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馮老師教室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這算是一種相聲嗎? 張貼時間
longer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188個瓦
目前累積: 12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看過了一些團體的相聲表演
有賴聲川博士的表演工作坊、有大陸團體的、有魏龍豪與胡兆南大師的、當然更是瓦舍的忠實聽眾

在這些相聲表演中多有相聲形式的講解,在這裡馮老師更有精闢的闡釋

我想請問
那些炒作新聞的媒體工作者,那些主播、那些記者播報的新聞,有假新聞,有廣告新聞,有攻擊諷刺的政治新聞,算不算是一種新相聲的表演形式?

那些立法院的委員們質詢時,是不是也在表演群口相聲?

那些談話性的節目,尤其是政治性的談話節目,是不是也是相聲表演?

這麼問,好像會貶低相聲藝術工作者的水準和地位,但是,不知各位在看立法院、新聞播報和政治性的談話節目時,心理是什麼感覺?本人是覺得很好笑啦!心裡總是隱隱約約得感覺,他在搞笑嗎?好像在表演相聲!

但總在看完、笑完後,心裡百感交集,就像看完瓦舍的春夏秋冬,也像看完台灣怪談,心中若有所思,也若有所失,深深感到一種"感覺不到悲哀的悲哀"很好笑,卻笑不出來。

他們是在表演相聲嗎?請問瓦舍的老師們和各位看官老爺們!
2007/2/25 下午 02:10:26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0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雁雲
連絡作者:
這讓我不禁聯想到在某個段子裡,討論到「唱歌」的問題,說到怎麼樣才算唱歌,並說了鄧麗君和卡列拉斯的例子來說明,只要他認為他在唱歌,那便是。

只是聯想到而已。
2007/2/25 下午 08:43:20
馮老師(版主)
連絡作者: 不給啦
相聲,是表演藝術的一個類型,藝術除了抒發思想,傳遞情感,並無其他功能.

你所提到的政治人物或媒體人,發言都是有目的的,雖然有時借用相聲模式,但與相聲無關.當然也不宜稱之為相聲表演.

政治是政治,藝術是藝術,目的大不同.

吳兆南不姓"胡",請留意.

2007/2/26 上午 07:52:49
longer
連絡作者: 不給啦
真是抱歉...是【吳兆南 大師】
向吳大師道歉

承馮老師說的
雖然用的是相聲的模式,但是目的不同,便不能將相聲藝術與政治混為一談。
可是那些媒體人和政治人物,真的很搞笑。
相對的,馮老師的相聲段子,有的實在發人深省,有良知的人都很難笑的出來。

我想冒昧的問一下
相聲不是應該引人發笑嗎?
為什麼馮老師會放一些令人笑不來的段子,特別喜歡放在最後一個段子。
例如:春夏秋冬,前面都很好笑,後面冷不防的被潑了桶"冰水"
而(東廠僅一位)氣氛更是詭異,這是我最笑不出來的作品,卻看了最多遍。

坦白說看完現場表演,我被瓦舍的"暗刺"刺的很不舒服,回家的路上,我低頭看著地磚,深深的反省。其中(感覺不到悲哀的悲哀)已經不知不覺成為我的口頭禪。

甚至,曾經一度為了逃避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將相聲瓦舍列入黑名單。
2007/2/26 上午 10:47:19
apporience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我倒覺得longer的感觸才是瓦舍作品值得一看再看的價值所在
這種因為共鳴而生的低落感可以算是一種自我的揭露
其實,這樣的過程可以提昇對自我的瞭解
只是,在短短的數十分鐘的段子裡,突然自己內心中好深的一塊被挖了出來
論誰都不會好受的
至於聽了這些應該發人深省的段子而只是大笑帶過者並不是他們沒有那些毛病,只是他們不敢承認,不敢去發現不想被發現的那一面而已

再說,如果相聲只是引人發笑,而不能使人們對當今歪曲的社會風氣,政治環境,價值觀念等等層面有所感,瓦舍的創作也不會引發這麼多朋友的共鳴,討論

一點淺見,真的很淺,請大家多多指教

由於不知道longer您的年歲,不知該如何稱呼才好,文中如有冒犯還請見諒
2007/2/26 下午 11:39:20
天地一傻鷗
連絡作者: 不給啦
longer

吳兆南大師的那套相聲八十年,去找找看聽聽看
最近不知道還找不找的到,好的東西反而很冷門
其中會提到連同最傳統的老段子也不一定就只是發笑而已

把馮老的書看過、再把吳大師的cd聽過
把相聲的源頭完全的由這些大師筆中、或聲音中的敘述
你會發現原來相聲的世界不是只有"笑"

事實上,就算是魏龍豪先生生前的單口相聲作品
很多都會很沉....
2007/2/27 上午 10:16:24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