚的身分。

我要逃,我一定要逃出這令人窒息的監牢,我想再看一次藍色的天空。碰!我狠狠撞上那冰冷的高牆,疼痛令我無力,我試著向外求助,但是回應卻完全摧毀了我一絲絲的期望:「如果你的人生還想繼續走下去,就用功吧!考試吧!把你的ㄧ切都奉獻在課業吧!」這才注意到身旁遍地的白骨,原來我們有著有著相同的想法,絕望迅速籠罩著我,我知道我再也逃不了。

我對著天狂吼,詛咒著這該死的封建體制,我回憶起小時候的天真,那時候的ㄧ切都是如此單純美好,但ㄧ切都變了。知覺,已被名次的壓力給麻痹;笑容,早已在眾多課業摧殘下消失殆盡;思想,更是被洗腦成只為課本而活的讀書機器。難道這就是身為囚犯的我們應有的結局嗎?

這是小弟我的嘗試作,請各位給予指教!
2009/6/27 下午 08:40:39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0朵 目前得票數0坨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