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藝文多寶閣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很久之前自己寫的小短篇....【棒球狂的詩】結束,開始 張貼時間
Shimuraken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190個瓦
目前累積: 10個瓦
連絡作者:
士亦:
  
好久不見了,不知道最近你在台灣過的如何?
  
現在我跟女兒兩個在波士頓過的很好,雖然你沒有固定的把生活費寄給我們,但是還好我透過關係找到工作了,所以,目前來說我們母女倆的生活還過得去。只是女兒常常嚷著要看爸爸,你也知道嘛,女兒是在你進職棒工作之前就出生的,每天都粘著你,雖然已經有五年時間離開台灣沒辦法看到你,但是啊,她還是把你當作她的初戀男友呢。
  
其實這次寫信給你,最主要是要告訴你,我想,我們分居也已經五年了,這段時間,我也漸漸的開始學會一個人照顧女兒,並且學著經濟獨立。所以,我想藉由這樣的機會,正式的讓我們兩個的關係做一個結束。
  
律師那邊我已經聯絡好了,有關手續的部分我已經委託律師幫我辦理,其他的部分你就自己解決吧。我知道你手頭沒有錢,所以我也不會要求太多,只希望女兒的扶養權可以在我這邊。你也知道自己的狀況,每天跟著球隊四處跑,根本沒有能力好好照顧一個小孩嘛。所以我想這樣的要求並不是很過分吧。

最後,如果以後你想來看自己的女兒,可以先打個電話給我,你知道要不是因為電話一直沒有辦法連絡到你,我是不會寫信給你的。就這樣了,好好過自己的生活並且反省一下吧。我相信你知道自己錯在哪裡。

夢儒 筆

--------------------------------------------------------------------

信的內容非常的簡短,但是看完這封信我呆呆的拿著這封信坐在桌前許久。一陣陣的無助與疲倦纏繞在一起,像迷樣的煙霧一般圍著我,讓已經陷入極度疲勞的我更加昏炫。

『喂!士亦!怎麼啦?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跟我住在同一房間的隊醫阿坤,看到我的呆滯表情,緊張的過來看看狀況。

『沒事啦,只是看了老婆寫來的信,感覺蠻窩心的。』我想事情的真相暫時不能跟同事們講,否則在秋後算帳的時候,一定會因為這件事情拿來大作文章。雖然說阿坤是我進球隊就一直相處甚歡的好麻吉,但是,為了能夠繼續在球隊工作,不讓高層抓到把柄,還是得提防一點吧。

『喔!真甜蜜!哪像我家那個黃臉婆,每次一回到家就在那裡雞貓子鬼叫,好像我欠他幾百萬似的。又不是沒工作,只是時機差嘛!不是每家大醫院都需要我們這種半調子骨科啊!』

『哎,你也不必損你自己嘛。』我一邊把夢儒的信摺好放在抽屜,一邊調整著自己不安的情緒。『其實以你的資歷和能力,要不是老闆當初抓到你酗酒的把柄,你早就可以到其他隊去賺更多錢了不是?別忘記去年年初府城猛獅隊還開天價要找你去,鬧的那陣子體育版頭版都是你的消息哩。』

阿坤搔搔頭,有點不好意思的邊往浴室走去。『賣哥供阿啦!老哥你也別這樣虧我了。事情已經過很久了,現在我只是一個小球隊裡面的小小寄生蟲啦!看開了啦!』說完就碎碎唸的進了浴室。

聽到了浴室裡面傳來沖水的聲音,我緩緩的拉開抽屜,將信拿出來。

反覆看了兩遍,看來夢儒這次真的是打算要跟我離婚了。想想進了職棒工作了十年,從以前當選手到現在的球隊管理,好像在球場的時間還比在家裡的時間多,更別提在夢儒五年前提出分居,把女兒一起帶到波士頓去投靠她的父親。

也許這就是報應吧。沒想到當初風風光光進到了職棒界,卻因為那次的受傷和那件『意外事件』而變成現在的結果。如果,當初我能夠多在家庭關係上努力一點,也許……

『洗好了!快去洗澡吧!我看你的臉色真的不好看,趕快洗好去點名,趕快上床睡覺吧。』

阿坤洗好澡從冰箱拿出啤酒,說完話就一口氣把一瓶啤酒給喝完了,不愧是球隊裡面公認的酒桶。

『啊!洗完澡來罐啤酒真是人生一大樂事啊!管他贏球輸球,啤酒喝了都給他忘光光啦!』

『你也少喝一點吧,再喝下去改天就換人家醫你了。』我沒好氣的說,沒等阿坤回話我就拿了大毛巾進了浴室。

打開浴室的蓮蓬頭,讓滾燙的熱水用力沖在我的身上,但是我的心卻是冷的。到底為何會這樣呢?也許,我不是一個很好的一家之主,但是我也很努力的在工作與家庭上努力的去維持平衡點,就算不是很成功也不需要這樣對我吧?還是基本上我的人生在進入這個圈子之後就開始錯誤了呢?現在的我,真的無法思考這些問題。

習慣性的在洗好澡過後用冷水用力的淋在自己的身上,這下子,身體也跟心一樣冷了。不,其實心更冷,那種冷早就已經直接穿透我的身體,我的腦袋。

正式的讓我們兩個的關係做一個結束。

看著洗手檯上的刮鬍刀,我想,我也可以讓自己的生命跟這個世界做一個結束。

我打開皮套,拿出我進球隊就慣用的老式刮鬍刀,望著刀鋒在浴室昏暗的燈光下閃著冷冽的光芒。雖然阿坤在喝酒醉的時候,常常嚷著說有一天真的不爽要拿這把刀去把老闆「做掉」,但是,我想如果我拿了這把刮鬍刀結束我自己的生命,也許會比讓阿坤拿去做了老闆好一點吧。

畢竟,我的家庭生活已經沒了,自己的工作也是七零八落,隨時都有被高層殺頭的危機,與其如此,讓我用這把刀結束掉自己的生命也許是正確的決定。

『你也許不清楚自己成功的可能性,但是你一定能夠當協助別人成功的人,知道嗎?』

恍惚之間,這句話在我的耳邊回響。

-------------------------------------------------------------------------------------------------

高中畢業的那年,球隊的教練跟我說過這句話。那是一個太陽很大的夏天下午,在所有的學弟進行完基本練習之後的休息時間,教練在球場邊跟我閒聊所說的話。那年雖然,我們沒有辦法打進全國高中聯賽,但是由於我擔任隊上主戰捕手,以自己的打擊實力幫助球隊打入區決賽而受到矚目。

不過,也因為沒辦法打進高中聯賽,那年原本可以進入職棒的我,變得必須去考大學才能繼續我的球員生涯。

『每個人天生擔任的角色都是不同的。』教練習慣刁著一根煙,但總是不把煙點起來。

『有些人天生就是要當英雄,有些人天生就是只有擔任配角的命。但是少之又少的人,是協助這些英雄跟配角能夠好好的站在舞台上表演的。』

我低頭不語,認為教練也許在暗示他並不滿意我在比賽中的表現。

『其實在這次的聯賽,我看的出來你自己非常要求自己的表現,而且你也表現出來了。但是,其實你最適合的角色,就是那個去幫助人家發光發熱的人。我相信你有這個能力。在我這三年的觀察當中,你一直是球隊裡面最細心的人。就連練習上隊友一點細微的小動作你都能觀察的出來不是嗎?但是,你其實還是最在意你自己的成績....』

『教練,我…』我想反駁些甚麼,卻又說不出來。

『總之,你未來應該還是會往棒球的路發展。不管如何,我都希望你能去當最適合你自己的角色,知道嗎?』

說完了話,教練就起身繼續對學弟們進行指導。而那年的夏天結束,教練因為沒有帶領球隊進入全國高中聯賽而受到校友會質疑,而辭去了球隊教練的工作。

----------------------------------------------------------------------------------------------

從突如其來的痛處中醒了過來,發覺自己拿著刮鬍刀的手正把刀鋒壓在另外一隻手的手腕上,畫了一刀細細的傷痕。

我被自己的動作嚇到,把刀丟到洗臉盆裡面,無意識的摔坐在濕淋淋的地板上。腦袋同時想著自己突發的行為,與剛剛無意識中所記起教練說的話。

『剛剛我真的差點就結束掉自己的生命了。』我喃喃自語,想讓自己爬起身來卻又爬不起來,彷彿有股力量用力的把我的身體壓住。這種莫名其妙的感覺,讓我的眼淚無聲的流了下來。

哭,是因為自己的無助,是因為沒有辦法讓一切都回到正常,是因為在自己的生活中,已經出現了一個連自己都沒有辦法復合的缺口。我就這樣在浴室無聲的掉著眼淚,直到有人敲門。

『士亦!你是洗到頭昏睡著了嗎?該出來巡房了啦!不然總教練又要罵人了!』

阿坤在門外大喊著,也許我真的待在浴室太久了吧。想想,原本我的生命是該在剛剛就結束的,說不定還是阿坤救了我一命呢。『沒啦我拉肚子啦!馬上就出來了!』

『喔,那快一點喔,跟總教練回報的時間就快到了。』

用大毛巾擦乾了自己的身體以及臉上的眼淚,把手腕的血擦乾。踏出門口回頭看了一下掉在洗臉盆裡面的刮鬍刀。我的生命從剛剛的那一刻起,應該得開始有點改變了吧?我是死過一次的人,已經沒有甚麼事情能夠難的倒我了。

只是,高中教練的那句話,一直在我的腦海中不停的迴響……

2006/8/11 上午 01:52:36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2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Shimuraken
連絡作者:
後記:

其實每次看到這篇文章,自己都會忍不住掉下淚來。
『士亦』這個角色其實算是我自己的投射。
但是,小說的內容並不是完全真實的,而是一種類似的狀態。

一直以來,棒球文學就是我想創作的方向。
小弟的文筆比起各位來說,實在是粗拙的不得了。
但是,因為棒球是我的最愛,所以會讓我想花時間動筆去寫。
可惜的是,因為工作的關係,無法讓自己有機會去分心去延續,這對小弟而言實在可惜。

也希望藉由各位先賢大德的批評與指教,讓小弟把這個寫作的火點的更加旺盛。

謝謝。
2006/8/11 上午 02:01:25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