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大鳴大放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用詩看成大蔣先生。 張貼時間
老五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20個瓦
目前累積: 180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近日祇要提到「成大蔣」這三字,似乎就是票房保證,各部落格留言板都成擠不進的窄門了。我相信絕大部分的格主根本不屑拿『成大案』擅發議論、搶鋒頭,因為此案不啻又是一部「豎子成名」的樣板戲罷了。

先說別檔事,我倒比較關心那搭救數十名中國學生的日本人的消息,胡錦濤的反應真是有意思了,「以仁還仁」,你怎麼待我?我怎麼報,當著眾多記者放話,考慮開放對日本農產品進口項目,君無戲言,這就是大國的籌碼!你跟我好好談,我跟你買波音飛機,有錢大家賺。你跟我談人權,我就丟五億人給你養,看看你怎麼跟五億人談「民主」?我們自己也該檢討啊,一千多萬張選票選出了多少政客和渾蛋呢?還有,一選舉,就會說到「黃金交叉」了! 妖,是自己選的,是不?

關於民主,中國還需要時間,首要提升人民素質。十幾億人口,你叫她怎麼一日千里呢?這一代看不到,下一代看不到,總有一代能完事的。 說回「成大蔣」。我每天一定讀一篇唐列傳、宋史、和讀一首詩,什麼詩都行。我覺得與自己個性相符的詩作者,乃以七古出神的李太白與塞外岑參。最近剛好又讀三民的《清詩三百首》,媕Y有各式情緒,詠物的、離別的、傷時的,還有,諷刺人,罵人不帶髒字,骨子堳o把人貶抑到十八層地獄的。

是這樣的。清朝十七世紀三零年到十八世紀初,有位大臣列侍衛,叫宋犖,河南人;任江蘇巡撫。在河北道上寫了首<邯鄲道上>,邯鄲道上,喻人多嗜名利。

邯鄲道上起秋聲,古木荒祠野潦清。多少往來名利客,滿身塵土拜盧生。

地面都積水漥子了,還要爭破頭! 下回蔣先生演講,我想辦法將此詩翻成台文,貼在會場上。 詩是宋犖的,我可沒這才情!
2011/5/31 下午 05:50:57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1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馮老師日安

近日於吾友網站名花想集上初識您老同學,網號吳克提者,吳君後來念輔仁大學某系。
因吾友花想集住加拿大,,恕我無暇洽詢能否引用原文,更不宜擅曝吳君與花君之對話, 其論瓦舍歪打正著,委實誠懇,總之祝您四海亨達!

2011/5/31 下午 06:03:11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老五兄萬安:

我近日正在看孫皓輝的小說【大秦帝國】六部曲,當中第一部「黑色裂變」下集有一段情節,乃孟子於稷下學宮論戰天下群儒,答屍子(即屍佼)詰問,容我小段轉載於下:

慎到乃法家名士,也是稷下學宮的大宗師之一。他這一問,卻是在搜求為政之根,看孟子如何作答,是執法?還是守禮?孟子朗朗一笑:
「天下動盪殺戮,皆為人之本性日漸喪失。人性本善。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羞惡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惻隱之心,仁也。羞惡之心,義也。恭敬之心,禮也。是非之心,智也。仁義禮智,非由外爍也,人固有之也。此乃人之本性。人性猶水之就下。人無有不善,水無有不下。激水攔截,可使水行於山,然則非水之本性也。濡染以惡,可使人殘虐無道,然則非人之本性也。春秋以來,天下無道,禮崩樂壞,人性墮落,競相為惡,致使天下以殺戮征戰稱霸為快事。此為天下動盪之根本。」
孟子這一席話顯然將天下動盪的根源歸於「人性墮落」,必然的結論就是「復歸人性,方可治世」,顯然迴避了法治與禮治的爭端,而將問題提升到了一個雖然更為廣闊卻也脫離務實的層面。饒是如此,還沒有說完,場中已經轟然!
「夫子此言,大謬也!」如此公然的指責,對於孟子這樣的治學大師實屬不敬,場中不禁一片嘩然!有人高聲憤然指責,「不得對夫子無理!」「論戰在理,不在呵斥!」
萬章看時,果然不出所料,正是前排最年輕的屍佼!萬章微微冷笑,霍然起身
「屍佼學兄,言之無物,空有嚴辭,莫非稷下學宮之惡風乎?」
在全場側目的驚訝議論中,屍佼彷彿沒有聽見萬章的責難譏諷,面對孟子激昂高聲,就像在慷慨宣戰:
「人性本惡,何以為善?惡是人之本性,善乃人倫教化。天下之人,生而好利,是以有爭奪;生而狠毒,是以有盜賊;生而有耳目慾望,是以有聲色犬馬。若從人之本性,必然生出爭奪,生出暴力,生出殺戮!方今天下,動盪殺戮不絕,正是人性大惡之氾濫,人慾橫流之惡果。惟其如此,必須有法制之教、禮儀之教、聖兵之教,以使人性歸化,合於法而歸於治。無法制,不足以治人之惡;無禮儀,不足以教人向善:無聖兵,不足以制止殺戮。明辯人性之惡,方可依法疏導,猶如大禹治水。孟夫子徒言性善,復歸人性,將法制教化之功歸於人之本性。此乃蠱惑人心,縱容惡行,蒙蔽幼稚,真正的大謬之言!」

這一番激烈抨擊,直搗孟子根本,也提出了一個天下學人從來沒有明確提出過的根本問題:人性孰善孰惡?一時間全場愕然,竟無人反應,都直直的盯著荀況!惟有孟門子弟全體起立,憤慨相向,輕蔑的冷笑著,只等孟子開口,便要圍攻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士。
大殿中的孟子緩緩起立,面色竟是異常的凝重,向鄒衍深深一躬,
「學宮令,屍佼持此凶險巧辯之論,心逆而險,言偽而辯,記醜而博,實乃奸人少正卯再生也。子為學宮令,請為天下人性張目,殺屍佼以正學風。」
鄒衍愕然失色,「夫子,如何如何?殺屍佼?咳,稷下之風,就講究個爭鳴,如何能動輒殺人?這...」
場中士子們原以為孟夫子要長篇大論的駁斥荀況,都在暗暗期待一篇精闢的文章說辭。卻不想孟子提出了要殺屍佼,當真匪夷所思,不禁轟然大笑,噓聲四起。連兩廊下的商人們也騷動起來,紛紛議論,「好生理論便是了,殺人做甚?」「買賣不成仁義在啦,老先生連我等商人也不如啦!」「說不過人就殺人?真是霸道呢!」「是了是了,這殺人確實無理!」台上的孟子根本不理睬台下騷動,卻又走到齊威王坐席前,深深一躬,「孟軻請齊王為天下正綱紀,烹殺這凶險之徒,以彰明天理人倫。」

說不過人,便要殺人,此例雖出自小說家之藝術創作,亦不可能以此非難於孟聖,但僅舉此例,來凸顯眾多自許正宗之徒的心態: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文學基礎在於語言,無語言便無文字,無文字便無文學,台語無字,天下皆知,以羅馬拼音自稱台灣文字?荒天下大謬、滑天下大稽也!
2011/5/31 下午 07:34:56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另,再轉載第二部「國命縱橫」中,張儀與孟子論戰於朝堂的橋段:

「孟老夫子,爾何其厚顏也?!”」
張儀站在當殿,手中那支細亮的鐵杖竟是直指孟子:
「儒家大偽,天下可證:在儒家眼堙A人皆小人,唯我君子;術皆卑賤,唯我獨尊;學皆邪途,唯我正宗。
墨子兼愛,你孟軻罵做無父絕後。
楊朱言利,你孟軻罵成禽獸之學。
法家強國富民,你孟軻罵成虎狼苛政。
老莊超脫,你孟軻罵成逃遁之說。
兵農醫工,你孟軻罵為未技細學。
縱橫策士,你孟軻罵作妾婦之道。你張揚刻薄,出言不遜,損遍天下諸子百家!卻大言不慚,公然以王道正統自居。憑心而論,儒家自己究有何物?你孟軻究有何物?

一言以蔽之,爾等不過一群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書呆子,整天淹沒在那個消逝的大夢堙A惟知大話空洞,欺世盜名而已!國有急難,邦有亂局,儒家何曾拿出一個有用主意?爾等竟日高談文武之道、解民倒懸,事實上卻主張回復井田古制,使萬千民眾流離失所,無田可耕!爾等信誓旦旦,稱「民為本,社稷次之,君為輕」,事實上卻維護周禮、貶斥法制,竟要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庶民;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使萬千平民有冤無訟、狀告無門,天下空流多少鮮血?如此言行兩端,心口不應,不是大偽欺世,卻是堂堂正正麼?儒家大偽,更有其甚:爾等深藏利害之心,卻將自己說成殺身成仁、捨生取義。但觀其行,卻是孜孜不倦的謀官求爵,但有不得,便惶惶若喪家之犬!

三日不見君王,便其心惴惴;一月不入官府,便不知所終。究其實,利害之心,天下莫過儒家!趨利避害,本是人性。爾等偏無視人之本性,不做因勢利導,反著意扼殺如閹人一般!食而不語、寢而不語、坐懷不亂,生生將柳下惠那種不知生命為何物的木頭,硬是捧為與聖人齊名的君子!將人變成了一具具活僵屍,一個個毫無血性的閹人!儒家弟子數千,有幾人如墨家子弟一般,做生龍活虎的真人?有幾人不是唯唯諾諾的弱細無用之輩?陰有所求,卻做文質彬彬的謙謙君子,求之不得,便罵盡天下!更有甚者,爾等儒家公然將虛偽看作美德,公然引誘人們說假話:為聖人隱,為大人隱,為賢者隱;教人自我虐待,教人恭順服從,教人愚昧自私,教人守株待兔;最終使民人不敢發掘醜惡,不敢面對法制,淪做無知茫然的下愚,使貴族永遠欺之,使爾等上智永遠愚弄之!險惡如斯,虛偽如斯,竟大言不慚的奢談解民倒懸?敢問諸位:春秋以來五百年,可有此等荒誕離奇厚顏無恥之學?有!那便是儒家!便是孔丘孟軻!」

小說家言雖是虛構,但實指者乃普天之下諸多欺世盜名言宗實妄之徒。
諸君共鑒。
2011/5/31 下午 07:56:18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總之ㄧ句話
天下之學 非朱即墨
孟子不辯論也難啊!
孟子之道德 內具也 普遍也 超越也 與告子皆以水喻性 水之就下也

稷下學宮指的就是魯東齊衍五行之學
這其中很多有中國思想史的內容 可觀錢賓四 牟宗三 韋政通 諸大家
韓非辭氣自成一家
當讀原典
古亭站華正書局可購清大儒王先謙所注
2011/5/31 下午 08:08:38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