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作品討論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1、谢谢瓦舍 2、论论相声 張貼時間
sol_xing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188個瓦
目前累積: 12個瓦
連絡作者:
作为相声瓦舍的忠实“观众”,我不得不说,你们对相声这门艺术形式的创新和发展,我十分欣慰。

我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听相声已有许多年的历史,林林总总的也听过数以千计的段子。现在内地的相声日趋衰败,究其原因,不过有三。

其一、派别师门限定严格,从根本上阻碍创新。比如说郭德纲,虽然他说的相声不如侯宝林侯先生有那种一气呵成的美感但是也算是当代内地相声界的奇葩。可惜出身市井,没有师门,没有师门就意味着没有资格在公共传媒露脸的机会,最后只能拜侯跃文为师了。而每一个师门中又有许多的规矩套子不可逾越。在老教条中,新的创意是很难生存的,大家无非为了混碗饭吃,也就不再较真了。老的艺术家已经可以吃功劳簿了。新的艺术家为了避免一系列的麻烦干脆去演小品了。

其二,对时政、社会的讽刺很可能遭到封杀,大家也就不想找这个晦气了。在早期的相声段子里,涉及的内容很多,举凡鬼神、情色、社会、政治等,都有涉及。但在1949年之后,鬼神情色的段子就被禁止了,在社会和政治段子上也是以批评前政府为主,之后经历了文化大革命,那是一个八亿人民八出戏的时代,各种艺术形式都受到不同形式的大面积封杀,而相声就只剩下歌功颂德的“样板相声”了,随着1979年的改革开放,相声这种艺术形式得以光复,并且出现了一些列的讽刺时下、旧时风气的段子,可惜随着那个“值得且能够”讽刺时代离我们越来越远,能讽刺的东西就越来越少了。在内地,民间讨论政治是很平常的事情,尤其在北京这样的政治气息很浓郁的城市里,好像每一个出租司机都有第一手的时政内幕。但是在公共传媒里,评论、讽刺政治,就要另当别论了。并非不可,但是要接受一系列的审查程序,大家不想找这样的晦气,也就干脆不说了。

其三,普遍文化水平、素养太低,与时代脱节,又没有新鲜血液补充。现在的国家处在高速发展的阶段,人民的生活水平差距还比较大,生活的压力也很大,人们所最求的也比较简单,就是一个字,钱。因为只有钱才能让人过上“配”有梦想的生活。而在保证最基本的“钱”去生活之后才能去实现梦想。可是到最后,更多的人,也只能凭着日夜奔波来的钱勉强度日,久而久之就忘记了原来心中还有梦想。在内地,老的相声演员,文化是比较低的,主要以“记问之学”为主,而现在社会的发展的确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而以往的成就也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他们继续学习、观察社会的绊脚石。而新一代的“文化人”从他们上大学选学校开始,就要考虑的是什么学科最好找到工作,最后都只做出了无奈而又现实的选择,毕业之后,大家会一窝蜂的钉在热门的工作上,没有被录取的也都会选择自己心目中的第二个目标职业,也不是梦想。就这样,选择“艺术”这条“不成功便成仁”的路的人就越来越少。其实网络上是有很多极具创意的点子的,但是最终也只停留在点子的范畴,没有得到应有的发展。

说起先行者,当之无愧的是赖声川赖先生,而诸位也义无反顾的追随着自己的梦想沿着这条改革之路一直走了下来,并且创造出了一种新的艺术形式,我才疏学浅不知怎么表达,但是我觉得你们所表演的,是更加写意而且运用相声技法的舞台剧,不知道这样表述是否正确。总而言之,肯为梦想而付出行动的人,是值得敬重的!

孔子说过,十有五志于学,说起来我的梦想的确是从十五岁开始的,最早的梦想,是做一个政客,可以用自己的才学造福于民,后来发现做一个政客很难、做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政客更是难上加难,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之后想做一个考古学家,因为我对中国古代文化非常感兴趣,但是后来看了Discovery的The Lost Mummy of Imhotep以后,我发现,我的梦想其实不是考古学家,而是盗墓贼,而我100KG+的体重实在不适合做盗墓贼,于是这个念头也打消了,再往后,我又想做一个评书表演艺术家,但是后来又发现我也许更适合说相声,于是我的梦想就是要成为一个相声演员,那时候真的很喜欢相声,也学着说,后来看了相声瓦舍的表演,就决定也搞一个组合,身边没有合适的人不说,其他的忧虑也是有的,最关键的就是生活,因为我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这需要大量的金钱来维持,而且个人总是不大适应“抛头露面”的演出,于是乎这个想法也打消了,在之后的日子里,便是想着如何去创业,经过了几番尝试,终于确定了这条路。于是乎,我现在是一个生意人了。

一直以来想去台湾看你们的表演,怎奈俗务缠身,只能购买你们的光盘了。
再说点题外话,话说一年前我在英国的时候曾经购买过你们的光盘,剧场演出的基本买全了,我是一样要一份的,但是寄给我的时候少了一个《他怎么那么红》,却给了我两个《并不太熟》。

很感谢相声瓦舍,不仅仅是因为你们给了我许多的欢乐,更多的是我看到了中文语言艺术的希望。


注:本篇内容同样发表于本人blog,略有修改,blog地址:http://blog.163.com/xingpeng@188/blog/static/10213920820091026846112/
本人注册所使用的地址、ID,均属于杜撰,因为我没有台湾身份证,请管理员酌情处理

2009/11/26 下午 08:49:13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0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sol_xing
連絡作者:
补充,冯翊纲冯老师和我的生日是一天的 2009/11/27 上午 12:57:06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非常的巧,最近正在收集關於郭德綱的作品與書籍,就看到了您提到了這位演員.

書都看了...有趣!太有趣了!一個人怎能空前絕後到這地步?會六百多段傳統相聲?還能粉墨登場唱評劇、唱京劇外加唱大鼓?這要擱在台灣準給送到博物館去放在玻璃匣子供人純粹參觀,這就算外星生物了。

沒看過郭德綱長什麼樣?留意一下衛視電影台最近播出的「落葉歸根」,影片一開始沒多久趙本山在公路車上碰到的劫匪頭兒那個胖子,就是郭德綱。

網路上可以找到非常多郭德綱與德雲社的相聲音頻,有些甚至是觀眾在表演現場錄下的,讓我很訝異的是,台上的演員允許觀眾這樣做,這在台灣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不過由於網路流傳的音質實在欠佳,不想被重低音回聲或爆音氣死的朋友還是買正版出版品吧。

附帶一提,在新京報2006年出版的「相聲門」中,有馮老師的一篇談論,談兩岸相聲,也談郭德綱。
2009/12/13 上午 10:31:11
sol_xing
連絡作者:
至 静云
郭德纲先生主要还是在天桥的德云社说相声,出版物不是很多,每周德云社都会有相声表演,不过郭德纲先生到不到场就只能看云运气了,票价50元人民币(约230新台币),但是基本不会限制观众录像,我个人分析也是宣传的一种。但并非是没有出版物,只是很少,也是因为他的段子对社会风气的讽刺很尖锐,所以“广播电视总局”不批准上市。

而且内地盗版很猖獗,几乎所有影视作品都有盗版,归咎其原因,一方面像我购买盗版并非出于囊中羞涩,而是不想看“广播电视总局”剪接过的阉割版。但是大部分人,买盗版,下载还是因为正版的价格太贵,尽管现在正版已经降价到盗版的一倍左右但是但是已然养成习惯。另外下载更是不用花钱,所以大家都不去买正版。

郭德纲先生,近年说相声已经不是很多了,用他自己的话说,该说的都说过了。现在主要在电影、电视、主持等领域活动。但是今年12月31日会有一个辞旧迎新的相声大会,在北京,不过票价很贵,最便宜的也要1300人民币(约6000新台币),最贵的接近10000元人民币(约45000元新台币),不是普通百姓能接受的了。

我最早是比较排斥郭德纲先生的,但是后来真正听过之后觉得这个人奇才啊!但是现在他的段子越来越少,也就慢慢淡出我是视野了。
2009/12/15 下午 04:23:56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郭德綱在演藝圈的身兼多職,相信是妨礙他持續進行相聲創作的很大因素。
但我想郭德綱的淡出德雲社,在德雲社的存續發展上是有目的性。
因為德雲社是一個演員達到數十人以上的大型劇團,若是全部只能指著郭德綱一人撐場,又如何能夠維持體質上的正常?

聽說前兩星期,德雲社因為宣傳方面出了點小問題,原本應當是德雲社中某位老先生的收徒專場,卻因為宣傳單位誤植為郭德綱專場,而使場面非常難堪,老先生上台沒幾分鐘,台下起鬨的觀眾就大喊「叫郭德綱出來」,老先生雖沒說完單口相聲,還是很有風度地鞠了個躬下台。
郭德綱出來,幾句話化解尷尬氣氛,但也語重心長地認為觀眾該尊重場上的老藝人。
(以上新聞來自於德雲社官網論壇。)

我覺得在這事件上突顯了一直在瓦舍討論的「嗜戲薄伶」問題,也突顯了郭德綱提倡相聲回歸劇場似乎僅是地點上的變移,觀眾並沒有學習到真正的劇場禮儀。
如果說相聲非不得已必須要有教育意義,大概就是教育觀眾,什麼叫做「尊重」。
而現場允許錄影錄音甚至滿場手機亂響的狀況,更助長了此一狀況也不一定。

------------------------------------------

馮老師:
想請問您,是否知道中國方面較具規模的學術論文檢索網站?
自己Google了一下,只搜尋到寥寥幾篇關於郭德綱的論文標題,而中國的論文年產量如此嚇人,每個論文網都進入檢索不免有些杯水車薪,還望您指點一二。
2009/12/17 下午 05:14:48
馮老師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郭德綱現象」恐怕屬於大眾傳播範疇,搜尋新聞或傳媒可能得到的條目,會比搜尋藝術來得多。

論文,恐怕更現實了,提及或論述郭德綱的論文,未必如你想像得多。
2009/12/18 上午 06:14:18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馮老師:

的確出乎意料之外,從論文方向查找大概一隻手數得完,而且多從郭德綱之語言特色或其引起的社會效應切入,欠缺戲劇相關方面的論述。
2009/12/18 上午 10:34:16
king_cyh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敢问静云,您是台湾人吗? 2009/12/18 下午 12:42:57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我是. 2009/12/18 下午 01:08:55
king_cyh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呵呵,没什么其他意思,我只是觉得台湾人应该不会喜欢类似“德云社”那种风格的相声。之前听过几位台湾的演员都提到过,台湾人是不接受那种传统风格的相声表演的,他们经过实践尝试后都决定要改变风格,用一些更贴近台湾文化的表演方式。没想到会有人大陆的传统相声。 2009/12/18 下午 01:37:45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傳統或非傳統,還有可商榷之處。

相聲在台灣形成與北京不同的風格是理所當然的,魏龍豪吳兆南二位改造來自北京的相聲,代換成台灣人能夠理解的語言形式與當代風格,扣除掉原創作品之外,主要的還是在傳統作品的延續與新詮釋上。
2009/12/18 下午 02:56:04
king_cyh
連絡作者: 不給啦
传统一说,当无异议。
大陆与台湾的文化不同,尤其是中国北方观众,有自己欣赏相声的方式。
大陆的相声演员,更多的是在表演的细节上打磨。两位演员说同样的一段相声,这个人说的观众就喜欢,那个人说的就不喜欢,演员着力改进的也是在这些地方。
大陆就曾经出现过观众连续一个月要求一位相声名家说同一个段子的传奇,说明这位演员对这段相声演绎的水平之高。
2009/12/18 下午 04:19:03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容我稍微將討論轉個方向。

我認為台灣相聲能夠以《那一夜》為起始點甚至點燃了後續台灣小劇場運動,最根本的原因,也是一種幸運,就是相聲在大眾娛樂範疇中的一度死亡。如賴聲川在其書中所說,學成歸國之際連唱片行老闆都不知道甚麼叫「相聲」的那個時代。
《那一夜》在內容與形式上的「不破而破」,在沒有門戶師承與宗法的限制下,才有機會往未知領域踏出那一步,在之後劇場創作上誘發更大的能量。

大陸有不少相聲藝人將中國相聲的現今衰敗一言以蔽之地歸咎於「歌頌型相聲」,在我看來是一種不可承受之輕。對於戲劇範疇的工作者來說,作品反應的是當代的社會風氣與樣貌,在那樣一個人人謳歌大好未來形勢的環境當中,何以獨獨相聲演員要背負起那一身反骨?連梅蘭芳都唱過「嫦娥讚公社」這樣的東西,更別提能夠產生什麼諷刺與批判的實質意義作品。
形式本身並沒有對錯,要看怎麼用,跟創作者的意向如何,賴聲川或相聲瓦舍,是從體質與內容雙方面進行,以相聲形式呈現,可以說是道地的「中學西用」,但那必須有一個適以醞釀與發展的社會環境。即使改革開放這麼多年,中國大陸劇場的發展活性在政治力過度介入下,是否能夠醞釀出足以產生反作用力的環境,我持觀望態度。

當「傳統」變成形式與內容的僵化,對於戲劇的發展有體質上的不利之處。
我喜歡傳統相聲作品,但看不慣現在一些相聲團體只教小朋友著重於口條與技巧上的東西,不求甚解的狀況日趨嚴重。我就不明白,小朋友說雙簧一定得抹豆腐臉、戴假髮圈,只有形式上的醜扮而無內容上的趣味,看了不禁令人搖頭。

即便是紅火如「自絕於主流相聲界」的郭德綱,在藝術的創造上依然侷限在傳統的格局當中,不一定破舊,但還是未能提升到「創新」的高度上。因此,郭德綱之師,已故相聲名家侯耀文先生所說的「郭德綱的出現,不會改變中國相聲的格局」不能不說是先知卓見。
2009/12/19 下午 02:47:23
king_cyh
連絡作者: 不給啦
致静云
看的出来,静云对中国相声还是颇有研究的。
关于相声的衰败,我有自己的看法,并非一句话两句话能说的清楚,其中的原委更非个别“相声政治家”推卸责任的说辞所能概括。
无论哪种艺术形式,无论是讽刺也好,反映现实也罢,关键的一点,还是要看作品能否触及观众的内心,能否在观众心中产生共鸣。
最近赖声川、王伟忠两位的《宝岛一村》将要来北京上映,据说这部作品在新加坡、台湾上映时曾引起无数观众的悲与喜,就是调动起了观众内心中的那份惆怅与喜悦。
我之所以喜欢瓦舍的作品,也是喜欢他们在剧作的创作上能打动人心,能抒发观众的心声,及至针砭时弊,或讥讽谏喻。

相声的衰败,并非只有一次,在相声百年的发展历程中,经历了多次衰败的过程,但每次在危机之中,都有其中的“英雄豪杰”挺身而出,挽救这门艺术与水活,不得不令人感慨其生命力之顽强。如侯宝林先生,马季先生,再如现在的郭德纲。我们国家建国初期,就曾有相声演员因说的内容陈旧落后被观众当场哄下台的尴尬一幕出现,其后以侯宝林大师为首的一批相声精英经过反思对相声加以改良,才将之前被人称为“手艺”的相声提升到了“艺术”的层次。到了后来马季的歌颂型相声出现,也是三、四十年前的事了,相声最近的一次繁荣期在八十至九十年代,期间出现了一大批优秀的演员和优秀的作品,无论从讥讽不良风气,还是反映百姓生活,再到突出人物性格,都有极高的水准,例如:《小偷公司》、《领导冒号》、《着急》、《武松打虎》、《纠纷》、《夜来麻将声》等等很多。但很遗憾,这些优秀的作品没有人继承下来,当时的演员说过就完了,现在也再无演员表演,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我们这个民族,发展到现在,自改革开放开始,一味的自我贬低,自我抛弃,我们什么都不行,都是外国的好,外国的强,这种论调自上而下的已经喊了很多年,几乎已经在两三代人心中扎下了根,挥之不去了。我们的老祖宗留给我们的那么多好的东西,我们继承的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甚至要等到韩国人要在国际上抢注“端午节”这个文化传统品牌,我们才开始醒悟到要保护我们的文化传统的地步,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可悲。几年前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上赵丽蓉表演了一个小品叫《如此包装》,讲的是一个糟蹋民间艺术的不法商人,为了卖钱,将评戏(并非台湾之前的改良平剧)包装成了街头饶舌音乐,讽刺了现在的一些媒体和商人,为了经济利益,不惜勾结起来破坏民间艺术。这其实在相声里是非常常见的。领导说相声要出新,演员喊要坚持创新,什么是新?不知道,盲目,无知。随后看到了太多太多四不像的东西,既不可乐,也无法给观众留下印象,甚至看了之后让人一身鸡皮疙瘩,这种没有内容支撑,形式上又失掉了相声本来的语言和构架的东西让人作呕。一种艺术形式,有他特定的风格在里面,打个比方,世界三大男高音,你让他拿个电吉他上去,然后说这是美声改良,岂非笑谈?相声也是这样,无论怎样创新,相声的结构不能变,这是一门艺术发展的基本。没有哪一种形式是过时的,落后的,甚至包括现在几乎灭绝的“什不闲,莲花落”,里面也有很多好听的唱段和内容,例如《王二姐思夫》,应该继承下来,近些年创作的好作品,也应该继承下来,先谈的到传承,然后再谈创新就顺其自然了。对于我们中国人而言,麦当劳必胜客已经吃的太多了,是该吃点玉米面粥,喝点豆浆的时候了。

郭德纲早期的很多作品我很喜欢,现在的我几乎不听,对于他,我不想说太多。其实中国一直不缺少讽刺歪风邪气的相声,一直不缺少内容非常好的作品,只不过这些人不为世俗所容,不为大众所知罢了。这种情况,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上,一直是不少见的。

2009/12/20 上午 09:14:59
靜雲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容我為您介紹一篇學術論文:《相聲表演體系》,作者是馮翊綱,收錄在《這一本,瓦舍說相聲》當中,其中對於相聲的傳承與風格的建立有獨到實在的見解,您不妨先讀過,會得到更全面的思考方向。

中國戲劇及曲藝的教學模式是「口傳心授」,傳承上仰賴經驗法則,創新上則仰賴演員自覺,從體質上說有三個不利之處:門第、藏私與人死藝亡。
「流派藝術」是對演員之表演藝術盡善盡美的雅稱,既是品牌也是演員實力的一種認證,這個月來台短期展演的張火丁確實得到程派青衣的神髓。但必須認知的是,張火丁的程派藝術是經過他個人的演員自覺再創造,從她的個人角度出發去理解「程派」並加以實踐,而不是一味的照學照樣。可以說她是程派傳人,卻不能說「她」等於「程硯秋」,更不可能認為八十年前的程硯秋跟張火丁演的【鎖麟囊】全無二致。

作品的傳承仰賴演員的詮釋,馬季、姜昆之成功,在於他們對傳統相聲段子有個人的理解與詮釋方式,少了詮釋,傳承只是一種形式與口號,更遑論立基於傳統進行創新。
2009/12/21 下午 10:28:30
king_cyh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口传心授是一种说法,但实际情况更多的并非如此,还是演员自学自悟。
这种培育模式对于相声表演是否有益,我觉得关键不在于此,解放前的老戏班富连成按照老套办法培养演员,出了很多名角。现在说相声要去学校接受听课,结果一个都不成材,这本身就是一种讽刺。可见跟什么方式培养并不存在直接关系。
我很赞同重新加以诠释的继承这种方式。一味守旧的表演方式不会被时代接受,需要重新整合创新,这样才能传承发展。这个道理很多演员不是不明白,他们也做了很多“创新”,可惜都不成功,关键还在于没有在作品内容上好好斟酌打磨,过于追求形式上的“新”,没有内容上的“精”。
当然,说者容易做者难,创作,来自不断积累和细致入微的观察,而且受限于波动周期,不是每个演员都能做到的。
2009/12/24 上午 11:04:42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