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藝文多寶閣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故事接龍之 捉對廝殺擂臺賽(觀VS痕) 張貼時間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198個瓦
目前累積: 2個瓦
連絡作者:
不再是一樣的天空,小時後的眼所看見的每樣事物都是乾淨的
連滿佈烏雲的陰天都能看成哀哭的孩子,是那樣的乾淨、單純
長大後的天又是另種模樣烏雲依舊是烏雲,而且加上了打雷閃電
心因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她常靠著窗邊,眼睛跟著街上一輛輛來來回回的車輛,一個個走來走去的行人
看著他們的忙碌 ? 不,她看到的只是每個人心中那份回憶
她常常歪著頭自言自語的問自己
「賺錢會比回憶重要嗎?」 在現實裡,不幸的,是的
但心因就是不懂,繼續看著下面一張張忙碌的臉
時常,當她看累了
就會把眼光移向更遠的101,看著它的燈一明一滅,自己編起別人的回憶
只有歡樂、笑聲、光亮......她所想的就是單純無瑕疵
「......最後......恩....」心因又開始為一對戀人想一個美滿的結局
兩人相愛到永遠?不! 快快樂樂的生活?不!
「恩.......」總是如此,心因苦惱著別人的結局
恩?苦惱?我開始苦惱?一句話插進了她的思緒
突然,那對戀人的結局不再重要,心因想起了更重要的事
都市的空氣帶著憂慮而不是無慮,進入了她的肺、她的思想
苦惱苦惱苦惱苦惱......
「咦?我在苦惱什麼?我在想什麼?苦惱?什麼是苦惱?」消失了
長不大的心,苦惱什麼?什麼是苦惱?我?苦惱?
「剛剛想到哪?喔!對了!志銘和春嬌後來......」心因繼續她的故....喔!錯了!別人的故事
她的故事我問過她,她的回憶比任何人都美
2008/6/15 上午 12:35:14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0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喂,拿去。」有人拍了拍心因肩膀,並遞給他一罐冰咖啡。
「振博,你回來啦。」心因順手的將咖啡打開。
「有什麼斬獲?」振博嘴裡還含著一口咖啡。
「沒有……。」
「沒有……,我叫你看別人的回憶,不是叫你去改別人的回憶。」振博沒好氣的說道。
「哪有……我看很久好嗎。」心因駁斥。
「那你剛才的志銘春嬌是……。」振博瞇起了雙眼看著心因。
「好啦好啦……,就一下下嘛。」心因心虛的說道。
「走啦,別混在這,這樣找不到線索的,去228等等看。」

  下午的新公園,冷冷清清的新公園,心因顯的有些失落,因為沒有什麼人潮,那也意味著,沒有什麼記憶可以供他消費。

「幹麻來這!」顯然的,心因不太高興。
「那傢伙昨天才在這又殺了一個人,一定會重遊現場。」
「你是說……老闆今天要我們抓的……,是那個同性戀殺手啊?」
「沒錯,靠警察來抓這種角色,肯定又會拖個半年,到時候又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心因沒回答他,只是專心的在讀取路人的記憶。

  兩人坐在涼亭下,沉默了好一會,心因讀取他人的回憶,而振博則是讀取他人的記憶;回憶與記憶最大的不同就是在於,回憶往往會被自己加以修飾,記憶則是恆久不變的現實。

「好煩啊!看了半天,路人裡面是同性戀的就已經沒幾個,要找到回憶裡有殺人經驗的更是難上加難。」等候了一個多小時,心因開始煩燥了起來。
「或許他根本就不是同性戀,只不過他專殺同性戀者罷了,安靜點,我有預感……就快出現了。」
  
  這時一個長相清秀的高挑男子,從捷運站出口走了過來。

「就是他!他已經殺了五個人了。」振博從男子的記憶中,讀出了凶手的罪行。
「對,他的回憶裡充滿著黑暗與哀傷。」
  
  他們兩人起身走向男子,高挑男子發覺苗頭不對,往捷運出口的方向奔跑。

「追!」他們兩人開始跑著。

  這時男子縱身一躍,飛過了捷運出口,跳出新公園。他們兩人意識到,這名男子,不是普通人。
2008/6/15 下午 02:25:08
連絡作者:
兩人縱身一躍,翻過圍牆,朝那男子追去
「怎麼樣?能擷取他的記憶嗎?」心因腳下絲毫不慢
「正在試!」振博瞇起眼睛專注於那男子的後腦
三人,兩後一前,快速的在人行道上疾駛,漸漸往總統府前大道接近
府前正聚集著無數的抗議人士,吶喊、哀哭、憤慨......從四處響起,哀哭著自己家庭所受的拮据和困苦
「好了沒?我好累喔!你背我啦!振博!」心因氣喘吁吁的鬧著脾氣
「快...快....好了......糟了!」振博滿頭大汗的緊盯目標,不料一面紅旗閃過兩人面前
下一秒,男子消失了,混入人群之中
兩人環顧四周,只剩下一群群的抗議民眾
「可惡!」振博不悅的跺腳,而心因則席地坐在柏油路上,從包包拿出扇子搧風
午後悶熱的空氣,更增添了振博的煩躁,卻顯出了心因的優閒
「啊!」心因突然指著振博的西裝外套大叫
「破了......」振博斜眼一瞥,剛剛翻牆時被樹枝勾破的衣角,也不甚在乎。心中只惦記著剛剛失去的目標
「沒關係,我幫你補。」心因馬上又打開背後的包包,拿出一捲彩虹圖案的膠帶,在振博的破口貼上一個大叉叉
「補好了!」心因心滿意足的看著
振博看了看心因,又看了看膠帶
「唉」嘆了口氣,振博扶起心因「走吧!回228等老闆消息。」
-------------------------------------------------------------------------------
夜晚,捷運出口的屋頂,一站一坐,兩人的身影
「結果......你到底擷取到...什麼資料啊?」女孩搖晃著雙腳,塞滿麥當勞漢堡的嘴還不忘問關於神秘男子的細節
振博白了心因一眼,順手把領子拉了拉
「好啦!我知道你只是想看我演戲就對了!」振博低頭看著女孩偷笑的臉,也不禁露出微笑
「那就快開始吧!」女孩坐直身子,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的男子
「這是在他消失前30秒的記憶資料。」振博像答錄機般的報告著
舉起右手 , 閉眼 , 右手比成手槍的手勢 , 對準太陽穴 , 碰!
不是人聲,確確實實的一聲槍響,迴盪在公園裡
眼神空洞、沒有焦距、眉間的陰沉加深、吐出的空氣冷靜異常、全身如懸絲的木偶般沒有任何的支撐點,只是單單的掛在空中
眼前這個人不是振博 , 心因微笑的看著
「你...搞砸了...!!」男子嘴角稍微抽動一下,舉起無力的手指著前方的空氣,語調竟高的嚇人,透露出的憤怒似要把人撕碎
「怕什麼?!他又不是第一次,不需要責備他......」下一秒,男子聲音變為成熟、冷漠,撥了撥眼前的瀏海
「好!」隨即尖銳「明天...明天一樣的時間!你...你...給我小心點!」
沉默 ...... 振博長吁一口氣
拿出手巾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而眼前的心因卻拍手大笑直呼好玩。
「怎麼這麼短?再一次!」心因要求著。
「你當這不用花力氣的啊?短是因為在奔跑中,而且又有一大堆干擾我的事物在周圍,很難擷取正確好不好?」振博坐下,不理會心因的撒嬌,吹著都市的晚風,眼睛隨風亂飄。
「你覺得...為什麼會有兩個人的聲音?」振博依舊沒有轉頭
「被週遭干擾吧?我不知道......」心因把手中的紙團丟進不遠處路燈下的垃圾桶
振博沒答話,他腦中正再次確認著所收到的記憶,一聲哽咽打斷了他的思緒。
轉頭一看心因,只見她把頭埋進兩膝之間,暗自掉淚
「怎麼啦?」振博輕輕的拍著心因的背,把她擁入懷中像父親般的安慰著
心因什麼都沒說的伸手指著228公園林間的男男女女
振博嘆了口氣「妳的能力還不夠成熟,自己容易陷到他人的回憶裡,要學著控制自己...」
「可是」心因抬起佈滿淚痕的臉「他們的回憶裡有些是小時候的缺口,有些更充滿著生活中被鄙視的痛苦。他們並沒有錯啊!他們希望跟別人一樣,更希望朋友、家人能夠接受他們......」心因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又變成低聲的嗚咽
振博沒說什麼。能看到別人記憶的他,當然也經歷過這些。但懷中的女孩所擁有的回憶能力不只是能感受到他人所感受過的快樂.......當然也有悲傷。
淚漸漸被晚風吹乾,心因仰起頭看著台北的天空,稀稀落落的星星在黑暗中閃耀著
「振博......」
「恩?」
「星星也有它的回憶嗎?」
「......問老闆吧!」


2008/6/17 上午 01:35:03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