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大鳴大放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狗尾續貂」 張貼時間
老五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20個瓦
目前累積: 180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瓦舍作品「鄧力軍」中的一段子,「可能意指」蔣先生,也提及東坡先生與岳忠武王-岳武穆、西湖岳王廟為背景。個人狗尾續貂,在此作些題外補充,以供同好參酌搜議,並不吝指正。自馮老師表演堙A衍生出許多深刻嚴肅、耐人尋味的掌故來由,值得我們延伸閱讀,以厚腹笥。

在個人藏書中,文集類大概有兩、三百冊,罕見如「鑑湖女俠」秋瑾烈士、二十歲不到便慷愾就義、鄒容烈士的文集。其他如諸葛亮、建安七子、鮑參軍、謝康樂、阮步兵、李紳、黃山谷、司馬溫公、王荊公以至明焦竑、清趙翼、王念蓀父子、章太炎、康南海、梁卓如等。我這並不是「報菜名」貫口地作炫耀,我要說的是,凡上述宋代以後的前輩,他們無一不敬仰蘇東坡。

既然東坡先生傾倒眾生,乃許多文人、百姓的偶像,套句宋朝曾季狸先生稱讚黃山谷(黃庭堅)的話:「古今詩人不至此也。」

這話什麼意思呢?意思是蘇東坡的學問太大、文章太好,以至於從今往後的文人學者,很難再寫出個什麼像樣的東西來,還不如直接讀蘇文吧!我個人則稱:「令後生難以賦辭也。」是以,宋諺云:「蘇文熟,喫羊肉。」東坡新作一出,可說天下爭誦,仕子傳唱,這個典故,學校是教過的。都說唐詩重意而無文,宋詩尚氣並長於敘事。然而錢鍾書先生《談藝錄》於此剖析極深,指稱這個說法是大有疑問的!

說黃山谷的詩,不單平仄準確,而且險譎,尤精於典故,無一字不無來歷。黃之文章每一詞彙都是有典故、可追溯。為什麼?道理很簡單,就是黃山谷崇拜的杜工部所云:「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

各位同學,書讀破萬卷還不夠,還當行萬里路,天下山川形勝、萬里鄉國,如此才能涵養出真正超越「台灣之光」、第一等人的襟懷。有句成語形容一個人襟抱叫:「風光霽月。」《爾雅釋義》:「霽,雪止也。」雪止有晴,試想那是何等美好、清明的境況啊!整個宋代文章,能與東坡比肩者不過一人,就是黃山谷。這位先生大德的文章與傳記,諸位同學得空,絕對值得細細品味,一生受用。

前才說到人人爭睹蘇文,而放眼距宋數百年以前的中唐,大概也祇一位大家有這等萬眾期待的實力。我們都讀過此人的文章,上一代讀,這一代讀,下一代讀,千秋萬代讀。像鄧麗君的歌曲,上一代唱,這一代唱,下一代唱,千秋萬代唱。這個人就是筆力有騏驥之能、學養汪洋宏肆,寫下「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的韓昌黎。

宋代之內,最能使「擁」這個字放入詩中的人叫韓駒,也是個不能忽略的學問家,但我認為絕不敵韓昌黎筆下的「雪擁」這個「擁」字!文章作得好,不是讀死書,還要有氣度與高度,東坡先生的為人便是了。販夫走卒、王侯將相,皆可與之(與他親善)。作人有惻隱心(孟子所謂心之四端,最重要之ㄧ端)是最最可貴的,蘇東坡在西湖的政績,就是「恤民」!這是相較他深厚學問更為難得,受後世景仰之處。恤民者,可得國。

先說到這。下回同欄再繼續談東坡先生的偶像又是誰?大家順便想想,東坡先生自己是那樣出類拔萃,他的偶像會是什麼境界?這人是唐朝人,不是韓柳李杜。暫且賣他一關子!以及我讀「岳忠武王文集」、宋史本傳的一些粗淺看法。
2010/6/13 上午 11:27:01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0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半世交親隨逝水, 幾人圖畫入凌煙。
春風春雨花經眼, 江北江南水拍天。
欲解銅章行問道, 安知石友許忘年。
脊令各有思歸恨, 日月相催雪滿顛(額頭也)。

◎脊令,鳥名,典出《詩經》描述兄弟情深,所謂:「脊令在原,兄弟急難。」我們常說兄弟急難,典故便出自這兒。

<次元明韵寄子由>此詩鍊一字頓殊金鐵,方東樹先生《昭昧詹言》說這首詩工整到不行,字字不奇但意沉奇,他說:「此詩足供揣摩取法。」可以當作律詩範本。作者正是黃庭堅,寫的是他哥哥黃元明,和蘇東坡與蘇轍兄弟的手足情誼。

前一陣我「外行看熱鬧」,跑去故宮膜拜東坡先生的「寒食帖」,當年他被貶黃州,那時朝上是「只緣身在最高層」的絕世天才王荊公-王安石。我常與同學們說,北宋文臣,是我中國各代文臣集團素質最高的,有「胸中十萬甲兵」、先天下憂而憂、體恤親族、我的偶像范希文-仲淹先生,有韓琦、有司馬光,有寇準(雖然他算奢華)…最好最強的幕僚集團,而北宋初期的皇帝,各個有教養,宋仁宗、宋神宗治下人文薈萃,真是史上屬一屬二幸福的皇帝啊!王安石新政結束,司馬光重獲重用,返回京城,開封府上上下下不上班了,扶老攜幼跑去城門迎接司馬溫公。各位同學,這麼好、並得民心的官,你有把握這輩子遇得到嗎?我跟馮老師這輩很幸運,遇過一個,他叫:孫運璿。

我聽廣播,說大陸同胞專程前往故宮觀賞「寒食帖」,據聞激動得兩眼通紅,以為「此生不枉為人」啊!過去、現在、未來的哪一位偶像明星可如此撼動千古呢?有一回我讀宋代筆記讀到哭了,「據說」范仲淹過世後,皇帝常召見范純仁,范純仁是誰?范仲淹是他爸爸,家學淵源,范純仁學問大得很。皇帝跟范純仁說:「我見到你,就想到你的父親,我好想好想你爸爸呀!」

各位同學看看,多麼動人的君臣之情?
2010/6/14 上午 09:39:01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在仁、神二君前,先岔個題,時光前推幾十年,說個「黑面大王」尹繼倫的段子。

宋 景德四年(1007),真宗皇帝郭后死,真宗想立后,對象是劉妃劉娥,就是宋史出了名的「章獻明肅太后」。當初宋真宗徵詢參知政事趙安仁,趙安仁反對劉娥,話說得很絕:「劉氏出於側(廁)微,不能母儀天下。」他的理想人選是先朝宰相沈義倫家的女兒。

脖子後方長了個贅疣,不大好看,人稱「癭相」的王欽諾得知這事,回稟真宗:「那是當然了,趙安仁曾經是沈義倫門客。」未久,趙安仁便遭罷官,王欽若則寵遇愈盛,根據《宋史•宰輔表》,他至真宗天聖元年癸亥(1023)出任宰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於兩年後的十一月份死去。 當時宋真宗身體差,章獻明肅太后開始干預朝事,令真宗深感後悔。寇準探知真宗有廢后之意,密邀楊億等幾位要臣,欲廢明肅太后,立宋仁宗。而真宗橫豎身體不行,再說服他當太上皇算了,此密凡有誥命,便由楊億負責。這麼緊要的一樁大事,寇準居然醉酒洩露,明肅太后是好惹的?先發制人,矯詔廢了寇準等,楊億死。

寇準與王欽若極不對盤,契丹圍瀛州,王欽諾建議真宗「捲舖蓋」遷都金陵。真宗又召寇準來商議,寇準當然知道王欽若的提議,於是裝不知問真宗:「這誰出的餿主意?居然讓您丟棄宗廟、百姓,導致人心崩潰。人心一崩潰,契丹必定乘虛而入,屆時您就是亡國之君,說這話的人真該殺頭!」 寇準有百年澶淵之功,然史稱:「…準頗自矜功,帝亦此待準甚厚,王欽若深嫉之。」王欽若真有膽子,他私下跟真宗說:「您這麼尊敬寇準幹麻?澶淵之盟的本質是喪權辱國的城下之盟,春秋恥之,您萬乘之尊為城下之盟,那寇準真讓您蒙羞啊!」真宗不高興,王欽若還有妙喻,說:「陛下知道賭博吧?囊堥S銀子了,索性孤注一擲。陛下您啊,正是寇準的孤注!」這話夠毒,真宗從此怨寇準。

當年澶淵之盟,遼國也是師老兵疲,有意休戰。戰前,真宗帝駕開到澶州南城,諸人遠觀對河契丹軍容,無不餒懼。寇準堅持真宗過河鼓舞士氣,還找個侍衞步軍都指揮使高瓊來助陣,寇準曉喻他:「太尉你深受國恩,今日正有一事可報答!」高瓊回:「我是一武夫,當效死以報。」寇準要他支持皇帝過河,高瓊不遺餘力,奏明真宗,寇相所言極是,河非過不可。於是,「麾衛士進,御北城門樓。」央視「百家講壇」的袁騰飛說真宗委實害怕大遼猛騎,無奈是給寇準、高瓊硬驅車轎、拽過河去了。

隨行將領中,還有太祖時代平江南的名將李繼隆,真宗即位時,任侍衞馬軍都指揮使。在理宗「召勛閣」功臣中,北宋武將有四,李繼隆乃其中一。提到李繼隆,又不能不說雄師橫渡高梁河的遼國大將-北院大王耶律休哥。凡宋初知名戰役如瓦橋關、岐溝關、徐河之戰等,這耶律休哥無役不與、屢戰屢勇。觀遼史二百餘年,無人能出其右,就連李繼隆都得退避三舍。誰知,如此一個契丹精銳中的精銳,卻敗在宋無名之輩尹繼倫手上。先來看看原始檔案:

「尹繼倫,開封浚儀人。父勳,郢州防禦使。嘗內舉繼倫以為可用,太祖以補殿直,權領虎捷指揮,預平嶺表,下金陵。太宗即位,從征太原,還,充北面緣邊都巡檢使。 端拱中,威虜軍糧饋不繼,契丹潛議入寇。上聞,遣李繼隆發鎮、定兵萬餘,護送輜重數千乘。契丹將于越(相近中原稱:『相國』,清 俞樾《湖樓筆談》:漢時相國、丞相是兩個職位,相國在上。)諜知之,率精銳數萬騎,將邀於路。

繼倫適領兵巡徼,路與寇直,于越徑趨大軍,過繼倫軍,不顧而去。繼倫謂其麾下曰:「寇蔑視我爾。彼南出而捷,還則乘勝驅我而北,不捷亦且洩怒於我,將無遺類矣。為今日計,但當卷甲銜枚以躡之。彼銳氣前趨,不虞我之至,力戰而勝,足以自樹。縱死猶不失為忠義,豈可泯然而死,為胡地鬼乎!」眾皆憤激從命。繼倫令軍中秣馬,俟夜,人持短兵,潛躡其後,行數十里,至唐河、徐河間。

天未明,越去大軍四五里,會食訖將戰,繼隆方陣於前以待,繼倫從後急擊,殺其將皮室一人。皮室者,契丹相也。皮室既擒,眾遂驚潰。于越方食,失箸,為短兵中其臂,創甚,乘善馬先遁。寇兵隨之大潰,相蹂踐死者無數,餘黨悉引去。契丹自是不敢窺邊,其平居相戒,則曰:當避『黑面大王』,以繼倫面黑故也。以功領長州刺史緦仍兼巡檢。」

部份討論說耶律休哥勇武一生,這回卻是因蔑視敵軍,大船翻陰溝堙C我的看法不一樣,說耶律休哥輕渺區區尹繼倫千人「巡防隊」是有的,那是因為他自知深入敵境,當求速戰,直接先滅李繼隆的主力。而既然深入敵境,憑耶律休哥戰爭經驗,鐵定是根根寒毛豎起,風吹草動,不敢輕忽。凡大軍開動,前方必有斥候,兩翼定有掩護,後方還有殿後。遼軍還擅地道戰,前後左右,天上地下,如今日特種部隊小隊出擊,交叉掩檔,互通有無。若無縝密完熟之籌劃,說偷襲就偷襲,如能能夠?

「奇兵務迅,出其不意」固然是不錯,可對手耶律休哥久率大軍、經驗充足,他本身就是搞偷襲的大行家,果如<尹繼倫傳>言尾隨遼軍,趁埋鍋造飯時偷襲…戰果決於片言,那麼,耶律休哥無疑是酒囊飯袋,老謀深算的李繼隆還需要屢避其鋒嗎?由這處看,尹繼倫之襲擊久經籌措,絕非臨時之舉。

一,傳云:「率精銳數萬騎,將邀於路。」遼國方面本就有意趁威虜軍糧饋不繼入寇。耶律休哥本軍為的就是偷襲李繼隆所護輜重。襲軍必定在精不在多,既然行陣如此龐大,耶律休哥可能不排除與李繼隆決戰,戰得越快越好。

其次,尹繼倫從休哥視而不見的舉動料判,他急於速戰,反之,要是休哥視而得見呢?佯裝不知,掉頭殺個片甲不留,或分撥出小撮兵馬作牽制,尹繼倫就不知死幾回了。不這麼作的原因是攻襲輜重是主,不宜多生事端。這當中還有一件誤判,休哥萬不知尹繼倫敢螳臂擋車。換言之,尹繼倫既敢幹,那絕不是省油燈。他所率巡防隊,必有地緣之熟,能不知大批遼軍正殺至嗎?知道,知道又奈何?彼此裝瞧不見也就矇過去了。不,尹繼倫早打算幹偷襲,而偷襲的軍機最講嚴密,愈少人知道愈好,並謀妥說詞,激勵將士,奇兵尤其當可與死也。

三者,尹繼倫對部屬內心話應是這麼說的:「我看耶律休哥分明瞧見我軍,卻也不搭理,這證明他急於求戰我軍主力,兼輕視咱們,這犯了兵家大忌啊!你們隨我衝殺吧!勝利的觀點正是他絕對想不到咱們螞蟻敢拼大象,他要想得到,我們現在早成刀下鬼了。何況不衝殺,人家回軍也饒不了咱們…」 這是既具現實立基點,且是最佳激將法,就是因為蟻群不足為道,「伸頭死,縮頭死。」那就幹吧!然而憑幾句意氣話,竟能驅使千把人幹人家萬騎精銳?當然得預先有偷襲程序。突擊隊想要保持戰果,絕對需要大軍在背後的呼應與支持,尹繼倫盼的就是李繼隆一旦得知自己玩命,攪得遼軍大亂,理應不會堅守不出,倘是再龜縮,那就虧了他名將英名了。

四者,襲取程序的重點有二,你休哥要去咬李繼隆,我尹繼倫咬你,首先當然是得暗中尾隨,突破對方後防是關鍵。什麼時候突破呢?是人都要吃喝睡,一是趁吃飯,二是趁睡,睡時還不好幹,深夜刁斗森嚴,吃飯最好,久行肚飢外加出恭,心防鬆懈。你瞧這尹繼倫設想多週到!夜塈A睡我不睡,趕路追蹤敵跡,這關一過,老子快馬加鞭,直撲你中軍大帳。 問題又來了,一支大軍,帥帳是絕對機密,耶律休哥不會沒有這點常識吧?你尹繼倫就這丁點人馬,沒有相關軍情,你上哪找耶律休哥「中軍大帳」?時間只消稍稍延擱,人家裝備起來,鐵桶圍將,那不成稀泥肉醬? 單單幾點上述,可知尹繼倫之襲可不是「孤注」,實籌謀久矣。讓後世看到在宋初對遼屢戰屢敗間,一道上乘的突擊戰術,叫:

趁你吃飯大便要你命。

2010/6/28 上午 10:14:34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如今孰還說岳飛?(一)

我來說岳飛。

近日粗糙地搞了個微型民調,地點:台北縣。調查人數整100。年齡乃10-12歲的中華民國小學高年級生,男、女生各半,當間生平從未聽聞岳飛何許人者,共67名;男42名,女25名。餘者亦吱吱唔唔,勉強知「精忠報國」一事(一說盡忠報國。)

您若得空溜瞅一下岳飛親書「還我河山」四字,《宣和書譜》稱賀知章之草書:「非人工可到,蓋胸中所養不凡。」我就是這麼看岳飛書法的。看字兒,即窺此人性格飛揚勇決、魄如雷電,也就因為其性格剛阿、操守近於完人,故注定要挨高宗趙構的整,成國史武將最慘烈之命運。而我認為,趙構少年勇武,到老縱有千般不是,單祇殺害岳飛一條,那就是劉子翬《汴京纪事》婸〞滿G「骨朽人間罵未銷。」大陸的袁騰飛說書,說趙構、秦檜可與慈禧齊名,君臣死了幾百年,人還按三餐罵,正是千古罵名滾滾來。

我所採資料俱是用爛的了,溫故知新,如下:《宋史》、《三朝北盟會編》、《建炎以來繫年要錄》、《鄂王行實編年》、其孫岳珂筆記;他幾部書很有爭議,許多事經嚴考,據信是他岳珂瞎編的,還有難得的是宋史大家、已故山東人、北京大學歷史系鄧廣銘老教授的專論。

略詳南宋史概知,此朝最瞎的一道「屎論」,即將張俊、劉光世列入「四大中興名將」,居然與吃蟒肉、通體雪白的型男、打下黃天蕩,圍困金國名將金兀朮長達一個月又十八天的韓世忠,百戰兵神-岳飛齊名,真何德何能?您到過岳王廟就知曉,跪在下頭四王八蛋銅像堙A其中一者就是岳飛的官長、心胸狹隘的張俊。至於劉光世本領如何,後文便有詳敘,如此武將,包君眼界大開。

南宋有一兵種,叫:「敢戰士」。再直白不過了,意思就是勇敢善戰不懼死之士。岳飛少年從軍,就是以「敢戰士」起家,特能跟人幹巷戰,狹路相逢,勇於搏鬥。你綜觀岳飛作戰,用計歸用計,將在謀不在勇,實在像「少林拳」,拳打一條線,一派陽剛,幾乎沒有防守,只有攻擊!大軍直接攻擊,險兵迂迴攻擊,攻擊、攻擊再攻擊,百戰而無一敗,是以他曾發下一道有名豪語:「直搗黃龍!」問題南宋域外黃龍府有兩處,究竟直搗哪堛熄擬s府?他到過沒有?

岳飛初期對付的多半是「游寇」。「游寇」於南宋是一專有名詞,多半生於華北、關隴(山陜),他們遭女真人擊潰,散兵游勇,四處鼠竄。打不贏金人,欺負自己人卻厲害得很,盤據山頭,征私稅,納降兵,專欺侮百姓。建炎四年,宰相范宗尹很實在地告訴「官家」高宗:「平不了,招降吧!」

試想,幼年岳飛,臨汴京失守,北宋淪亡,徽、欽二帝為金奴,他是活在什麼形景之下?外侮不算,更可恨的是「游寇」內賊,他乃天上一大鵬鳥托生,水擊三千里,能饒得了「游寇」嗎?
2010/8/27 下午 10:24:16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先說岳飛崛起,證明兩宗事,一是唐代中唐以前至為人稱道之事,即拉拔人才,乃千古不易。初唐尤其是史上提拔人才的黃金年代,相兼文武,馬上打天下,馬下治天下。當然你也可說是收買人心,力拱中央。然人才是栽培出來的,相繼不絕,始家國之幸。你瞧現在中華民國,政治人才乾涸,多少年來,選舉挑來選去,就臭味相投的一幫人,再沒別的了。二是這世上並無孺弱之兵,戰與不戰,端祇在「氣」。我們常說「民氣可用」,當你祖墳被刨、妻兒遇難,婦女、處子光著身體、開著兩腳讓人亂搗、哭喊:「救我!」之時,看你還醉生夢死、戰是不戰?

岳飛農家出身,眼見江河凋敝,遂知以道德身教鼓舞同仇敵愾之氣。同仇敵愾,同病相憐,外加入死出生,為達任務不計一切,即形成很「Man」的班底,具體表現便是軍紀的向心力。勝戰不驕,敗戰不餒,軍之所至,凍死不拆屋,餓死不劫民。南宋軍士向有唐末五代相互兼併、軍風淪喪之惡,只知吃飯,不知中央,游寇是也,民變楊么亦然。岳飛用道德築成強鋒硬堡,獨樹一幟,世稱「岳家軍」。撼山易,撼岳家軍難,個人色彩亦促成其悲劇原因之一。那麼,到底是誰給年輕時的岳飛帶來如此大的德教影響呢?

他叫宗澤。

嚴格說,靖康至建炎初年期間,北宋是完全處在亡國狀態。兩皇帝、皇室讓人擄跑了,帝京開封一片混亂。北宋諸帝一輩子最企盼的就是收復大河以北的燕雲十六州。活該撕爛當年寇準立下的宋、遼百年秦晉之好合約,巴巴跑去跟完顏氏合力攻遼,錢帛歸你,土地歸我。結果人家滅完遼,就來滅你了,道理再簡單不過了。老毛為什麼能竊據大陸?就是因為他把中國政治鬥爭這套搞得太熟了,「你辦事,我放心。」待你事辦完,他就來整你了,大鳴大放,引蛇出洞!而宋欽宗壓根不想繼承帝位,宋徽宗搞爛的了,你不戀佔,一拍屁股,燙手山芋扔給我了,單單一搞庭園造景、掠奪民間大戶的「花石綱」,就是天怒人怨,足以滅國。

在先趙構因留質金國,所以躲過遭俘虜的厄運,1126年成立「兵馬大元帥府」,岳飛也去了,廣徵天下豪傑,南下繼位。這段時間,政府執政核心分成兩派,一是李綱、宗澤為首的鷹派,對金國沒啥好講的,我見你一回打一回,打死你!一派是專門陪著趙構腳底抹油,走為上策的「溜煙派」,餿主意能餿到家的黃潛善與汪伯彥,偏這兩人都是宰相。你看趙構前半生,都在跑路。金人一來他就跑,天涯海角地跑,陸路跑完,跑海路,絕無鬥志,跑到居然能跑出個「泥馬渡江」的傳說出來,你看他多能跑?

這是史上很奇特的現象,政府領導班子的士氣低到連民間都搖頭歎息,於是百姓自力救濟。河北、山東道民風強悍,譬如能打獵的山戶、獵戶,自組義軍抗金。這表示,宋、金作戰彼此殘忍太過,你獵「宋狗」,我殺「金豬」,如同今天海峽兩岸一樣,人家罵咱「台巴子」,咱說人家是「阿陸仔」,要知道中華民國積弱不振,百姓渙散,單只口舌之爭,相互辱罵,有啥意義呢?北宋人民新怨舊恨,多年累積,國仇不說,家恨太深,心戀北宋舊朝。

二者是義軍各自作戰,群龍無首,金國勢必來逐一擊破,太為可惜。因此,李綱就看清楚這點,他要統合抗金義士,分成東西南北四大區塊,用人是很要緊的哲學,他用了一個少年岳飛曾跟隨過的人,叫張所,任「河北招撫使」。凡能射箭的、通刀劍的全招撫來,組成敢死突擊隊,不幹正面迎戰的蝕本買賣,專在金國屁股後放冷箭。你輕蔑宋朝百姓,不防「咻」地中了一箭,回頭一瞧,女人家狙擊手,射死你。

張所大膽到提出重返開封之議,統攬全戰局,控制河東根本,河北義士聞風振奮,攘臂響應,稱張所「聲滿河朔」。可是我們黃潛善大老爺不高興了,回開封?回開封我吃什麼?罷免張所!這人基本上就是秦檜的「原型」。我們通過真實史料如陸放翁、辛棄疾之事跡,以及民間故事「楊門女將」、「紅玉擂鼓」,就可以看出宋人抗金、遼,民間有一股「集體潛意識」,一種期待,與一款堅心實志。堅實到什麼地步?堅實到恨不得「婦孺皆兵」。文人使槍掄棒、女性將領皆願出頭,上下一門心思:

打回江!

宗澤就是這麼一號人。山河破碎,進士出身、開封留守,能幹些什麼事呢?宗澤實在很像玄奘法師,玄奘這一輩子就一檔事,取經譯經。旁的不管,就一檔事,真積力,久則入。而宗澤生平一檔事:「打回江去!」宗澤墓碑上有一首詩,後世凡經者,無不下馬掬淚,說宗澤:

「大宋瀕危撐一柱,英雄垂死尚三呼!」

七十餘歲的老頭兒,讓黃潛善等氣得憂憤成疾,疽作於背。臨死前什麼遺言都不交代,只三呼:「過河!過河!過河!」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蒼天若有淚,都會哭絕了。
2010/9/6 下午 06:28:45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岳飛是如此烈性之人,外加前有李綱,後有宗澤、張所這些棟樑榜樣,後二者並予青眼提攜,你若是岳飛,從此會怎想?怎幹?是否每思及母親嚴教-「精忠報國」,無一日不圖振作?是以,岳飛這輩子也變成唯有幹一檔事了:

「一日收復故土,車駕迎還兩君。」

作戰殺敵,不為升官發財,是為大宋百姓,亦成就了他那句鏗鏘名言:

「武臣不惜死,文臣不愛錢。」

強烈建議中華民國軍方與政壇人物,應將此十字貼於門眉,每天出門上班,大聲誦唸一次,力求浸淫濡染,百姓焉能不富?國家焉能不強?許多人說,「武臣不惜死,文臣不愛錢。」是奢望人人作到「完人」境界,水至清無魚,不可能。要說惜生懼死,乃人之常情,是難。至於文官不貪財,人家瑞士、紐西蘭又是怎麼作到官員清廉度、常居數一數二的呢?所以你不能再選國民黨與民進黨了,永遠就是「打家劫舍、魚肉百姓」的這夥人,你想靠他們過上好日子?緣木求魚!

此外,岳飛理想如此崇正,並日日付諸實行,是會嚇死高宗和秦檜的。因為在他君臣腦堙A可不這麼想。這便是岳家父子、張憲日後慘死風波亭的根本癥結。

早初岳飛父亡,小阿兵哥岳飛返家奔喪,宣和四年(1122年)至靖康元年臘月,即趙構於相州成立「大元帥府」。足有四年光景,歷史學家考據不出岳飛究竟在作什麼?既然考據不出,我們就不妨猜猜。父喪岳飛肯定是守的,他不會看電視、打電動吧?我認為他在讀書。他的兵法韜略,臨實戰不斷修正、發展兵器技術,以致摧枯拉朽,無敵於天下,不是天生憑白得來的;老生常談,肯定是天份外加勤學,日進有功。

建炎元年,一小股金軍在河南省作亂,宗澤考驗一下小將岳飛,命他為突擊隊長-「踏白使」,突襲金軍。我們前頭說,看岳飛作戰,除了披尖執銳,絕無退縮外,還有一大特色,後文將述及各場戰役中,岳飛無不「以少勝多,以寡擊眾」。

你說你大軍壓境,搞人海戰術,以多勝少,獲取勝仗,那沒什麼了不得的。岳飛不一樣,你給他幾千人,他能打得像十萬大軍一般的虎虎威勢。他最會的就是以小搏大,成本效益太高了。他也不是一味亂殺,<忠武王遺事>婸‘L:

「王出兵,必殲渠魁,而釋其餘黨,不妄戮一人…雖金之簽軍,皆有親愛願附之意。」

皇帝趙構倘若懂得妥善信任他與韓世忠,並積極培養二代將領,不敢說改寫南宋歷史,但最起碼飛黃騰達,虎視天下。可惜,趙構腦媟Q的不是這個,他給後代子孫的我們,上演的好戲碼,我編成了首打油詩:

「禍害遺千年,別當大忠臣,你當大忠臣,我抄你滿門!」

宗澤承繼李綱整合義軍的計劃,時機大好,遂不斷上書趙構駕返開封,就在岳飛完成「踏白使」任務間的兩年,他聲嘶力竭,共給皇帝上表二十四封,平均一個月一封。趙構不願,並且心埵陸迭A擔心義軍勢力太大,命義軍各自解散。他且還說了句瘋話:

「遂假勤王之名,公為聚寇之患。」

你們這干老百姓說與金有彌天大仇,自願替我拼命, 我瞧不是真心的,倒是想聚寇造反吧?趙構除了跑路,就擔心皇帝位子不保,這就是岳飛慘死的癥結之二。甭問宗澤一看肯定呆了,人家玩命,你卻來說這種薄涼的話,以後還指望誰替你拼命呢?建炎二年(1128)七月初一,宗澤在憾恨中撒手人世。繼任的杜充沒法跟宗澤比,他切斷了過去支援義軍的政策,宗澤死的同年,金軍立馬揮兵南下,杜充不思奮戰,決開黃河,用大水換取開封之苟安,百姓淹死,顧不上。而岳飛依舊是之前開封留守司下所轄部隊,杜充認為他是比較忠誠的部隊長,命他駐守開封西。你可見五代以下犯上,反叛無常的惡風影響多大,南宋上自皇帝,下到將領,成天就怕被取而代之。

建炎三年,趙構在金軍鐵蹄下再度跑路,逃出花花世界揚州。他寫信給金軍統帥粘罕討饒:

「願削去歸號,是天地之大皆大金之國…」

意思就說我求您別打了,我不是宋,天下都您大金國的。闖賊進京,明思宗尚知上吊不屈,這卻是南宋開國之君的「風範」。因為上樑不正下樑歪,同年十一月,杜充放棄抗金,逃逸無蹤。下頭更出現個寶貝,叫陳邦光的建康府知府,他一見金人馬壯兵強,與名將金兀朮寫好降書,拱手讓出建康城。

這一下,民情譁然!金軍各路大軍侵略如火,西路大軍趁勢進兵南昌,困住「四大名將」之一的劉光世。韓世忠呢?得知另路金軍橫渡采石,度忖無法與之對抗,火燒鎮江,堅壁清野。我這麼說吧,建康府送了人,金軍強渡長江,讓南宋於長江下游防線全面崩潰。整個官軍不抗金,那是找死的路,反成了土匪強人,擄掠自己百姓的財產,就專幹這個。

這時南宋全國,只有一支虎軍,在激憤之下,大刀闊斧,秘密尾隨繳了建康城的金軍大軍之後,你陳邦光喪權辱國,出賣建康城,我給打回來!

它就是-岳家軍。

筆記小說說,建康百姓一見官軍旗幟,快馬直追金軍,以為眼花了。一少年將領,勢單力薄,勇搏金虎,紛紛都說:「原來我大宋,還有這樣的驍軍。」我每次讀到這段記載,總是熱淚盈眶。
2010/9/6 下午 06:31:33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慎芝有一首老歌,「山青水明幽靜靜,湖心飄來風一陣…」有位張繼光教授說,「太湖船」是明清小曲,傳至日本叫「清樂」,又從日本傳回中華民國。岳飛的反撲路線,便是自太湖起。一逕循湖西北,經宜興、溧陽、茅山、過秦淮水,挺進建康。建康城的東北,便是高宗倉惶出走的揚州。

其實金兀朮陷建康後,主力繼續南犯浙江安吉縣、杭州等,留滯兵馬有限,因此岳飛軍的發進可說極得時機。金軍南下主要是執行一道計劃,叫「搜山檢海」。意思是上山下海抓趙構,像抓貓狗、抓通緝犯似的。可是趙構太能跑了,何況金軍實在不適應江南水路。

岳飛兵進間,時間進入建炎四年(1130),南宋部隊韓世忠、劉光世、張俊重新集結,除韓世忠部,其餘採取觀望,杜充在真州投降金人。杭州的軍民盼不到官軍主力,只有自己打游擊,有一位叫唐琦的士兵,甚至用磚塊砸金軍某將領,激烈到這個地步。

金兀朮讓人將建康搜刮一空,全帶到建康北對岸的六合縣的宣化鎮。南宋各軍隊包括岳飛,交由張俊執掌,韓世忠自江陰回到大火燒過的鎮江,再建防禦工事,截斷金兵後路。而我們身居「四大中興名將」之一的張俊,其策略卻是能藏就藏,能躲就躲。他丟棄所在地明州,毀去浮橋。毀橋不是為切斷金軍追擊,而是讓老百姓不能跟來,以免自己遭到拖累。而後金兵屠殺明州居民洩恨,史載幾乎雞犬不留。

張俊這時已經對岳飛不太愉快了,因為他進軍建康,不理會杜充,有相當程度的抗命。還有,我們資深將領在逃,你這後進卻打勝仗,你什麼意思你?

岳飛死的癥結之三,就是只知死命報國,不會作官,不懂得作人比作事重要太多了。

他應該跟王金平、趙玉柱學作人。

回說金國大軍需要很大給養,總不能老逗留江南。「搜山檢海」搜檢不到趙構,建炎四年四月,金軍北返。我們的南宋小朝廷就在幾十隻海船上當「討海人」,過看海的日子,一直漂泊在台州到溫州的近海上,若不是居少數的金人實在治理不了南宋,南宋這時當算是亡國了。你想,皇帝跑路都跑到海上了,您聽過有人在汪洋大海上「立國」的嗎?

三秋桂子,十里荷香。杭州丟失,一直到兩年後紹興二年(1132)春,「朝廷」才總算回來。

岳飛打完建康,部隊原路回返宜興太湖之濱駐紮。大家都知道岳王爺治軍最講究不擾民,洗澡避女人,尤其不准欺侮婦孺老弱。這套東西給老毛的「土八路」學去了,人家岳飛是搞真心的,他老毛搞軍紀卻是為收買民心,鬥你蔣介石。岳家的阿兵哥,平日不准亂跑,都在營堳搧菕A整軍經伍、訓練休憩。部隊沒訓練,岳飛再神也打不了勝仗。

1130年是關鍵的一年,我們「大名垂宇宙」、後世當他作油條炸的秦檜秦爺,三年前隨徽、欽二帝讓金人擄至遼寧省去了。這一年,咱秦爺領著王氏,打楚州滾回南宋了。他的政治立場是堅定的議和,痛恨主戰派,天天搞戰爭,其具體手段就是揣摩帝心,殺害岳飛,就這麼個東西。這年前後,另還有個叫張浚的(三點水)以酷刑汙殺名將曲端。他自己呢?往秦川調集五路兵馬,大言聲稱必將一掃潼關以西之西路金軍。有位郭奕聽了,就問他:

「您這『一掃』,是拿什麼掃?用掃帚嗎?」

張浚慘敗到當地老百姓恨他無能,包圍宋敗軍,尋他算帳。張浚嚇得從四川、甘肅、輾轉逃到陝西。我有時想想,當岳飛知道這些荒唐事之後,身在這種爛泥扶不上牆的朝廷,不知心堣偵繯味?此時的岳飛往泰州出任「通泰鎮撫使」,他覺得這官太閑了,沒得發揮,跟朝廷請調,朝廷不准。然而一到泰州,艱苦非常,從《岳忠武王文集》、《鄂國金佗稡編》看建炎四年岳飛進上的<申省條畫合行事件剳子>、<申安撫司乞兵馬糧食狀>,不斷上報缺衣缺兵糧,尤其沒冬衣,士兵怎渡嚴冬?

而泰州歸誰管轄呢?劉光世。

「中興四大名將」之一,南宋史上最大活寶登場了。

請讓我暫且打住說岳飛,我非謄出口來,好好說說這劉光世不可,這人太絕了。
2010/9/6 下午 06:35:39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假若拿劉光世、張俊與各朝武將相比,其實也不算挺荒誕狠絕。勝仗也打,只是敗仗更多,亦有識人之明,拉拔新將,但如果你能力高出太多,那就不行,比如張俊對待岳飛。至於愛財或怕死,人之天性,也算司空見慣的,也不是他哥倆絕無僅有。問題是讓他倆與岳飛、韓世忠比肩-「南宋四大中興名將」,人家是強弓硬馬,打得金人大敗潰輸,都不敢渡江了。他們倆資深老將,則專給皇帝出謀劃策,然後便躲在後頭「綜觀戰局」了。

劉光世且多次讓後輩岳飛幫他上表請頭功,所以你說岳飛任性行事,不懂作人,似乎也不,他也挺知尊重劉、張、韓以及守蜀第一功的吳玠這些前輩,不時說些厚道話或送些戰利品啥的。總之,「南宋四大中興名將」這頭銜一加諸劉光世與張俊頭上,不單大顯徒有虛名,甚至反成譏誚了。

個人觀劉光世生平作戰與言行,有一心得,這人如不是當真荒腔走板的「天兵天將」,便是能於演戲扮癡、悠遊官場的大滑頭。是否他太暸解高宗的鼠肚雞腸、秦檜的陰刻凶狠,因此刻意以好財嗜利鬆懈其心防,以輸多勝少的戰績,擺脫功高震主的疑慮,最終得以躲過像岳飛那樣的慘劫,高高興興退休過好日子。如是,那麼這人無疑不是塊「活寶」,而是精於為官之道的練家子了。

劉光世身為一代老將,可平生之志,卻是力求退休。主因是趙構不信任武將,其潛意識受唐末五代影響,亂將篡國,不絕於書;外加本朝開國重文輕武。親身經歷是他執政初期的建炎三年,發生了苗傅、劉正彥兵變逼宮。迫他傳位三歲兒子趙旉為帝,改年號為「明受」, 讓孟太后垂簾聽政。當時戰事紛亂、國家搖搖欲墜,孟太后一個女人家哪作得了主?唬得啼啼哭哭跑去找「三十三歲前,青年理國政」的大才張浚去了,張浚又去找韓世忠,滅了苗傅、劉正彥。

趙構親歷心驚膽跳的兵變,自此軍人在他心中,更是跋扈殘忍,是烏雲陰影,是塊沒他不行、有他揪心的大疙瘩。緊張得一見天象有異,即恐懼萬分,以為有人進逼明堂,即將造反。所以許多近臣皆知,武將中,皇帝只信任韓世忠。金人南下浙江時,趙構一直想將韓世忠放在身邊拱衛自己,但大局不允許。趙構逃到海上,同官員受不了海浪翻騰,吐的吐,倒的倒,待韓愛將等穩住局勢,始返杭州。

趙構對宰相人才亦不敢重用李綱、宗澤那等臨危魄力萬鈞之人,卻是黄潛善、汪伯彦、吕颐浩等善於巴結承迎、唯唯諾諾之輩,到結局也不過就貶貶官,如黃,卒於梅州。有氣節的諫官不是沒有,有位叫袁植的,就多次與趙構說:

「黃潛善、汪伯彥這種貨色,蔽賢嫉能,其罪不在徽宗皇帝時的王黼、蔡攸(蔡京之子)之下,根本就是國之奸賊。登相府不超過一年,三分天下幾失其二,陛下釋而不誅,奈宗廟社稷何?」

趙構溫溫吞吞答:「渡江之役,朕方念舊責己,怎能將所有罪過通歸大臣呢?袁愛卿,你乃朕親擢,雖正直敢言,然而這樣誘導朕以殺人,不是好事啊!」

呂頤浩就說:「這個袁植,傷陛下好生之德,忠厚之言未聞,殺戮之事宜戒,應當貶官。」於是袁植就被剷到池州去了,以後在朝的誰還敢講真話?

真是太祖開國明訓,我朝不殺士大夫啊!那為什麼殺岳飛就那般心狠手辣呢?因他乃不世出的武將。

趙構渡江來投的劉光世,從此就不再死心蹋地為國打仗了,他跟趙構學,遇到金人,跑!君能跑,臣亦能跑,說說漂亮話,作作樣子,因為平安退伍最緊要。


「上陣不離父子兵,打虎不離親兄弟。」

劉光世不同岳家,岳飛農家出身,世無功勳,岳母很盡力教育兒子,讓他與周同習射、讀《春秋》、《孫吳》。劉家具西夏血統,敢戰著稱,世為將家。劉光世父劉延慶,一路累官,第一功績乃隨童貫征方臘。《水滸傳》堙A梁山泊眾好漢在宋江主導招安從良下,力征方臘。方臘、宋江俱是官逼民反,方臘起義,規模遠勝宋江,人數逾二百萬。沒飯吃的技工、農民跳將出來,而亂臣賊子掛帥的北宋末,就全靠廢物童貫來收拾爛攤子。

劉延慶對付的是遼,但不懂行軍,俾將郭藥師勸他說,我們大軍行進,前後左右都不設防,若敵人伏擊,首尾不能相應,不是等著望塵決潰嗎?通常像劉延慶這種人,總還有點剛愎自用,果然不聽。遇上遼將蕭幹,打輸了,閉壘不出。郭藥師又建言,願領兵轉襲遼某空虛的根據地,令敵擾亂,劉延慶這回聽了,派兒子劉光世當後援,屆時會合郭藥師。郭藥師與一個叫高世宣的去了,結果呢?劉光世居然逾約不至,害得郭藥師失援敗走,高世宣戰死。軍無信或者沉不住氣,是會害死成千上百的人,記得當年楊業、楊老令公是怎死的嗎?讓自己人潘美等誑了,苦無援軍。

後來劉延慶營於盧溝南這個重要的囤糧點,再度中敵詭計,這回可嚴重了...

「宋軍蹂踐死者百餘里。自熙寧、元丰以來,所儲軍實殆盡。」

好不易累積的重要糧秣,燒個精光,於是貶職。劉延慶的傳記說,靖康之難時,他分部守京城,城陷,引秦兵萬人奪開遠門以出,至龜兒寺,為追騎所殺。可還有一種說法,說他是帶著一小妾跑路的,跑到山窮水盡,雙雙自盡。這人屢屢戰敗,四處逃難,但也總算為國捐軀了。

劉光世除隨父征方臘,靖康末,金國再攻汴京,有位范致虛,有心合五路勤王兵戰金。劉光世本來支持,領兵速進。後來情勢急轉直下,他開始懼難了,還來「緩兵之計」,要各路勤王諸將別急著進軍汴京,說徽、欽二帝「極有可能」絕圍南去了。實際恰好相反,父子皇帝給金兵北擄了,趙佶封昏德公,趙桓封重昏侯。您聽聽這封號,「昏德」、「重昏」,徽宗九年後死,欽宗三十年後亡。

劉光世唬了各路勤王兵,自己抄別道,至濟州去晉謁康王趙構了。趙構高興,命他為五軍都提舉,開始討剿「游寇」,如河北賊張迪,山東賊李昱等。大體說來,他對付「游寇」,明載的紀錄,的確勝多敗少,因此升官。且拉拔了一個某次兵潰、於他有救命之恩的王德,此人長得像頭野獸,能打能殺。

北宋末年的兵是這樣的,自宣和年後,所謂勤王之兵,往往潰而為盜,即成「游寇」,像蟑螂撲殺不盡。一直到韓世忠、岳飛的積極進討,南宋總算能空出手、一心一意對付金國。而官軍紀律非常差,尤其是好色。尚未當宰相時的呂頤浩就曾和趙構說:

「咱官軍所至,搶奪金銀不算啥的,劫掠婦女之禍是大到不能再大了!昨天鎮江城中,還有婦女在軍營堙A不知搞啥?」

諸位看倌想想,婦女在營,能搞啥?瞧瞧,這就是南宋的軍隊。

所以老百姓風聞岳飛部隊出現,恤老弱,猛善戰,起初沒人相信南宋能有這種講究紀律的。後來岳飛名頭越打越響,趙構也發現投資他很划算,因此願給資源,軍容齊整。有個傳說,宜興附近百姓聽說岳飛駐守在此,早就都想一睹岳飛軍隊是怎麼個軍容壯盛法?平日軍營不得靠近,後來岳飛轉防,大家都要去阻攔,讓他別走,於是成群結隊跑去軍營。岳飛要對付金國、游寇,那戰情是何等靈通?聽老百姓要來,提前深夜拔營!老百姓到,傻眼了,空空盪盪,只有岳飛與幾個副將。

岳飛就只真誠的一句話: 「列位鄉親父老有心了,我們要走了!」

岳飛軍隊一走,當地百姓「牽衣頓足攔道哭」,捨不得這位年輕愛民的將領。當時的「岳家軍」尚未成型,「岳家軍」怎麼建立起的,後文會提及。

且道劉光世部隊,毫無節制,史書說他仗著資深,最驕橫的就是他劉光世的「太尉軍」。而且凡遇金國必逃之夭夭,他還善於抗命,曾經氣得趙構晚飯吃不下,小姑娘似的生悶氣了,這對君臣真是妙極了!劉光世並在軍中搞「省籍情結」,明代戚繼光也遇過「南兵」(浙江)「北兵」(燕冀)不合,累得戚繼光一直調和,因為只有一條心的軍隊,才能攻無不勝。「省籍情結」害得今天中華民國有多慘,浪費多少資源與無形成本?咱唐、宋、明代,就搞這個了。

關於南宋軍隊省籍分佈,劉光世與諸將領口角之爭,到相互掣肘,我會接著往下說。
2010/9/6 下午 06:40:11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