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馮老師教室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淺論日本動畫導演新海誠作品《秒速五公分》所表達的 情感與意涵 張貼時間
靜雲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200個瓦
目前累積: 500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前言

相較於世界知名的美國好萊塢電影工業,一直以動畫電影題材與產質量之高著稱於世的日本,歷經了1995~1999這段宛若狂歡節慶般瘋狂地出產大量作品的世紀末,在2000年之時,突然陷入了一陣低潮。
這段時間,市場上幾乎沒有任何內容或形式上堪稱經典的作品,有的是大量因媒體科技發達後因應而生的「宅文化」速食動畫,以半個小時為一集,其內容多半是承襲了電腦遊戲及網路小說中諸如美少女戀愛、機器人、奇幻世界冒險元素的故事,在電視台的深夜時段播出,因其製作成本低廉、既不像以往的動畫製作需要大量人手與技術,很快便以日本為起點席捲了全亞洲。
在諸多日本動畫大師如宮崎駿、押井守等都未能在這個低谷中推出其作品的這一年,一個名叫新海誠的年輕導演突然以一種清新的、淡薄的,內容不長卻又有深遠韻味的獨特風格動畫,引起了人們的注意,並且很快地在動畫電影界中立足,被視為大師們未來的接班人。
本文以新海誠於2007年所推出的短篇連續作品《秒速五公分》 為主題,藉由剖析作品本身的故事情節、畫面次序的排列組合,畫面本身所表現的意象,來了解背後所蘊含的情感。

一、《秒速五公分》的故事情節
新海誠於2007年所推出的動畫電影作品《秒速五公分》,全作約一小時的內容,實際上是由三個不同時間片段的短篇所構成的,圍繞著男主角「貴樹」與女主角「明里」兩人展開。由兩人的小學相識、中學分離後的書信往返,乃至於成年後的不復再見,共分成《櫻花抄》、《宇航員》以及《秒速五公分》三部分,每一個部份皆有一名主要的敘事者,透過旁白來主觀敘述其所見所思。
從《櫻花抄》開始,故事之初呈現的是漫天飛舞的櫻花與一般的東京日常生活街道,看著櫻花散落,還是小學生的明里向貴樹提出一個不知從哪裡得到的資訊,科學上的假設:

明里:「據說是秒速五公分,櫻花落下的速度。」
貴樹:「明里很清楚這類事情嘛。」
明里:「欸,不覺得,這很像雪嗎?」

在開始的第一句話便點出了全篇作品的名稱與核心意念,而後兩人跑過街道,在列車即將通過前,明里跑到了鐵道的另一側,貴樹站在原地,兩人約定了「明年也要一起賞櫻」。
但兩人不久後在升上中學時分開,只能依靠不斷的書信往返聯繫,在書信中不斷感受到對彼此的思念,對面對遠距離阻隔的無力感以及自身的渺小,努力地想要做出掙扎。
貴樹為了遵守當初的約定,在搬家前夕獨自一人前往明里所在的地方,過程中因為大雪而使交通受阻,隨著時間流逝,感受到的孤寂與悲哀也就越加強烈。最後貴樹終於在相隔一年之後再度見到了明里,在大雪紛飛當中面對凋萎枯零的櫻花樹,印證了兩人單純而澄淨的情感。
最後,兩人都懷著許多始終未能告訴對方的話,分開了。那些話都寫在信紙裡,貴樹的信在途中被吹走,而明里的信則始終放在口袋中,《櫻花抄》到此結束。
第二段《宇航員》,時間前進到貴樹升上高三,由暗戀著貴樹的同學花苗對貴樹作側面的描述。花苗一方面對於自己未來的出路感到迷惘,另一方面又因不知道貴樹的心意而痛苦著,只能透過衝浪這一舉動來讓自己暫時遺忘,但學習衝浪已達半年卻始終未能掌握訣竅,也讓花苗懊惱不已。
在故事中,貴樹不斷地夢見一個無法看清其面貌的少女,與自己站在遼闊的原野上遠眺無垠星空,直到太陽升起,然後夢醒。每當做這樣的夢時,貴樹便會用手機寫起沒有收件人的簡訊,然後刪除,此一舉動讓偶然窺視到的花苗更加不敢貿然對貴樹訴說衷情。
唯一發生在極為普通的日常生活中的特殊事件是探索太陽系外的火箭將要在他們生活的地區發射,當鐵道上運送火箭零件的龐大列車從面前經過時,貴樹與花苗同樣受到了震撼:

花苗:「據說它(列車)的時速是五公里。要運送到種子島的南部發射場,今年好不容易要發射了。」
貴樹:「聽說要被發射到太陽系的最深處,花上許多年時間。」
貴樹難以想像在空無一人的無盡黑暗中前進的火箭,會是如何的寂寞。而花苗則想到,正是因為對於未知事物的探求,人類才有往前邁進的可能。
隔日,花苗終於成功地乘上了浪頭,也打算在這一天向貴樹告白,但在火箭升空的剎那,花苗明白了貴樹的心中從未注視過自己,從而感到莫大的悲哀,但依然決定懷抱著對貴樹的愛意。
《秒速五公分》是全作的最終篇,也是全作的核心,在前一篇的十年之後,貴樹又回到了東京,作為一個普通的上班族每日機械性地工作著,當意識到自己每日宛若行屍走肉時,無論是交往了三年已經分手的前女友,或是高中時很要好的女生,甚至是深藏在記憶中那個已經忘記面貌的女孩,都已經從貴樹的生命裡消逝,不復追尋。
貴樹出外散步,走到了鐵道前,與一名女子擦身而過,就在要轉頭去看的瞬間,列車阻斷了視線,而列車通過後,女子已經離去。
這時響起的作品主題曲《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 ,雖有些突兀但確實地表現了主角的心境,即使故事進行當中不斷地以成年後的貴樹與明里做交錯的敘述並且再度相遇,但兩人之間的羈絆與回憶,都宛若春天散落的櫻花花瓣,雖然緩慢卻確實地凋零落下。
2010/12/4 上午 01:56:07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0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二、《秒速五公分》中的角色情感與作者意念
相較於同年所推出的其他精彩的動畫電影作品,我們不禁要問,《秒速五公分》這樣一個無論在內容或是情節及表現上幾乎可說是完全貼近現實(該作品中出現的所有場景與重大事件(如火箭發射)皆為現實取景。) 的動畫作品,能夠吸引人的地方究竟在哪裡?
首先,《櫻花抄》以一段兩小無猜的對話作為開頭,談論的是正在綻放的櫻花,但不同的地方是談論落下的速度,而非櫻花的顏色與美不美,接著在鐵道前,兩人被通過的列車隔離開,在兩端互相對視著,並做下了一個再也平常不過的約定:『明年再一起賞櫻』,在一開始就為全篇作品埋下了數個深刻的伏筆:速度、距離,以及約定。
在網路及手機通信尚未大量出現的時期,對於一般人來說聯絡手段除了電話之外便是書信,對於寫信者或收信者來說,在讀寫之間都具有意念上的強烈投射,從而得到精神上的慰藉與宣洩。
《櫻花抄》很關鍵的一個敘述方式便是讀信及寫信,從女主角明里的不斷來信中表現出兩人之間距離的無力與思念,而貴樹的回信總是要花很多的時間與精神才能寫出一封,這不成正比的書信來回只讓貴樹感到焦躁,隨著時間流逝與必須再度轉學的恐懼,讓他決定與明里約定好「三月四日」,帶著一封寫有所有真心話的信,親自去見明里一面。
在前往目的地的過程中,對貴樹侵襲而來的是漫長的轉車、等待與惡劣的天候,除了表現出貴樹的悲傷外,同時透露著明里的心境 :
明里:(OS)「因為社團時間起得較早,所以我是在電車上給你寫這封信的。」
貴樹:(OS):
「從信裡讓我感受到的明里,不知為何,總覺得她一直是孤單一人。結果這之後,電車在空無一物的荒野中停駛了兩小時,感覺連一分鐘都極其漫長,時間明顯地帶有惡意,無視著我緩慢地流失,我緊咬著牙關,只是為了不讓眼淚掉下來,除了忍耐之外別無他法。」

在約定時間過後的四個小時,貴樹終於到達了目的地,而明里也始終未曾離開地等著他。兩人見面之後,卻只能聊些芝麻小事,言不及義地吃著東西,似乎分開的那一年並不存在,然後,在隔天清晨時再度分開,再也沒有任何聯繫。
唯一讓我們看見兩個人都確實未曾表達內心真實的東西是貴樹那途中被風吹走的信,以及明里在列車離去後從口袋中拿出的信,已經注定了兩人的命運之線開始從交集轉變為平行。
但《櫻花抄》中,讓人動容的正是主角兩人因年幼、不顧一切往未知的旅途前進只為了見對方一面,以及咬牙等待相信對方一定會赴約的這種純淨、沒有任何徬徨的真摯情感。如果要以具體的戲劇作品舉例,我能夠聯想到的最明顯例子便是表演工作坊的《暗戀桃花源》 ,但媒介不同,我認為《櫻花抄》的情感更加細膩一些。
在第二篇《宇航員》中,著重表現的是青少年時期對於未來的迷惘,對暗戀他人的苦惱。
故事開頭我們便看見高三的貴樹正做著弓道練習,每一個正確的動作與眼神,射出的箭看似毫無遲疑地前進,但實際上並沒有正中靶心,畫面似乎在無聲地告訴觀眾:這個人有心事。
而主要敘事者為貴樹的同學花苗,與所有的高三生一樣,面臨著未來進路的選擇與迷惘,這樣的迷惘同樣也表現在「衝浪」此一動作上,不停地被襲來的波浪翻落,在海面上隨波漂浮著。
讓花苗更為為難的是始終若即若離的貴樹,即使天天見面,卻一直無法說出真正的心意,只能裝作若無其事地相處著:一起騎機車回家、在便利商店買飲料、看著貴樹的背影胡思亂想,作為被注視的對象,在花苗心中的貴樹始終溫柔體貼,而且沒有任何迷惘。
取代了《櫻花抄》中的寫信動作,取而代之的是貴樹的手機簡訊,但不同之處在於每一封簡訊在寫完之後隨即刪除,沒有可發送的對象,純粹是一種反射動作,就連貴樹自身,也已經忘記了這樣的習慣是何時養成。
這一段故事有一個看似突兀但卻真實的事件,那就是火箭的發射,主角所在的種子島自二十世紀以來便是日本的火箭發射基地所在,在1999年(即故事當下)發射了火箭人造衛星升空。
無論是射出的箭、湧現的浪潮,以及故事尾端沖天而起的火箭,都隱喻著新海誠用以貫串三個短篇的核心意念:無論是人或是事物,都只能前進無法回頭,即使面對的是未知的領域,稍縱即逝的時機不會再有第二次。
相較於《櫻花抄》與《宇航員》,作為最後一篇也是最核心的《秒速五公分》,卻只有不到十分鐘的長度。
在這一段當中,可看見已經貴樹成年之後,作為一個平凡上班族機械化地工作,日復一日在都市的生活節奏中逐漸麻痺,並且為自己的麻痺感到悲哀。另一方面,成年的明里即將步入人生另一個階段:結婚,兩人唯一的交集點便是夢中多年前的那一夜,兩人純粹真摯的情感都已隨著時間流逝而不復記憶。
在故事中,凸顯出貴樹在離開種子島來到東京之後的十年間,一直沒有任何改變的事件是貴樹在工作辭職後,收到了交往三年的前女友寄來的簡訊:

「即使分手了,我也一直喜歡著貴樹君,但是,我總覺得,就算我們彼此之間互發一千封簡訊,心也只能接近一厘米。」

導演在這裡透過這封簡訊,延續的其實是《宇航員》中花苗對於貴樹的情感,只是將對象轉換成另一個可能曾經與貴樹極為接近的女性,也表明了貴樹在失去了與明里的聯絡後,就不曾再對他人敞開心房,而把自己閉鎖在孤獨當中。
在主題曲響起時,貴樹漫步在春天櫻花之中,彷彿又回到了《櫻花抄》的情境當中,而與看不清面貌的女子擦身而過,即使觀眾也都猜想到女子可能是明里,但對於已經有了不同人生的兩人來說,再會也已挽不回昔日時光,導演做了一個很簡單有力卻又讓人惆悵的結尾:列車過後,空曠的鐵道對岸,已不見任何人,貴樹微微一笑,離去。
徒留一地散落的櫻花,與不再閃動的平交道告示燈。

三、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如果單從作品來看,單人工作完成作品的新海誠,其作品中呈現的所有細節之細膩度高得令人咋舌,無論是環境背景、事件次序與畫面表現手法,還有一貫感性的旁白,都很難讓人想像這是僅由一人完成的作品,日本動畫界甚至譽其為『新宮崎駿』。
無論完成度再高的作品,若沒有其核心精神便不具意義,新海誠在其作品《星之聲》 、《雲之彼端,約定的地方》 以及《秒速五公分》當中,都大量地使用了日常元素(手機、電車),但《秒速五公分》與前二者不同之處在於,不再使用架空設定,而是讓故事發生在現實當中,更加深了一種無以名狀的哀愁感。
有人以秒速五公分為單位,乘以故事所橫跨的,從貴樹與明里小學相遇起(大約是1993年),而在故事最終結束時日曆上所標示的2008年,共計十五年的時間長度,得出的結果大約是正好繞了地球半圈,也就是南極中心點到北極中心點的距離 。從此可見,導演是極有目的性地使用作品中的每一個可見元素,包括作品名稱。
『距離』一直是新海誠作品當中的元素,隨著科技進步,通信不再像往昔那般困難時,人與人之間的隔閡反而逐漸加深,而心靈的距離也隨之擴大。如前面所提到過,貴樹成年後交往的前女友所發來的簡訊:
「即使分手了,我也一直喜歡著貴樹君,但是,我總覺得,就算我們彼此之間互發一千封簡訊,心也只能接近一厘米。」

大陸小說家劉震雲的作品《手機》 ,也曾經表達過這樣的概念:

你們在手機裡說了多少廢話和假話?漢語本來是簡潔的,現在人人言不由衷。手機裡到底藏了多少不可告人的東西?再這樣鬧下去,早晚有一天,手機會變成手雷。

生活中身邊多的是這樣的人:見了面沒話聊,網路一上線就成了話匣子,平常裡不敢想的不敢說的,全部都能在看不到表情的即時通訊程式裡說出來,但我們能否確定,那究竟幾分真?幾分假?反倒不如《櫻花抄》中,貴樹與明里那一封始終未能交給對方的信來得更為真實。

四、結語
對於《秒速五公分》這部作品,其實能夠並且想要談論的東西太多,但那樣似乎容易失焦,只能忍痛割捨。
比起劇末由日本知名歌手山崎將義所演唱的主題曲《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我其實更加喜歡在《櫻花抄中》,貴樹與明里在枯零的櫻花樹下初吻時,貴樹的一段獨白:

貴樹:(OS)
「在那一瞬間,我彷彿明白了『永恆』、『心靈』或『靈魂』的意義,就像把到目前為止十三年的一切全部都與對方分享,而這之後的下一秒,卻是無比的悲傷。」
「明里的溫暖、她的靈魂,該如何守護?該帶到哪裡去?我都不明白,我深知這之後,我們無法永遠在一起,因為在我們面前無情橫臥著的,是對現在的我們來說,宛若龐然大物的人生,以及那無止盡的時間。」

沒有強烈的敘事手法,沒有超乎想像的宏大規模,沒有美少女、機器人、魔法與科幻,只有一個讓我們深信而且以後也會不斷發生身邊的真實短篇故事,卻意外地引人感傷。

引用資料:
新海.誠(Shinkai Makoto),《秒速五公分》(秒速5センチメートル)(DVD影像資料,普威爾代理,2007)
山崎將義,《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單曲,(CD音聲資料,ポリドール, 1997)
新海.誠,《星之聲》(ほしのこえ),(DVD影像資料,普威爾代理,2005)
新海.誠,《雲之彼端,約定的地方》(雲のむこう、約束の場所),(DVD影像資料,普威爾代理,2005)
劉震雲,《手機》,(台北:九歌出版,2004),頁123
2010/12/4 上午 01:57:51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