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馮老師教室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你再抄嘛! 張貼時間
靜雲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200個瓦
目前累積: 500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別擔心,這篇文章不是在說任何人,純粹是針對這兩天接連出現創意抄襲的新聞,心中覺得非常的鬱悶與不悅。
無論是攝影或是廣告,本質上,抄襲就是抄襲。

剛剛完成了要拿來參加輕小說大賽的作品,除了寄給師長與相信其閱讀品味的朋友批評指教之外,自己也在完稿的這兩天反覆校對錯字、文句與標點符號等,還有把自己覺得不滿意的部分重新改寫。

對創作者來說,大量的閱讀、思考、模仿,是不可避免的三個步驟,必須通過這三個階段的密集累積,才有可能從此提煉出獨具個人風格的作品。
無論是寫劇本,寫小說,或是其他的文字創作,這都是必經之路。
你不能奢望自己是莫札特把手放在身子後面彈琴,或者是李白那樣『吟詩斗酒有連篇』。
即使是莎士比亞,如果沒有經過大量的模仿與練習,四大悲劇不會名垂千古。
就算是被稱為『詩鬼』的李賀,也得每天一大早出門去尋找可以引動他藝術靈感的風景。

你可以抄,用力抄,努力抄,抄到神經衰弱或世界末日,都不會有人管你。
但是,請注意,抄來的東西,不、可、以當作是『自己的東西』。
站在台上唸了一萬六千多次的『靜夜思』,難道『靜夜思』的作者會從李白變成郭德綱嗎?
我非常的訝異,一個每天每天都把『智慧財產權』掛在嘴邊的國家,卻在重要的創意展現公眾場面上,栽了不只一個跟斗,而且是大跟斗。

你會背『報菜名』,能把『十八層公寓』裡那段讓人拍案叫絕的髒話倒背如流,能把【相聲瓦舍】所有的段子都默寫出來,很好,很厲害!
可是那是你自己的東西嗎?當然不是。

我也抄襲過,我抄襲的東西,是田中芳樹的『創龍傳』與『銀河英雄傳說』。
我抄的不是故事情節,而是文字結構與人物塑造,那個少年時期的「刻鋼板」經驗就像是傳統書法當中的臨摹一樣,對我後來的創作之路,有莫大的助益。
而且,我非常清楚,抄一個全世界都知道的東西拿去發表,你不用擔心不會被人唾棄。
就像不會有傻瓜去抄襲金庸然後說是原創一樣,你有那膽量嗎?

可是必須承認,從可堪抄襲的作品當中學習技巧與方式,是各種學習創作方式當中最笨也最聰明的一種。

我的老師之一,國內的知名書法家、亞里斯多德權威,同時也是教授我寫作論文技巧的王士儀教授,不止一次在課堂上說過:「抄襲是會讓自己在學界從此被判唯一死刑的重罪」
王老非常的可愛,是已故戲劇家姚一葦老師的開山大弟子,但是他不停找出姚老師的戲劇理論當中破綻、矛盾與不足之處,並且補上自己的見解。
「不想盡辦法在學識與見解上超越自己老師,就對不起老師的諄諄教誨。」
王老所翻譯著作的《論亞里斯多德創作學》(就是詩學)與《亞里斯多德創作學譯註》,雖然對我來說還是天書一本,但起碼我覺得比起商業印書館版本的要俗白好讀多了。

已經忘了「所謂原創,就是還沒有被發現的抄襲」這句話是誰說過的,但顯然我們的社會並不理解這句話真正的意涵,而只從字面意義去加以理解而已。

想一想,你的抄襲是為了把別人的東西「當成」自己的東西,還是為了把別人的東西「變成」自己的東西呢?
這兩者可是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2010/9/24 下午 12:51:00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2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ray0624kimo
連絡作者:
哇塞,太深奧了,小弟碰不到邊>< 2010/9/24 下午 06:02:25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在中國相聲界中,爸爸說相聲,兒子多半拜他人為師,不是怕兒子仗著「家學淵源」去欺壓誰,而是怕兒子只顧著走爸爸走過的道,一條道走到黑,能有好下場的不多。

已故相聲大師侯寶林曾對另外一位大師馬三立之子,人稱『少馬爺』的馬志明先生言道:
「學你父親,但也不要完全學他。」
為什麼?

名伶青衣杜近芳年輕曾演梅派八大齣的《洛神》,唱得多好、做工多細緻?但仍被眼尖的觀眾說了:「梅蘭芳演的是洛神,妳演的是梅蘭芳。」,怎麼回事?

國畫大師齊白石說得更絕了,「學我者生,像我者死」,甚麼意思?

我看著那些所謂的第一名,抄襲不是為了學習,不是為了進步。
說穿了就是為了獎項!為了拿錢!
要錢要獎,行。
憑真本事硬碰硬,把獎跟鈔票搬回家,沒人敢耍三青子!

葉問一個打十個,他也是練出來的,難道有人能只跟他問完功訣之後也跑去打十個嗎?

拆別人家的樓,蓋自己家的房,就不怕半夜睡著雷劈房頂把山牆劈塌了嗎?

記住,虧心事不要做!
2010/9/24 下午 09:24:44
frogibone
連絡作者:
观众(或者读者)开始缺乏耐心去培养新的作者,这才是“抄袭事件越来越多”的根本原因吧。所有人扪心自问,反正我不敢说我一直有这种耐心。

PS:把一件本来就是错的事情特地拿出来严重地批评,总感觉怪怪的。
2010/9/25 下午 09:48:23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缺乏耐心的是讀者、觀眾,還是創作者本身?

一個創作者沒有耐性,比相聲不可樂還好笑,好得引人恥笑。

要搞清楚,我譴責的是抄襲者,不是觀者,觀者是無形中被同罪化的犧牲品。

把一件本來就是錯的事情特意地再拿出來譴責,是因為我們的社會已經開始病態到「把錯當成對」、「聲高便是有理」的地步了。

看看世博、看看花博,再看看地震與水災,想一想,這種蝴蝶效應,值不值得提一下?
2010/9/26 上午 12:39:45
frogibone
連絡作者: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没有作者则不存在作品,没有观者也不存在作品,这是我的理解。如果非要认定“XX”被创作出来就是“作品”,我倒是能举上很多反例。但我不愿以小人之心“揣测”阁下对此事的认知是否有误,还是在表达上出现了“简单的疏忽”。

这么说起来,“观众”更像是“作品”最后的制造者,所以我才说“观众失去耐心“是造成“抄袭事件越来越多”的“根本”原因。

“要搞清楚”这句话不是乱说的哦,请不要直眉瞪眼的教育别人(也就是在下鄙人我)。如果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我会问,如果我没问就是我认为自己搞清楚了。除非您觉得你是高高在上的,否则别自抬身价教育别人(也就是在下鄙人我)。想让我搞清楚起码要指出我误解了阁下您的哪些语句,加以标注才好。

比如:“要搞清楚,我譴責的是抄襲者,不是觀者,觀者是無形中被同罪化的犧牲品。”您似乎误解了我的意思,我并非不谴责“抄袭者”,只是觉得观者应该负起自己的责任而不是更多的去责难别人。“指责别人”永远比“从我做起”来的容易。当然,阁下也许是站在“作者”的角度去自省,那是好事。但不要忘记,我们从根本上都是“观者”。您“要搞清楚”我的意思才好。

创作者当然缺乏耐心才回去抄袭,这是无需多加说明的。就像我说本来是错的本无须多说,而且这一点也不可笑。但既然有人提出这个话题,我生怕大家声讨得起劲了,忘记了我们才是“作者”的土壤这件事情,于是闲言两句,望后者不至于看到一篇民怨沸腾的讨伐专题。

这篇回复很罗嗦,废话也很多。所以呢,再唠叨两句。

“把一件本來就是錯的事情特意地再拿出來譴責,是因為我們的社會已經開始病態到「把錯當成對」、「聲高便是有理」的地步了。
看看世博、看看花博,再看看地震與水災,想一想,這種蝴蝶效應,值不值得提一下?”

好吧,您觉得这种病态还是“微小的变化”,或者您对“蝴蝶效应”的解释另有新意。如果您非要提到后面的这些灾难,至少在说社会“病态”之前,先看看我们自己做的事情。没有人是无辜的,指责别人只会让我们忘记自己该做的事情。
2010/9/26 上午 02:46:25
馮老師(版主)
連絡作者: 不給啦
frogibone,我怎麼看,都覺得你似乎並不真的知道靜雲在說哪一件事?

可不可以請你清楚指出來,是哪一件事?因為我也不覺得,所謂「抄襲」的根本,是「觀眾對培養新作者失去耐性」。
2010/9/26 上午 07:41:01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必須強調一下,無論是之前還是現在的話題,我跟frogibone 真的不是在吵架
我們只是就一個事情的兩端看法不同而在交換見解而已。
本篇文章不接受除了版主之外任何人負面的、搧風點火的、冷嘲熱諷的、沒話找話的回應。
先行聲明。

多謝您的指正,可能還是因為網路張貼的關係,以及我的表達能力上誤漏,也可能是兩岸之間的詞語用法不同,所以產生了一點點的小誤會。

我正在研究所上「劇場藝術學之研究」,老師也剛好正在講解「觀演關係」這一堂課。
容我轉述部分課堂內容。
從展演(即公開發表)的角度上,核心順序第一位是「觀眾」,再來是「作品」,最後才是「作者」。
沒有「觀眾」,則「作品」不具意義,更遑論「作者」。
因此,戲劇家沒有「死後成名」,畫家與文學家才有那回事。

但是,作為「作者」不能把因為「觀眾失去耐性」而作為自身怠惰的藉口,更不該因此而受到動搖,就做出違背良心的事情,否則便不配冠上「作者」二字。
我不能不吭聲的理由是,除了創作者缺乏耐心之外,還把這些剽竊來的東西堂而皇之拿去換取本不該屬於自己的榮譽或名聲。
這是最惡劣的以身作賊,讓我氣憤,無奈,卻又悲傷的一件事情。

重要的是,我是一個台灣人,眼看台灣好不容易脫離了五六十年代的「盜版王國」臭名而即將成為「創意樂園」,卻出現了這些敗類,自己的國家丟臉丟到全世界去,還讓原作者取笑說我們的公家單位全瞎了眼,是多麼讓人嘆息的事情?

觀眾的確是醞釀創作力與藝術品的土壤,但真正的創作者,即使沒有觀眾也會敦促自己不停思考創作作品,撈月而死的李白、提筆吐血的李賀,站在赤壁上詠思懷古的蘇軾。
藝術史上有太多偉大的例子,生前默默無名,死後大紅大紫,他們為誰而畫而寫?為了自己的靈魂,為了不負此生。
觀眾是最有力的反射鏡,隨時照著站在台上、伏在案前的創作者的一舉一動。
我不是藝術家,充其量是個藝匠,或許連藝字都談不上,但我知道要對得起良心。
創作與創意的路上,不允許「隱惡揚善」這種美德。

關於蝴蝶效應,世博、花博、地震、水災,都已經是「結果。」而非起始的風吹草動。
從創意抄襲作為源頭,經由不算長的時間,看到如此嚴重的惡果。

因為【相聲瓦舍】討論區常有很多的小朋友出入,而很多人是不清楚「智慧財產權」這五個字的重量,說不上教育,只是提出一件要時時刻刻放在心裡警惕自己的事情。

順便一提,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已非哲學辯證,而有物理證明。
「雞蛋」,雞在前而蛋在後,順序非常清楚
「熊貓」,是先做為熊,還是先做為貓?看體型就知道了。
2010/9/26 上午 07:43:48
馮老師(版主)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靜雲,容我表達一下不同的學術觀點。

從「展演」的角度來看,核心應是「作品」,不是正在展演作品,觀眾幹嘛來了?

或許你提的是特定的學術觀點。
2010/9/26 上午 07:54:28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多謝馮老師的提醒。

大概是我把謝喜納、亞陶跟彼得.布魯克給搞混了。
回頭查查資料再作發言修正。
2010/9/26 上午 09:43:29
水果樹
連絡作者:
观众与作者看作品的角度是不同的,静云站在作者的角度论,frogibone站在观众的角度说,其实都是对自己扮演的角色负责任的态度。

从商业演出的角度说,观众品味决定了大多数商业作品的走向。但毋庸置疑的是真正好的作品会吸引观众的欣赏,最终带动观众整体的欣赏品味提升。一个演出的定位是商品还是艺术作品决定了它的格调。

昨天跟一个卖茶的朋友聊天,她说到宁财神(大陆年轻剧作家,电视剧《武林外传》的作者之一)到他们的那个品茶会馆去作过客,明显气场不合,显得很市侩和庸俗。从对茶的态度也能看出人的品质来,这还是很有意思的一个角度。也许这也最终反映在作者作品的品质。
2010/9/26 上午 11:02:28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水果樹:

我知道我們只是站在彼此的立場上說自己的想法,但frogibone是不是該注意一下,當一開始沒把話說清楚的時候,很可能會被一些不讀書的小朋友曲解成「默許抄襲」呢?

戒之,慎之。

回應你的經驗。
我也是半個電視劇作家,但個性上比較偏文人,偏劇場。
有時候真的不是劇作家想要庸俗,是大環境與經濟壓力逼迫「必須」庸俗。
但,能否盡力在必要的時候庸俗,不必要的時候回歸真我,這就得看個人的抵抗力了。
2010/9/26 下午 02:56:02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看看!才說嘴,就打了嘴了!

花博廣告也是抄的,被抓包官方還要硬說「沒看過、不知道、創意公司的事。」

只會打選戰的超級政府,搖身一變成了抄襲政府。
2010/9/26 下午 09:20:15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不說抄襲,改說超越。

剛剛看完了甄子丹主演的《精武風雲-陳真》。
以一個武打演員或演員甚至是武術家來說,李小龍是經典的形象,值得模仿,值得學習,更值得超越。
因此成龍、李連杰、甄子丹,喜劇泰斗周星馳,甚至連英年早逝的功夫小子傅聲或是韓國影星權相宇等,無不以李小龍為指標。

即使是在廣告片或宣傳片中,我們也可以看到許多李小龍的影子。
精武門、中山裝、雙節棍、虹口道場,以一擋百,以及一句「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
但是我們都知道,進電影院要看的,不是甄子丹怎麼演李小龍,而是甄子丹怎麼詮釋這個由李小龍演活、李連杰豐富,再交到甄子丹手上的角色-陳真。
三者放在同一個平面上做比較,是傻子才會做的事情。

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詮釋,無論是在哪一方面,講究的是味道。
作為觀眾來說,樂於見到嶄露三種不同風貌卻都同樣精彩的經典角色。
如果說五十年前李小龍的味道可以被原汁原味的留到今日,李連杰的可以,甄子丹的更可以,下一個世代,依然必定會有追隨李小龍,超越李連杰與甄子丹的「陳真」出現,我們絕對可以樂觀。

因為經典是看不膩的,同時也創造不完的。
2010/9/27 下午 09:09:36
frogibone
連絡作者:
冯老师,您的教训晚辈看到了。

我真的认为自己知道静云在说“哪一件”。

如果我的揣测轻视了您的“现状”,实非本意。

晚辈依然认为“抄袭的增加”根本在于耐心的缺失。但主体定为观众似乎真的错了。观者一众,在当今已是不可多得。最怕未观而成众,便去指手画脚。那么失去耐心的,似乎就真的另有其人了。晚辈自抬为“观众”,以自省,无意牵涉旁人。

之于静云个中提到,我并没有亲身去“观”,无以为“观众”。所以,我没有资格说以上事件缘起“观众”。望静云谅解。
2010/9/28 上午 11:52:42
馮老師(版主)
連絡作者: 不給啦
frogibone,越描越黑了,你的不明說,使我更加認為,你不知道靜雲在說什麼。

最近,一個台灣大學生被逮到抄襲荷蘭平面設計作品,參賽還得了第一名,可恥透了!

你真的知道是在說這件事嗎?
2010/9/28 下午 09:27:40
frogibone
連絡作者:
冯老师,晚辈在初次看过文章后,已在google上用“台湾 创意 抄袭”与“台湾 抄袭 得奖”进行搜索,无论详略,总望知晓。

至于我真的知道或者还不知道,我无意争论。

我为什么没有明确指出么?因为既然静云没有“针对某人”,而只是因“最近接连发生的抄袭事件”有所触动,那么我由何必去“指认哪一件(还是哪几件?)”呢。

越描越黑是也得使得黑墨才行啊,晚辈用的不过朱砂而已。

倒是冯老师,如此执着地“一脚踏扁”,何故。

也罢,您的教训中,晚辈终究还是能学到东西的。

2010/9/29 上午 12:03:52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frogibone:

別謽嘴,聽人勸吃飽飯。

甚麼硃砂不硃砂,說那些管甚麼用的你告訴我?
2010/9/29 上午 09:42:10
馮老師(版主)
連絡作者: 不給啦
frogibone,最初,我真的只是請問,因為看來看去,我總覺得你在「扯」,彷彿並不真的知道事端,所以我「問」。

你不說,又扯,在你筆下,我變成了「教訓」人。

什麼是「你的揣测轻视了我的现状」?這在扯什麼?真看不懂欸?但是,當我沒問,你只是扯,不用回答了。

現在,朱砂也出來了,看來你果然是為扯而扯,與原題言不及義,我就不奉陪了。
2010/9/29 下午 04:20:32
frogibone
連絡作者:
静云,朱砂乃圈点之用,够清楚么?

说话少要嚣张,此等嘴脸难看之极啊。

冯老师,别生气。

既然秋菊尚艳,晚辈得以归耕莴苣,您不奉陪便落得清静罢。

2010/9/30 上午 11:10:56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你自便吧,我懶得再說甚麼了。 2010/9/30 下午 12:24:48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