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作品討論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為什麼要偷拍 張貼時間
馮老師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1058個瓦
目前累積: 2442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王瑞德先生是一位名嘴。我私下與他不認識,前幾天他到現場來看了惡鄰依依。

然而他進劇場看戲,會順便偷拍別人作品,雖經我再三拜託「未經邀請,請勿拍照」,他仍然不予理會。拍舞台畫面,並大喇喇貼上個人部落格。他的文字評論或記述,雖然與我的觀點並不吻合,但我願意尊重他的個人觀點及評論習慣,但拍舞台畫面,並貼上部落格,太遜咖了!

這是某種媒體人的傲慢嗎?我媽媽當了一輩子記者,我不記得所謂媒體人或名嘴,在進入劇場當一個觀眾的時候,有什麼額外的特權欸?
2010/10/8 上午 08:45:21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0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馮老師,提告吧,該是時候殺雞儆猴了。 2010/10/10 上午 08:19:56
千顏孃
連絡作者: 不給啦
莫怪老師在開演前,以很仔細卻又帶著幽默的語氣提醒︰別當「遜咖」。

已21世紀,仍有人執意要自封特權而使之。羞也不知羞!

原以為老師提醒後,不再有「遜咖」出沒。未料,10/9晚間下半場初開演,即有一男士於我座後任手機響起,甚而當場接聽一高亢年輕女子來電。適時為二位老師於臺上的緊湊臺詞,活生生被音頻不小的「遜咖」干擾,完全聽不清楚表演內容……。待此人電話終於掛斷,他仍能笑得爽朗又歡樂。

人類為「自己方便」、「自己喜好」、「自我感覺良好」而發作的選擇性失憶,幾時才能治癒?!在國外欣賞任何演出,我未曾遇到有提醒的狀況。昨晚真真實實的聽到老師在開演前的善意提醒、機會教育,卻仍有憾,確實震驚!身為觀眾的道德感、羞恥心,要到哪裡才能找回來?!
2010/10/10 上午 09:26:36
ray0624kimo
連絡作者:

中國人以和為貴,多一個敵人不如少一位敵人。
2010/10/11 上午 06:49:41
Todd
連絡作者:
放任跟原諒不太一樣,更何況是明知故犯,這是開場前已經有特別聲明過的尊重。

2010/10/11 下午 08:34:49
馮老師
連絡作者: 不給啦
以下文字,直接來自「王瑞德今宵酒醒何處部落格」的首頁說明:

O型魔羯座,是非愛恨分明。 資深社會記者,榮獲台灣觀眾票選談話性節目中立場最公平、言論最客觀、不偏不倚第一名的來賓。(引用文章下載翻攝照片請徵求格主同意,任何未經同意私自下載或引用行為一律依違反著作權法提出告訴)


可見,此君身為傳播媒體工作者,對著作權的觀念清晰而強烈,當他偷拍別人作品,並擅自貼上自己部落格時,所謂的「愛恨分明」還適不適用呢?
2010/10/15 下午 01:25:47
馮老師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劇場作品在呈現過程中,從第一個觀眾入場,到最後一個觀眾離場,所有與作品相關的聲音,畫面,都受到保護.

全都不可以照,並沒有動的不可以,靜的就可以,演員在不可以,演員不在就可以這種歪曲說法.

記者,要獲取劇照的方法很多,來加記者會,自己照,這是劇團開放給你的,或者,跟劇團要,一般不需要理由,劇團會很樂意提供給記者,本團劇照,是由著名劇場藝術攝影家李銘訓先生在演出過程中拍攝,非常動感.

來看戲,你就是觀眾,並不能在偷拍過程中自認是記者,那是打手槍的認為.

最差勁的做法還有一條,就是都這麼做了之後,跟我打個電話,說是為了支持我,請我追認.

但是,你理所當然的就這麼幹了,誰也沒放在眼裡.

A型天蠍座,是非愛恨也很分明的我,該把你怎麼樣呢?
2010/10/16 下午 03:21:00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早上起來,又看見另一則以「自由」之名行暴力之實的新聞。

不知是誰稱他「宅神」的朱學恆,有人在他部落格留言謾罵一位支持廢死刑的教授,其中不乏惡毒言詞,當這位教授要求朱學恆將這些具有強烈人身攻擊的言詞刪除時,朱竟將其無限上綱成「壓制言論自由」,還做了大海報公然抗議。

是誰曲解了自由?是誰濫用了暴力?是誰不講道理?是誰該被譴責?
2010/10/17 上午 11:57:10
傻唷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呃,靜雲大大你好,我想問題應該是出在這一段盧教授要求朱學盚D歉,她自己替朱學睎尷犒D歉書的後面:

「本人朱學琠蚇捸A日後凡是與有朱學琣W義有關之網路、電視廣播節目或其他活動,其中若有出現死刑議題、犯罪被害人保護議題以及法律或司法改革議題之文字或言論,本人朱學琝Y有義務維持理性公平的討論,刪除或取消他人污辱、人身攻擊的文字或言論,並且取得財團法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之代表人士的意見,在該相關網路、電視廣播節目或其他活動中以適當篇幅加以呈現。若有違反,本人朱學琩C次願支付各新台幣壹萬元治療財團法人正德癌症醫療基金會與財團法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這一段是從朱學睆纀舅W剪下來的,剛剛上來看瓦舍討論區之後,順便跑去看他的網站。話說,整封po出來的信件,從本文開頭一直到附件裡的維持理性公平討論、刪除人身攻擊的文字那邊都還是正常要求,但後面的要求就有些奇特了^^b

支持廢死跟反對廢死的人,意見上本就相反,若是一個反對廢死的人發言之前,還要取得支持廢死的人的意見並呈現出來,這個,好像有點怪怪的啊^^b

我想朱學甯O對疑似偷渡的這幾句抗議吧@@a
(要是以在下的近視眼來看,恐怕還會因為漏了這幾句而被坑啊~)

惡毒的侮辱謾罵是該糾正刪除,但是這看起來像偷渡的條件,我只有抓抓腦袋,腦上出現個「囧」字啊~
2010/10/17 下午 08:02:28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在這位教授擬出的道歉信出現之前,朱學恆先生作為版主應該有刪除這些具有強烈針對性攻擊性言論的時間與義務,並且要求留言者謹言慎行理性從事,而不是等到人家指名要你道歉之後,才來大動作地說對方侵害了自由言論。

廢不廢死刑的立場擱一邊,那個我們管不著。
2010/10/17 下午 08:33:37
雁雲
連絡作者:
看來愛恨分明,是非卻不分明呢! 2010/10/22 上午 08:54:57
王瑞德
連絡作者:
馮老師:我是王瑞德,很抱歉引起你的不快,但是我是沒有惡意的,所以包括劇場一開場的表演,一直到結束,我都沒有拍照,直到結束散場時,才拍了幾張最後的劇場畫面做為紀念,在此向馮老師鄭重致歉,因為我是第一次到劇場來看相聲表演,過去都是直接買相聲瓦舍的光碟,我以為散場後整個表演就已結束,但不能不知者無罪,所以特別向馮老師致上歉意。
要不然就像老師說的,我可以事先用媒體採訪記者的身分,或透過同事取得各種新聞宣傳的影像畫面,我沒有理由不拍整個精彩的表演過程,卻只拍散場時的舞台和座位畫面。
我也必須特別向馮老師說明,我絕對沒有仗恃什麼記者的身分,或是事後再故意打電話之類仗恃自己特權耍文化流氓,如果我真要偷拍表演內容,就會在打從一開始的一人獨自表演,到整段表演的過程中拿出相機偷拍,我並沒有這樣做,只是誤以為表演已經結束,純粹想為自己和家人的「第一次」劇場經驗留下人生的紀念,但是此舉讓馮老師覺得不快,還是一種錯誤,這也是我在凌晨時分特地到此留言的緣故,因為大丈夫敢做敢當,我心中真的是如此想,但造成人家的不快,就得道歉。
我很尊重馮老師和宋少卿的相聲著作,我也購買擁有你們二位的所有光碟CD,直到如今,孩子們在睡前,一定要聽老師的「並不太熟」,至於早期的「黑色幽默」,「第十九屆聯歡晚會」,「戰國廁」,「張飛要出來了別害怕」,一直到如今的「兩光康樂隊」,和這一次帶著孩子來「惡鄰依依」,我只是想告訴馮老師,我一向很支持老師的著作,所以我從不在網路下載老師的盜版,我並不是想套交情,只是陳述這些年來的一個事實,因為我不想讓A型天蝎座的馮老師,因為誤會我是一位專門偷拍的小人而產生更大的不快,既是愛恨分明,就得將事情講清楚,錯了就是錯了,認錯道歉天公地道。
但是我還是要強調我無意造成老師的不快,所以才等到最後散場時順手留下我的紀念,但如果造成老師的不快,還是得鄭重致歉。
要不是無意間搜尋到馮老師的留言,還真的不知道自己這個動作造成老師的不開心,而老師是在十月八日就留言,但是我是直到今天凌晨才發現,特此說明。
不管彼此的意見和不和,但是我只想強調,雖然馮老師在相聲裡對政治有不同的看法,但並無損於我們全家愛聽你們的相聲,包括此次有人攻擊「惡鄰依依」內容出現限制級,我還是很感謝近兩個小時,在劇場裡所享受的開心。
希望馮老師能感受到我的誠意,非常抱歉,我已將全文移除,因為當時在部落格發表此一文章時,只想將自己的感受寫出,並且順便推推文打打廣告推薦網友一起到劇場欣賞,別無惡意,沒想到引發馮老師的不快,非常不好意思,因為我本身也是相聲瓦舍的會員,還在百貨公司看過老師展覽過的機器人模型。
2010/10/30 上午 03:34:45
馮老師
連絡作者: 不給啦
謝謝瑞德兄的回應。

我不是一個好訴諸法律的人,從來也沒有告誰的興趣。然而此事很微妙,恰恰適宜做為告誡年輕人的示範,不瞞您說,我已經將本案例列入政大廣電系「戲劇概論」課堂的內容,本學期進度已執行,我會對學生宣布您的事後態度,也是一個極好的例子!

我是記者的兒子,記者的哥哥,未來記者們的老師,我喜歡看到好記者,您不愧是一位夠義氣的資深記者,謝謝!
2010/10/30 下午 02:08:22
王瑞德
連絡作者:
非常謝謝馮老師的回應。

我一直內心掙札,要不要打電話向馮老師親自道歉說明?但又

怕發生馮老師在網路上的「假設」,我可以肯定的說,我絕對

無意採取「打手槍」方式吃豆腐,所以我選擇直接在網路上道

歉並且說明。

不管怎麼說,馮老師對劇場的規矩說明,有助於我等門外漢未

來學習,因為我發現一般人和我一樣,當表演全部結束後,就

當做看電影一樣,很興奮地開機,並且拍照留念。

當天也是如此,但並不符合劇場的規矩,所以按照劇場的規矩

來說,應該是打從一進入手扶梯開始,就應將自己「放空」,

一切電子錄影產品包括手機都該關閉,並且即便表演尚未開始

或已結束,也不要拍照。

這是一個很好的範例教訓。

聽了這麼多年的相聲瓦舍,宋少卿的個性比較天馬行空,也可

能「風花雪月」一點,尤其是「開瓶」駕車這麼多次,馮老師

也直接在劇場表演節目中奉勸他,這是很好的,我曾在幾次錄

影節目中遇到他,可惜都是前後分開,並沒有同一集一起錄過


不過身為一位知「音」人,我相信,你們很認真經營相聲瓦舍

的現代相聲,包括在字裡行間採用反諷方式呈現,而馮老師罵

阿扁,罵軍中賣官,但是也在「說垮鬼子們」甘冒批評對「蔣

委員長」有著入木三分的大膽敘述,令人刮目相看。

我只是一位資深記者,我熱愛讀書,聽音樂,聽相聲(包括生

前我曾有一面之緣的魏龍豪先生,和那一夜、這一夜,朱德綱

,和相聲瓦舍的光碟或錄音帶),當天還是生平第一次進劇場

,就是想親眼親耳看看劇場相聲表演。

說真的,我的心中充滿期待,「惡鄰依依」令我笑的無比開心

,但是我也和太太私下討論,馮老師的「尺度」似乎真的有越

來越開放的狀況,這是因為平常你比較嚴肅,外加馮老師在相

聲裡的內容,令我們很好奇馮老師的「感情世界」,不過,這

是屬於比較私人比較八卦的。

至於外界有媽媽批評「惡鄰依依」尺度太寬,其實不瞞你說,

當天我們也帶了就讀國小六年級的女兒一起去聽,最愛聽相聲

瓦舍相聲的兒子因考試未能同行,但是可能以後要進劇場前,

得先「打聽打聽」尺度問題。

但是我還是必須說,這一次「惡鄰依依」,不管在幾位主角的

衣飾上,或是串場如御天十兵衛等服裝上,都很棒,對白內容

很有特色。

至於在相聲內容中,用人來比喻歷史,也是相聲難能可貴在笑

聲之外,所能帶給觀眾的最大貢獻。

不打不相識,我並不是怕被告才貼文,而是身為一位這麼多年

默默支持相聲瓦舍的一分子,想將自己的內心話說清楚。

我相信「記者世家」的馮家,不僅會出好記者,馮老師也會教

出一堆好記者,這是非常難得的。

而馮老師說我是「名嘴」,我真是愧不敢當。

因為每天看著這麼多有出身新聞界、如今幾成「演藝界」的所

謂「名嘴」,天天在台灣的電視節目中舞文弄墨,甚至胡說八

道,心中有著萬千感慨,甚至恥與為伍。

今年「惡鄰依依」獲得大成功、大賣座,明年何妨就以「台灣

名嘴真面目」亂象進行創作?我想一定更加精彩!

再度向馮老師和相聲瓦舍全體創作同仁致意,謝謝。
2010/10/30 下午 04:19:50
馮老師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我是老兵的兒子,父母都來自大陸北方,我在眷村出生、長大。

我懷有一個文化、血緣的浪漫中國夢,同時也欣賞美國人、尊敬日本人,瑞德兄看過我在101的玩具收藏展,那是哈日的表徵。

我與上一代人有著明顯的不同,可能是拜藝術學習之賜,我也認為,水溝兩邊是互不相屬的。

但是,可不可以是互敬相愛的?和日本可以,和對岸我也期待。

相聲從精神面看來,延續著自唐朝參軍戲以來的時事諷喻,我作品中偶爾出現的政治話題,是這番體現。你知道,當年現場演出「委員長和夫人來到葡萄架下」的時候,有老人家高聲叫罵,退席抗議哩。

對台灣人,老天設下了細微難解的課題,但做為當下的創作人,正好以解題為志,可謂幸運。禁忌話題與用詞,是為大局而設,本意不在此,若說「惡鄰依依」黃,是絕不正確、絕不公平、偏離主旨的討論。

您無需再為照相事做任何解釋,大方致歉的態度,就是我們的好榜樣,許多人做不到的呢。
2010/10/31 上午 06:53:52
王瑞德
連絡作者:
馮老師所言極是。

單單衝著你「敢」冒大不諱,在「說垮鬼子們」那

一段「蔣委員長」橋段,就該大乾三杯!

我對中國所有的人民沒有偏見,我的祖先來自太原

,輾轉來到福建南安,家裡還收藏著一只五百六十

年前的「三腳香爐」。

但是兩岸分治六十年,時代已經大大改變,這無損

於兩岸和平相處交朋友,但並無法說服對岸放棄征

服所謂的「朋友」。

我和太太此生最大的心願,便是兩岸和平,但是在

我們有生之年,不要看到海峽兩岸有任何的變化。

不管要講台獨或談統一,那都是個人的言論自由,

但那與我無關,我既不主張台獨,也不贊成統一。

這個問題,希望我死後再由老天爺去決定答案。

其實我一直認為勝利建國後的中國共產黨,被勝利

衝昏了頭,如果當年他直接「接收」中華民國的一

切,如今世上豈能再有「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我也知道相聲的發源何處,而至今台灣仍然能有這

麼多的觀眾和聽眾支持「相聲瓦舍」,這是因為你

和宋少卿等人廿年來的努力所獲致的成果,同時也

代表台灣是一個包容性相當強的地方。

希望大家能像真正的朋友一樣,和平共處。

但是人世間、舞台上,多的是至親好友出賣的故事

,更何況如是可以信賴的朋友,怎麼會在彼岸佈置

了一千四百多枚的導彈對準你的朋友?

共產黨真的落伍不懂統戰的意義了,如果我是共產

黨,我一定先假惺惺將導彈全數後移四百里,以示

誠意。

反正車輛隨時可以前移。

扯遠了,其實我並不喜歡談論政治,因為台灣只見

藍綠,不見有是非黑白、人民優先的政治家。

這一點,舞台上編劇的馮老師比我還清楚。

廿幾年來,我從一位當年寫詩爬台灣百岳的文藝青

年,誤闖台灣社會新聞界,看遍人間悲歡離合,採

訪世上光怪陸離,結識台灣黑白兩道,單單屍體就

看超過八百具。

別人沒走過的,別人沒看過的,我在這廿幾年間遇

到太多了。

所以,我更惜福,更講義氣,但正義不會憑空而降

,必須靠「實力」去爭取方得!

這就是人民的力量!

「相聲瓦舍」的聲音,也是另一種人民力量的體現

,希望你們繼續加油!

但是相聲一定要先打入人心,才能形成力量,你們

的相聲成不成功,我可以從孩子們喜不喜歡一聽再

聽可以看出,「並不太熟」,「兩光康樂隊」都是

很成功的表演。

至於最近媒體討論報導的「惡鄰依依」,我可以保

證,絕對不是黃色作品!

那些台辭語言,那些動作表情,只是一種表演方式

,而不是淫辭穢語;如果連這個都不懂,就表示根

本不了解「相聲瓦舍」長年來的努力。

但是,對於十二歲以下的孩童,父母在進場前可能

得自己先思考,是讓孩子接觸還是不帶孩子進場?

你也可以在表演過後,和孩子討論,將孩子當做朋

友般討論劇情,讓他們適度的了解真實的人生。

昨晚女兒看電影「九品芝蔴官」,對白有「花柳病

」一辭,讀國小的女兒不懂問我,我沒有迴避,而

是用很嚴肅且很科學的方式,回答正確的答案。

我想,看「惡鄰依依」時,父母觀眾也可以採取同

樣的方式淡然處之。

在相聲瓦舍所有的作品中,有許多令我讚歎的「發

明」,但是,我最喜歡你們將統一超商的「7─1

1」,「翻譯」成「棲食衣」!

神來之筆!

我能和馮老師在這種狀況下筆談,也是人間罕見的

福分。

馮老師好像不喝酒,否則定該和你大乾三碗!

2010/11/1 上午 01:06:37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