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精華區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猶有四問 張貼時間
醉逢青眼不知狂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166個瓦
目前累積: 34個瓦
連絡作者:
小弟想請問馮老師與各位前輩四個概念,都是在相聲聽到的,還麻煩指教。

一.『台北之戀』裡,說人們總是因為殘酷的事情才會覺得好笑,這是確實的嗎?又,若是 成立,那所謂『殘酷』,就是『諷刺』嗎?

二.『我的舅舅王承恩』裡提到,只要認為自己說的是相聲,那就是相聲。這也是劇中主題『灌輸』所呈現的一個謊言嗎(印象中有位前輩在這兒問過,但彷彿沒有得到回應)?要是這不是謊言,那如果有人嘴裡說的確實是相聲,但那人卻說不是相聲,則他講的到底是不是相聲哩?

三.『阿達長大了』之中,對阿達而言,表演就是一種情緒轉移。有此一說嗎?如果有,那這是不是和馮老師說的『演員自覺』有所牴觸呢?

四.『一個相聲演員,應該用幽默的角度看待生活』,可否請問馮老師對這句話的看法呢?

最後,是否有書能回答上面的四個問題?有的話就直接跟小弟說好了......雖然這些問題可能讓人覺得有點刁鑽,但是這的確是我真心想知道的事情!
2003/9/11 下午 04:38:34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2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馮老師(版主)
連絡作者: 不給啦
終於等到四個極有標的、又極具水準的好問題呀!

一、台北之戀,出自那一夜,我們說相聲。關於那句台詞,來源是關於喜劇原理的一些探討:人為什麼發笑?因為人(包括他人和自己)?因為事(包括他人和自己)?諷刺,是針對人與事?還是諷刺之後,有人與事被打到了?

我的理解是:自嘲。

相聲演員並非站在高於觀眾的位階來發言,也不可能超脫於自己正在諷刺的事物之外,因此,越能具體而微地將諷刺焦點往自身集中,諷刺的效果越大。所以所謂殘酷,是對自己殘酷,當觀眾體察到:演員和所有人是同在一個局裡,諷刺就成功了。這就是為什麼有一些人不斷號稱自己是傳承絕學、或推廣文化,站在崇高而社教的位階上,卻特別不易說好相聲的根本原因。

二、典出於東廠僅一位。這齣戲,指出謊言、灌輸確實是重點,最好觀眾體察到被灌輸的不自在感。關於你所問的一點,請分析我們討論這件事的思維:強制別人接受自己說的就是相聲、與強制別人接受其他人說的不算相聲、與為藝術表現方法訂定準則...這些都是可惡的!

三、這裡的阿達,相信指的是台灣怪譚的那一位。在劇中所提到的關於情緒轉移一節,我的理解是:寫實主義、或說斯坦尼體系表演方法中有所謂情緒記憶,將自身感情、或情緒經驗,取而為用,放置在表演呈現時,主要是為了建構角色。這和我很愛提到的演員自覺,是兩個不太相干的論題,請分開理解較好。

四、何謂幽默呢?幽默的氣質,來自於不設限的博學,並隨時能夠變換觀察角度、思考角度。因此,隨時能從不同的角度看待生活,有可能產生幽默的氣質。請萬萬留意:幽默,不是一種技能,是一種需長時間累積的氣質。所以,編、演有背後意涵的相聲藝人,有幽默的企圖,而聽懂相聲背後意涵的觀眾,叫做有幽默感。你提到的那句話,是不是節選?以致斷章取義了?

2003/9/11 下午 11:04:30
醉逢青眼不知狂
連絡作者:
謝謝馮老師的回應!
關於第四點,是『相聲來了』裡的詞,只不過在下不知道這算不算斷章取義呀......
斯坦尼體系......看來我得要用功囉......
2003/9/14 下午 09:36:53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