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馮老師教室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一个关于“认为”是“相声”的问题 張貼時間
frogibone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199個瓦
目前累積: 1個瓦
連絡作者:
最近有一个问题很疑惑,希望请教冯老师。
如果“认为自己说的是相声”就可以称作“相声”,那我又何以认为自己说的是“相声”;如果相声没有一个标准,那么“相声”又从何而来呢……听起来倒像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问题了。
先说下我的理解——但是不全面——所谓的“认为是相声”,其主体并非所有人,而是对于那些已经对于相声本身有了相对准确和全面了解的各类人群。这样的话,他们对于自身表演的自我要求既是对于相声这一表演形式最好的诠释。
但是,我的这种理解也似是而非,总觉得差了些什么……
2010/8/9 下午 08:37:12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0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馮老師(版主)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馬三立一定「認為」自己在說相聲。

侯寶林也一定「認為」自己在說相聲。

常寶堃當然也「認為」自己在說相聲。

這三人是我心目中的絕對人物,但是他們的風格差距很大。我相信,是因為他們三人的「認為」各有千秋,既有相容處(藝術上稱為「共相」),也有相異處(藝術上稱為「殊相)。

好了,這時姜昆(打比方)跳出來,規定要以他爺爺侯寶林為標準,侯寶林的認為才是認為,其他的都不算,請問該做何感想?

更有外行假溜專家,捧著姜昆的「認為」為「認為」,甚至根本搞不清楚那些「認為」是哪兒蹦出來的?欠揍不欠揍?
2010/8/9 下午 08:51:39
frogibone
連絡作者:
冯老师以上所说,我想我能够理解一部分。
我是一个喜欢相声的人,但是我真的不敢说自己了解了相声。我也说相声,那初衷只是为了模仿老前辈,模仿他们说我自己喜欢的相声。先不说我能否说的好,现在我甚至不确定自己在表演相声了。因为,我想我是否有可以“认为”自己在表演相声的资格呢?
您所说的“共相”又是否可以定义相声呢?

2010/8/9 下午 09:04:35
菜白白
連絡作者:
冯老师讲的甚是。我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从小听相声,无论传统相声(过去大师们的相声)还是现代相声(恕我把您的相声归入此类),只要是以语言为中心,以笑为目的,无论针砭时弊,抒发情感,展示才情,都可以说是相声。
另外很羡慕台湾这边的环境,我们这边的相声艺人(不是国家花钱养的“相声艺术家”)过的很苦,稍微说过了一点就会有相关部门管制,想听一场酣畅淋漓的相声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相声瓦舍的相声由于涉及台湾风土民情,我不能完全听懂,但还是能从中了解到台湾民众的一些心声。谢谢你们带来的精彩相声,请允许我将你们的作品推荐给我的朋友们,相声是艺术,不应因为某些原因而阻隔。
2010/8/10 下午 01:05:21
frogibone
連絡作者:
白菜兄把话题扯到了一个我不太想谈及的领域——相声的生存环境与生存状态。
为什么说我不想谈及?因为讨论这个问题有点自私甚至狭隘。对于喜欢相声的你我当然希望给“相声”更大的空间,希望“相声”能传承,希望“相声”能发展。但是这不单单是“相声”的问题。
以前买磁带听侯侯宝林,一盘带子听到卷带,修好继续听。我想咱们应该都有这种经历。但是现在的观众还是那样的观众吗,现在的我们还是那样的我们吗?不是把责任都抛给社会,但是是否只有“相声”在“苦苦支撑”?是否只有“真正说相声的艺人”活的很辛苦?
所以我不想把“相声”说得濒临绝种一样,“相声”没有特殊到需要被单独摘拣出来保护,不是只有“相声”需要拯救,这个时代的我们因为得到了太多而失去了更多……每次自己跟别人说“相声”的环境不好云云都想抽自己,问自己:还不是我自己造成的?
也许白菜兄比我做的要好,但我也相信咱们做的还都不够。
什么都是靠自己,什么也都靠大家。环境不是你我能够改变的,但是你我只能要求自己改变。
如果我“认为”自己在说“相声”,那么我就是在说“相声”。但是有一天大家都不明白“相声”到底是要做什么,又有谁会“认为”自己在说相声呢?
说到底,“认为”是“相声”真的那么重要吗?如果我把它当做“话剧”看就不会笑了吗?“难道阿兵哥错了吗?难道阿兵哥真的错了吗?”如果这是跟环境无关的一句话,那到底是“相声”的初衷错了,还是这个时代错了。或者,是我问错了问题。

2010/8/10 下午 05:24:51
神之技著
連絡作者: 不給啦
frogibone兄,
不了解您所謂的相聲標準是什麼!?
以說、學、逗、唱為表演形式不就是個相聲了嗎?或者還須加入其他元素?
相聲瓦舍的作品,都未背離說、學、逗、唱,不是嗎?
2010/8/11 上午 04:21:54
馮老師(版主)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是的,這個討論確實帶著一點哲學性,以及一些理則探討。

不妨把範圍拉寬些,我們都承認相聲是喜劇吧?喜劇的意義很廣泛,從古希臘到今天,在古典的英國、法國、義大利都有特出的展現,二十世紀寫實主義興起時,反寫實的荒謬主義、史詩劇場也都標示著獨特的喜劇性。

相聲是純喜劇,其他民族的類似型態分別是日本的「落語」、「漫才」,美國的「stand-up comedy」等等。大夥兒各有殊相(首先就是語言),但「喜劇」則是交集。認真的分析各項元素,我們將驚訝他們相同處居然那麼多。

我們必須承認,相聲再怎麼獨特,他也得是喜劇吧?相聲多運用些以前沒用過的喜劇技術與觀念,不能就被打入「不算相聲」的行列吧?許多新事物,都是在剛剛問世的時候,遭受這類排斥。

還有是名詞區劃的問題,「二人轉」、「小品」、「清口」、「滑稽」,是「截然不同」的嗎?他們與相聲不可並列嗎?認真的把各項的元素拆解開,是不是只在「外貌」、「形式」的殊相而已?

「等待果陀」(戈多),是一齣相聲劇,我這麼說,就敢接受挑戰,你敢分析這個作品嗎?

我所持的根本立場,是「融會」,這是文化的基本精神。「區劃」與「分別」看似科學,有時會害人過度理性,失掉了理解藝術的必要浪漫。

一個人敢「認為」他在說相聲,如果他居然是徹底不懂相聲的,整件事情就不合邏輯了。但一個人不符合其他「標準」,倒該看看是哪一套標準。
2010/8/11 上午 07:55:11
frogibone
連絡作者:
谢谢冯老师耐心解答,晚辈深感收益良多。
虽仍有不解,但已经可以继续想下去了。
2010/8/11 下午 04:45:03
frogibone
連絡作者:
说、学、逗、唱,相声的四门功课。
功课者, 厚积薄发。

没有人要求一段相声里一定要包含什么,但是作好功课才能说好相声。
例如,现在想听相声的“唱”,已经很少了。毕竟已经不是撂地的年代。偶尔听到的也就那几段,一般还是演员反场的攒底节目,已然被当作一种“花哨”的东西了。就这点说,我羡慕那些从小混在天桥的孩子们。
一直觉得“相声瓦舍”的相声有些“不讲理”。可后来听多了,发现是台上的几位根本就是“理直气壮”。哪管你们那许多黑的白的,他们心里有底,拿捏着步子,“哎呦”“嘿”就把包袱就一个一个慢条斯理的抖出来了。

不想管中窥豹,但愿哪一天,我也能“理直气壮”起来。
2010/8/11 下午 05:47:04
馮老師(版主)
連絡作者: 不給啦
說學逗唱是四門功課嗎?

好像是,但你如果當他是「四門」功課,那就完了!首先,人類的語言,究其根本,就是唱,所謂的唱,是語言的特化狀態,所以,「說」和「唱」是連在一起的,是一體的兩解,並非兩門。再者,何謂「學」?學像了馬連良叫學,學像了侯寶林,算在哪一層上?角色?還是說書人?(基礎表演學,表演的三個層次:角色、說書人、演員能耐自覺)又,學像了鄰家老太太,也該算吧?如此一說,「學」就至少三門。(只談語音,還沒談形體呢)。

最嚴重的,「逗」決不是一門功課,而是由裡到外,統攝作品、演員、演出現場、觀眾的一系列涵養,俗稱「幽默」。當「一門」練?很快就要岔氣。

最要命的,還有二百五把說學逗唱當成相聲分類來解,尤其害人不淺!
2010/8/11 下午 07:15:50
frogibone
連絡作者:
诚如冯老师所说,“说学逗唱”如果被整整齐齐的切为“四”,确实显的矫情。
但我更愿意把它们理解为“四扇门”,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那四扇门不过是个入门的抓挠罢了。

“逗”确实不是“练”出来的,但也需要积累和学习。作为一种天赋,“幽默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一个人是否能表演出“好”的“相声”。但我也相信,那不仅仅是靠“天赋”这么简单。

在我的理解中,与其说“幽默感”的积累重在平时,还不如说它积累的重要过程正是在表演的同时进行的。那是一种在表演中及时反馈式的积累。

于是回到了最初的问题,“说相声”的初衷。一个全然不会“逗”的人是谈不上去“说相声”的,也就不存在“练习逗”的问题了。

冯老师的提点十分重要,而且切中要害。
“说学逗唱”作为“四门功课”,说说,无伤大雅,而且朗朗上口。但如果硬是把它们当做标准,还为其制定方法,摆出套路……对于“相声”实在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言语中多有冒犯,冯老师海涵。
2010/8/11 下午 11:32:02
馮老師(版主)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很久沒有遇到真誠專注討論問題的人了,放心,沒有任何所謂冒犯,就事論事嘛。

關於幽默感,我比較傾向認知為「後天」累積,先天條件佔得比較少。先天會耍的人,與幽默未必有關,先天醜怪的人,與幽默又有何干?會耍,並且學會節制有度,幽默浮現了。醜怪,學會自我解朝,幽默升級了。

因為,幽默是因思考力提昇而具備的涵養,並非製造笑料的技術。出身江湖的人從生活累積,出身學院的人由閱聽經驗累積。

「絆劈纏戳挑引封轉」,八個字是「打狗棒法」的口訣。我寧可將「說學逗唱」四字,亦作內功口訣解,每一段相聲都由這四字功法統攝。
2010/8/12 上午 07:02:06
frogibone
連絡作者:
一直十分欣赏“瓦舍的幽默”。
幽默,不哗众取宠。幽默,含蓄而内敛。

笑神,真的是一位辛苦的神。他负责大家的“笑”,却从来都明白世间满是辛苦和悲伤。笑神是一位小神,他没有能力“忘却”也没有能力“承诺”。他能做的,就是抖抖身后的包袱,让大家开心一刻。

我想,我应该继续说我生活中的“相声”,没有“褒贬”,没有“掌声”。但看着身边的人笑的前仰后合,真是开心的事儿。
2010/8/12 下午 12:04:21
蕭易玄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其實在我看過一些相聲與舞台劇…等等表演藝術的觀察中,覺得其實有一個很明顯的區別,就是在於「觀眾的角色(定位)」。

一般的舞台劇,戲劇中正常來說不太會把觀眾考慮進去,畢竟戲劇中的演員扮演的角色,跟我們一般人一樣,平常的我們,是不太會有「人在做天在看」的感覺。用說明式的語氣,好像要說給誰聽一樣的話,那感覺還蠻怪的。

觀眾對舞台劇來說,也不是沒有人做過互動,但是一般都是跟劇情比較不影響的部份,像是撒糖果啊,或是利用觀眾席的場地,接近觀眾。不過主軸仍然是在「劇情」上。


純粹的唱的話,像是某歌星的演唱會,因為有個人魅力與偶像經營的角度,所以跟觀眾的互動幾乎是絕對必備的(最起碼也會跟歌迷問好、一起唱之類的)。但是除了一些小短劇或是特別表演,幾乎沒有劇情的成份在,以表演為主要,尤其是唱歌。



相聲最特別的地方,應該是「表演呈現給觀眾看」這一點,演員所扮演的角色,是知道有觀眾的存在的。所以即使是在感覺「蠻舞台」的「記得當時那個小」中,御天還會對觀眾說「對不起,冷掉了」。這在舞台劇中,就算會出現,也是對戲中別的角色所說,比較有可能。

常見的「OO有幾大類」「我給您學學」「那邊,那位爺兒…」「來一段」「大家給他鼓勵鼓勵」,很明顯,是知道台下的觀眾,雖然不一定是真的互動,不過很明顯的,有相聲「表演給您(觀眾)看」的主軸。


一般的秀場主持,也會有接近這樣的風格,但是他們主要是在表演(尤其絕大多數都是歌唱)的明星中間做串場用的,可能有一些「鎮場寶」(經典的、常用的、沒辭混時間很有效的),但是那個一般沒什麼內涵,也說不上什麼思想,像是某人有名的「嫂子包餃子」,舞台效果不錯,但是那理所當然、著毋庸議的,不是相聲。



大家能想像嗎…

張學友:我演唱會其實是相聲。
林懷民:我們跳的是相聲。
吳宗憲:我主持的是相聲。
楊麗花:我們團演的才是相聲。
霹靂:我們演的才是相聲!圍過來!殺啦!

嗯…嗯… 還好他們不會真的這麼說,是吧...


所以,有相聲精神的演出,當然是可以說是相聲的。


一點心得,寫得蠻混亂的,可能有點詞不達意,請馮老師跟大家指教批評了~
2010/8/15 上午 10:53:39
frogibone
連絡作者:
“观众的角色”这种说法似乎有些道理。

但是说“一般的舞台劇,戲劇中正常來說不太會把觀眾考慮進去”,好像有失偏颇。
“表演者”运用某种“表演形式”将“信息”传达给“观众”。如果“不把观众考虑进去”,“表演形式”与要传达的“信息”将要如何选择?

关于“互动”的界定方法,似乎也有问题。
首先我不知道“叫好”是否是一种观众的“反馈”,如果是的话,我想那应该也算是“互动”的一种吧。这在京剧表演中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更广义地说,在“一般的舞台剧”中,观众的任何反应应该都算得上是“反馈”,进而与“表演者”进行某程度的“互动”。

另外,也从来没有人规定一般的舞台剧(我理解为话剧),不能使用更加“跳出”的表演方式。怎样的“表演方式”更好,应该取决于“剧本”以及导演的“理念”。

最后,“相声”是否有“内涵”不是由它是不是“相声”决定的,而是由“说相声”的人决定的。因此我想我们不应该说某一个“段子”是不是“相声”,因为这个判断并不合逻辑。这就好像公孙龙的《白马论》。

好吧,我承认,要是张学友愿意说:我演唱会是“相声”,我是愿意捧场的。只是他可能先要自己搞清楚自己这场到底是“演唱会”还是“相声”。单凭这句话,他应该没有“认为”他在“说相声”。
2010/8/15 下午 11:42:09
蕭易玄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我所指的「戲劇中不太會把觀眾考慮進去」,指的不是對觀眾反應的預期。
而是對演出者的角色而言,觀眾有沒有存在於他的世界,真的演了,會有世界觀錯亂的問題。


舉例來說,一般的戲劇,不會出現像關公戰秦瓊那段子最後的「因為他(主人)不管飯」這種[對觀眾]的互動。
關公的演員,在戲劇中是不可能說:「各位(觀眾)看看啊,如此如此…」這樣[對觀眾說的台詞]。


但是相聲的演員是知道的,所以御天才會[對觀眾說]「對不起 冷掉了」這樣的台詞。
也才能有「為什麼我們兩個要吵架給他們(觀眾)看」這種台詞。

2010/8/16 上午 01:16:56
frogibone
連絡作者:
“教你打来你就打,你要是不打——〔一指老头〕——他不管饭”,这句话里完全不存在“观众的角色”。
实际上,“相声演员”有的时候还真会说“各位看看啊,这种人的嘴脸,明明天天‘鲍鱼’‘龙虾’,还说自己‘很贱’”这样“对观众说”的台词。

在“表演”的过程中夹杂适当的“人物跳出”,实际上就是利用空间错位感,使观众感觉荒谬,有趣。这并不是相声的“特质”。

一种“表演”要运用如何的方式应该由其创作目的决定,而不是“如何如何”才算“什么什么”。不能本末倒置。

如果“表演者”是一个对相声有一定“理解”的人或群体,那么是否在“说相声”则由其“目的”而非“表演形式”决定。“观众在其中一定扮演什么角色”才算“相声”,这不是把“相声”的路越说越窄了?我们完全有权利说哪种“表演形式”更适合“某一题材的相声段子”,但是完全没有权利评判怎样的“表演形式”才算是相声吧。
2010/8/16 上午 10:33:53
蕭易玄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教你打来你就打,你要是不打——〔一指老头〕——他不管饭” 如果是發生在真實舞台戲劇表演的話,那「老頭」就是觀眾。這句台詞就是跟觀眾的互動,「觀眾出現在戲劇的世界中了」。

但是這麼一來,戲劇要營造的世界觀,跟劇情的進行,也就被打破了,這也就會跟原本編導者想要呈現的天差地遠。也就是為什麼「四郎探親」中,嚴爸爸突然衝上台,對演四郎的演員獻花,演員就卡住了…


相聲沒有這種禁忌,相反的,相聲要的就是觀眾。
「各位看看啊,这种人的嘴脸…」,「各位」是哪裡的各位呢?當然就是觀眾了。


雖然也是有「作者認定就算」的觀點,但是一般還是有約定成俗的概念在啦。
這是馮老師說過的「共相與殊相」的哲學概念。我唸過幾年哲學,班門弄斧,簡單的解釋一下:張三是人,李四也是人,但是張三不等於李四,所以他們誰才是人?答案是,都是。所以會說,「人」是一種「共相」(共同相),每個獨立的個體叫「殊相」。

如果太執著於個別的名相,就會淪為「白馬非馬」的思路(名家),而從此沒有能依循的一貫邏輯了。


所以有時雖然有些人會說「OOO那還能算是人嗎?」但是其實只要符合最基本的「人之所以為人」的條件,那他就能叫做是人,別人的認同與否,無關乎事實。

不過,這個條件是什麼,就很值得玩味了… (歡迎踏入哲學思考領域的第一步,呵)


2010/8/17 上午 12:59:28
frogibone
連絡作者:
回复:蕭易玄

我再次感觉到与您的沟通有莫大的障碍。

请您把自己的几篇回复上下连贯看上几遍,实在觉得没有任何相互矛盾之处的话,那就还请按照自己的想法想下去吧。
2010/8/17 上午 01:30:58
frogibone
連絡作者:
PS:想了想,还是好意规劝一句,今后尽量不要乱说“我学过几年XXX,班门弄斧一下”,很糗的,真的。 2010/8/17 上午 01:39:38
蕭易玄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我也只是把我所知的想法提出,是我所能理解的,但不代表全部是我所認同的。

針對「什麼是相聲」這個問題,我的看法是「個人自己的看法最實際」。
沒有人能改變其他人的看法,而每個人自己的主觀看法也應該得到理解與尊重,認不認同是另一回事了。

舉例:張學友當然可以說自己演唱會是相聲,我們能理解、尊重他的看法與自我定位,但是我可以不認同。
你可以認同他的定位,我雖然不認同你們,但是我可以理解,並給予尊重。

有時,真的也的確不需要群眾的認同,堅持做自己,也是一種美麗的理想不是嗎~
時間可以改變很多事,當年孔夫子也才72個下線,現在呢?


至於我說我學哲學數年,那是個現實;班門弄斧,也只是形容我無意倚老賣老賣弄些什麼,就純討論罷了。
我這個人,無名無利,沒權沒勢,從來也就不曾真正擁有過什麼;談經論道,多學些東西,也就是一點興趣罷了。
別太在意囉,回題討論吧。



怎樣才算是相聲,這真的是很有趣的問題。
就我所看到的,有一些接近相聲的表演方式,雖然他們不以相聲自居,不過非常的接近。不知道能不能點出他們「不是相聲」的理由?

1.說書為什麼不算是一種單口相聲呢?
2.鐵獅玉玲瓏這樣的表演方式方式 (參考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RdKfxvRVD8 )
3.台語的「答嘴鼓」(以前蔡阿砲、謝阿嬌的不錯) (影片只有其他人的,可以參考形式 http://www.peopo.org/lotus/post/50360 )

姑且不論內容的話(內容再編就有了),他們是不是也可以說自己的表演形式是相聲呢?
2010/8/17 下午 07:09:54
frogibone
連絡作者:
回复:蕭易玄

你这个人真的很有意思。

你在我的文章下面发言,我默认你是与我“谈论事情”。

按照我的习惯和逻辑,在我与别人“交谈”的时候至少会先搞清楚对方的意思,而不是“臆测”!如果我因为“臆测”了对方的想法,并且实际上“歪曲”了对方的意思,我是会道歉的。

之上,我理解我们在“交谈”。

但是我对你所提看法中表示的疑惑,甚至提出的错误你仿佛毫不理会。
那我觉得我们没有“交谈”的必要,因为实在难以“沟通”。

在这里我硬着头皮再次重申一下我的看法,如果您想“交谈”,请先就这几点开始,而后陈述您的其他想法,或者我更建议你可以另开文章,不需要听我的“一家之言”。

1."張學友當然可以說自己演唱會是相聲,我們能理解、尊重他的看法"。我当然不需要理解。我可以尝试理解,但是起码我需要确定他知道有相声这回事。请你搞清楚,我在一开始就说过,“认为”这件事的逻辑性是必须要考量的,而非“认为即合理”这么简单。

2.“我学过几年XXX”这种话你在回应我的时候说,你希望我怎么理解呢?我不需要你的专业知识,因为我不知道你够专业。所以我没有请你来为我普及哲学常识(姑且不论是否正确)。

3.“就我所看到的,有一些接近相聲的表演方式,雖然他們不以相聲自居,不過非常的接近。”请注意用词,这些艺术形式不需要“自居”为“相声”。

4.我不知道您对相声的理解是什么,“說書為什麼不算是一種單口相聲呢”。是啊,为什么呢?你所谓的“说书”如果是指“评书”,那么“评书”和“相声”一样是专有名词,当然不能互相是,这句话本身就有逻辑问题。“苹果为什么不是鸡蛋?”
如果您说的只是“说书”的字面理解,那他当然可以是相声,只要说的有喜感当然可以算作说“相声”,为什么不可以?我正在听《三盗九龙杯》,我就觉得是长篇单口相声。

这些只是你最后一次留言中的问题,之前的留言前后矛盾的“令人发指”,恕我不一一指出了。

其实,你说你的理解,我说我的理解,大家见仁见智,我不恼你。
但是这篇文章是我写的,至少请你就事论事,就我的文章提出意见吧。我礼貌的回应你前几篇回复,希望将讨论引回关于“相声初衷”的话题,但是你一再偏题还偏的离谱。

如果您觉得自己的理论足够完善,或者像我一样希望得到冯老师的提点,完全可以另起一篇“坐而论道”。但是在我这篇文章里,我希望不要偏离“我的初衷”。

如果您能回的来,我们继续一起探讨。

如果回不来,我劝您一句,“您别挨骂了。”
2010/8/17 下午 09:34:35
蕭易玄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我以為這裡是公開的討論區,所以才在此也分享一點想法罷了,也許還有人會進來看到這些的討論,一起討論相長,不是很好嗎?

而且這個議題「如果“认为自己说的是相声”就可以称作“相声”,那我又何以认为自己说的是“相声”;如果相声没有一个标准,那么“相声”又从何而来呢……听起来倒像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问题了。」

從頭到尾,我認為我的文章主題範圍並沒有超越,舉出一些其他的表演方式,是因為我相信這樣的去反思,對答案的產生有必然的助益罷了。

我雖然很多事可以看的很開,但是主動湊去挨罵的興趣倒是沒有的,所以就不在這串中再做發言了,其他隨您說吧。

不過,真的要跟 frogibone 兄說聲抱歉,沒留意到 frogibone 早在5樓就拒絕了別人的參與討論,所以在下的那些不入耳的言論,就請您動刀砍除了吧~

2010/8/17 下午 11:10:00
frogibone
連絡作者:
虽然您这么说,但是您又一次“凑过来”,而且还是在我“恶语相向”之后。

我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的表达是否到位,让您屡次曲解我的意思。

您再一次没有理会我对您“带有恶意”的“批评”(请参看1、2、3、4点,以及我的“再次重申”),而是自顾自的把自己形容成“受迫害”的一方。无所谓,这个“恶人”我当了。

我没有“在五楼拒绝拒绝别人参与言论”。相反的,我提出了我的看法,并且承认在很多方面我们的理解都是不足的。也正是“菜白白”兄弟的留言,将主题真正导向了“相声的初衷”这个问题。如果您把这理解为“拒绝讨论”,我倒是能明白您与我的谈话为何总是风马牛不相及了。

“您别挨骂了!”,我想用这个结束语给咱俩个台阶,这样就能鞠躬下台走人了。
这么着,您落得个“好人”,我落得个“恶人”,其乐融融。
可您一定还要回上一笔,实在让我无法苟同您“很多事可以看的很開”的判断。我不知道您的年纪,不愿意说太过激的话,姑且让我做回“恶人”吧,您就别再回了。

鞠躬拜谢。

另:感谢您提供的链接,无奈大陆无法打开这两个网页,只能作罢。
2010/8/18 上午 12:03:54
馮老師(版主)
連絡作者: 不給啦
論事,請談內容,不要流於對外部名詞的標貼,沒有意義。

「相聲」可以有一個描述範圍,卻不是訂定一個「標準」。文化議題的討論請以「含納」為出發點,避免「排除」。

「內容」恰好就是重點,內容導引出「形式」,非相聲的內容,不會形成相聲。說書的發展源流與相聲無關,他不叫做相聲的原因,是因為他叫做「說書」,他有自己的稱謂。「鐵獅玉玲瓏」是節目名稱,不是劇種,我觀察,他有著濃厚的相聲意圖,但叫不叫相聲,應由創作者自覺。阿砲是我的老朋友,「答嘴鼓」原就是相聲同一家族的展現,你不知道阿砲阿嬌也把自己的表演稱為「台語相聲」嗎?

既有的要清楚,沒有的別捏造,這樣才能討論事情,詭辯請看場合。

還有,在本版面刪除文章,是我版主的權責,別人砍不了,不要胡扯。現在已離題太遠,請檢討。
2010/8/18 上午 05:21:21
frogibone
連絡作者:
“假如摒弃熟悉流行的观念不用,则我们的意识就会感觉到原来所依据的坚定自如的基础,好像是根本动摇了。”接受已知得烂熟的东西,总是比“思维的考察”来的容易的多。也许就是这样,大家才不愿意安静地思考“相声的初衷”吧。
2010/9/3 上午 12:36:46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