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藝文多寶閣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推理小說-隔宿露營的殺機 張貼時間
蠢嗄偢謄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122個瓦
目前累積: 78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初次創作,多多指教.

              隔宿露營的殺機 HK 

  我是小呆,繼惡之月傳奇後,又跟大家見面了。現在我的筆名叫做HK,或許我本身是掃把星吧。這是的事件是說自強國中去香格里拉隔宿露營時發生的命案。

  這次的事件是發生在我們二年級的第二學期,距離惡之月傳奇大概有蠻久的時間,我原本認為以後就會平靜下來了,但我想錯了。

  新學期一開始,同學們都議論紛紛,討論著這學期的一件大事就是:隔宿露營。

  「欸!隔宿露營你要跟誰一組?」

  「終於要隔宿露營了!真高興!」

  「我也好期待!」

  隔宿露營是學校在二年級下學期時舉辦,是要同學把一、二年級所學的野炊技巧實際運用。〔注意是野炊,不是野吹。〕

  這些都是同學們最近的話題,不過有人例外。就是單身男人俱樂部的會員,在我會長英明的帶領下,我們單身男人俱樂部的會員數-還是三個人,依舊是我、眼鏡仔、阿翔。

  「小呆!看來隔宿露營又是我們鐵三角在一起了!」阿翔莫可奈何的說。

  「甚麼鐵三角!都生鏽了!這次我可不要跟你們一組!」我不耐煩的說。

  「會長!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王嘉偉在一旁說,先不要認為他是惡之月傳其中王家緯的親戚,這個王家緯醜醜矮矮的,而且身上還有一股味道。他要當王家緯的親戚,作夢!他還癡心妄想想進入單身男人俱樂部,也是一樣作夢!

  「是呀!是呀!我不入地獄的話,誰來渡你?」我不甘示弱的說。

  「平常我就已經夠Blue了,再加上你們。這……我不敢想像!」我簡直不敢想像那種死氣沉沉的樣子。
  「小呆,失戀沒甚麼好難過的!」眼鏡仔安慰我說。

  「When your heart′s on fire, You must realize smoke gets in your eyes〔當你的心著火了你必須了解,煙霧會迷濛了你雙眼〔smoke gets in your eyes〕我沒難過,只是心情低落!」說是這樣說,實際上就不一樣了。

  「或許你會驚訝,看到女生會口吃的我,居然會交女朋友。我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愛情的力量真的很大,我真的克服口吃這個毛病〔用筆寫自己想說的話就行了。〕。」

  「先別高興,隔宿露營後就要複習考了。」我冷冷的說。

  「話是這樣說沒錯,不過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的事,再說!」阿翔一付不在乎的樣子。

  「對啦!小心明日有愁愁更愁!」說完後我就給他一個暴栗。

  「最近都沒有好玩的案件。」我打著哈欠說。

  「明明想退休了,但腦子卻安定不下來,人真奇怪!」我心想。

  「我想我知道福爾摩斯想吸毒的想法了,生活太無趣,該尋點樂子了。」我喃喃自語說。

  「你又在碎碎念甚麼了?」眼鏡仔問我。

  「沒…事,啊!上課了!快坐在位子上吧!」上課鐘聲剛好想起,真是救了我一命。

  這節是甯靜儀老師的課,當課上到距離下課時幾分鐘後。老師就說:「隔宿露營有誰沒分好組?」我舉手,看了看其他舉手的人,「都是一些爛貨!」我心裡抱怨著。

  「人數剛好,那就你們舉手的人一組好了!」甚麼!老師要我跟這一些爛貨同組,太不人道了吧!

  「唉!好好的隔宿露營,居然要跟這些爛貨在一起。」沒想到壞事是接二連三的,當我們辛辛苦苦到了香格里拉,卻又發生了事情,而且是殺人事件。不過發生殺人事件的唯一好處,是讓我的頭腦能夠好好的運動。

  到了隔宿露營的那一天,同學們都帶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嘴巴也沒閒著,許多女生都興高采烈的聊天,〔女生真的是聒噪的動物!〕我心想。

  「下操場了!」班長喊著,同學們都排好隊後,就下操場去了。

  「小呆你帶哪些東西?」眼鏡仔問我。

  「喔!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他看了看我帶的東西,點了點頭似乎認同我的說法。

  「這甚麼?東方快車謀殺案?」他看到我帶的書叫了起來。

  「我怕活動無聊,所以帶了已備不急之需。」

  「自從你破了自然教室的殺人案,似乎越來越多人找你幫忙調查了。」他羨慕的說。

  「老實講我現在只調查十分刺激的案件,而且也免費服務了。」真不禁讓我懷念起以前跟客戶計較收費的日子。

  「我現在可以說是名偵探了,哈!哈!」其實當偵探的壓力極大,我又從操舊業。只是想忘了我失戀的事而已。認真的男人最帥,我現在單身,對我有意思的女生快來追我吧!

  「各位開始上遊覽車了。」甯老師喊著,這次事件她沒有介入調查,跟江承剛一樣。讓我感到十分可惜!

  同學們紛紛找到位子坐下,車子啟動後。要帶我們今天跟明天的領隊,開始自我介紹。我開始拿起可以引起我注意的書,我有嚴重暈車。

2005/7/15 下午 08:02:41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0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蠢嗄偢謄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大家好我是小霖,今天起我要跟你們相處兩天的時間,希望我們能相處的很好。」領隊很有朝氣的說著,之後他就開始教繩節的綁法。由於我專心的看著東方快車謀殺案,所以一開始我對他的印象實在很模糊。

  終於到了營地,我的頭還很暈。〔早知道就不要在車上看書,頭真暈。〕班上同學排好隊伍後,就魚貫的進入今天殺人的舞台─香格里拉。

  經過一開始總指揮的震撼教育後,各營隊的領隊都帶著自己的班級,前往今天睡覺的地方,搭自己的帳棚。我們的營地是跟女生的營地,距離算是蠻遙遠的。

  「學校真是不人道!」居然讓男生跟女生的的營地距離那麼遠。

  「走吧!要去集合了!」我跟其他隊友說。

  走到半路上,小偉走到我旁邊說:「小呆,我們今天不要夜襲?」我當然想,不過為了顧及我的形象〔你還有形象嗎?〕我只有笑了笑。反正他也是開玩笑。

  當我們再一次的集合,是隔宿露營真正開始的典禮,也是殺人事件的開端。

  典禮結束後,就開始各營地的闖關活動。我們到的第一關是用木炭把臉塗黑,所以大家闖關完後臉都被塗的黑黑的,我也不例外。

  「你塗的好黑!」

  「哈哈哈哈哈!你也是。」同學們的嬉笑聲此起彼落,之後的活動也是趣味重重。

  當我們的活東結束時,剛好集合的音樂響起。同學們紛紛往集合場集合,集合時總指揮講了一些煮飯的注意事項後。各組的組長就往今天我們要去煮飯的場地,做準備工作。我是我們那一組的煮長,也去做準備了。

  「便宜了我們那一組的那些混蛋!」我一邊洗菜一邊埋怨著。

  之後其他人也到了我們煮飯的地方,令我鬆了一口氣,心想人多好辦事。

  「唉呦!被油濺到了,好痛。」

  「欸!你小心一點,別把菜弄翻!」

  「好了沒?」我問我們那一組負責煮飯的同學。  

  「慢功出細活,你們就慢慢等吧!」他拿著炒菜鍋慢條斯理的說。

  「等個屁!人家都幫你切好肉、洗好菜,只要你加熱罷了。居然要那麼久!」一位體態像戎祥的同學對他吼。

  「對呀!只要你加熱,你看其他人都煮好在吃了。」另一個組員也不耐煩的說。

  「開動了!」其他組員都高興的說,我們那一組只能乾瞪眼看著他們吃,口水都流下來了。

  「x!裡面是冷的,重新煮!」在我們旁邊的另一組的組員,吃了一口都吐了出來。吵著要重煮。

  「我看你好好顧吧,我寧願餓死也不要被毒死!」我對那個掌廚的同學說,剛才對他不滿的同學都有志一同的點了點頭。

  「大家不用等了!煮好了!」他說完後,組員們都急忙拿著筷子要夾菜。

  「停!至少拿個盤子吧!」我的理性告訴我要拿盤子裝菜。當菜裝進盤子沒多久,就被我們那一組的組員吃光了,這種情況真像中元普渡,我看著他們吃的樣子有感而發的說。

  我在吃飯的同時,聽到兩個領隊的談話:

  「阿成就是太好色,居然害一個女生為他自殺。還牽扯到公司,他雖然辦事能力很好,但職位卻一直升不上去。」
 
  「你還說,小心待會被聽到!」之後他們就壓低聲音談話,我聽不清楚後,就開始專心吃飯。

  「欸!收東西了啦!」同學推推我說,我趕緊扒完飯,收東西了。

  「七點要營火晚會,我們快去準備。」班上的女同學都趕緊回到她們的營地,準備跳舞的道具。

2005/7/15 下午 08:04:28
蠢嗄偢謄
連絡作者: 不給啦
  七點就是我們所期待的營火晚會,集合的音樂又響起。我們找到位子坐好後,總指揮講了幾句話後,營火晚會就開始了!

  「待會好好玩!」我們班的領隊小霖對我們說。

  總指揮先請校長拿著火把點營火,校長拿起火把在點線上。火先是慢慢燃起,燃到最高點時。分別向兩邊的營火燒去,兩邊的營火同時點燃。各班級的領隊都開始發螢光棒,而且每個領隊也人手兩棒。


  當光暗了下來,第一項表演節目就是我們班,表演節目是由我們班女同學跳舞。之後吸引我的注意的是二班女生都穿著迷你裙跳舞。我想不只是我,其他男生也會印象深刻吧!

  當所有班級都表演完後,燈光暗了下來。接下來就是由各班自由發揮。這時天空下起傾盆大雨,卻不敵我們的嘶吼聲。

  我看到舞台上時常都是一個人影,有時兩個,最多四個不過變成四個之後,很快又變成三個。「領隊真辛苦!」我心想。

  當大家跳到正興奮時,「碰!」一陣槍聲響起。隊伍這時亂了,尖叫聲跟哭鬧聲都出來了。音樂聲也沒有了。

  「快開燈!快!」我趕緊叫負責燈光的人開燈,強烈的燈光使我張不開眼睛。我努力張開眼睛,但我看的是一具倒在舞台的屍體,屍體上只有小洞。我趕緊跑到屍體旁,按了一下脖子。「沒有脈搏了!」我喃喃自語著。

  「快報警!快!」我跟其他他人說,這時天仍在下起大雨。

  「警察不能來了!剛才的大雨,使得香格里拉唯一的通路土石崩塌了!」一位剛才打電話的領隊,告訴我們這個壞消息。

  「那就由我調查吧!」我伸懶腰說。

  「這為死者的名字叫?」我指著躺在地上的屍體問總指揮。

  「阿成,陳民成!16班的領隊。」總指揮冷靜的說。

  我聞了聞死者的嘴巴〔我沒有特殊癖好!!〕「居然是氰酸鉀!!」我對此感到訝異!似乎也有另外一個人要殺他。

  「嘴巴有苦杏仁的氣息,嘴唇顏色也桃紅色。這是典型的氰酸鉀中毒現象!」我用帳棚的布把他蓋了起來。
  「到底是誰殺他?」我喃喃自語〔小呆!當然是你要找出來,不然這篇小說寫假的呀!!〕

  我在案發現場來回巡視了一遍,在營火堆旁找到了一把槍。我用手帕拿著槍說:「看來這就是凶槍!」又再看了看營火場,乾乾淨靜的,連營火堆的周圍都是,我把槍放到桌子上。

  「這個人是誰呀?怎麼在這裡晃來晃去?」一位領隊感到奇怪的說。

  「喔!我是在調查!」我抬起頭對剛才說話的領隊說。

  「有人吃飯是跟陳明成在一起?」我問。我這時才發現全二年級的緊盯著我,喂喂!沒看過帥哥呀!〔我覺得大家好像是在看你的好戲?〕

  「我們都是!」一位領隊走向前來,指著一些人說。我看了看有:總指揮、阿媚、瑞比、曾子。

  「我能問你們一些話嗎?」總指揮只好對其他人說,請他們先帶其他人帶另外一個營地先搭好帳棚,因為之前的營地都被淋濕了。

  「好了!你有甚麼是要問?」總領隊問我。

  「你們吃飯是吃便當嗎?」我問。

  「沒錯!」曾子說。

  「是誰拿便當?」

  「我。」瑞比說。

  「這個阿成他讓一位女生自殺的事你能說一下嗎?」我問總指揮。

  「你怎麼知道?」他驚訝的問。

  「沒甚麼,只是剛才吃飯時聽到。」我聳聳肩說。

  「這跟案情有關係嗎?」總指揮問我,他是一個十分壯的人。

  「有沒有關係是由我來判斷!」

  「其實阿成以前曾經江過一個女朋友,卻始亂終棄。使得那個女孩想不開自殺。又剛好牽扯到一些事,大大影響公司的名譽,所以他雖然辦事能力強,卻一直升不上去的原因。但他最近要結婚跟升職,應該不會想不開。」總領隊說。

  「你對阿成的看法是?」我問阿媚。他是一個胖胖的女生。

  「平時蠻開朗的,但眼神總是色色的。聽說他還喀藥!」我想應該不是針對你吧,阿媚!

  「那你呢?曾子大哥,你對陳民成的印象是…」

  「辦事能力算很好,但就是太好色了。」這甚麼評價?!

  「阿成是唯一在舞台上跳舞的人嗎?」我問總指揮。

  「大部分都是他在上面跳他所設計的舞步,但只要有領隊想跳也可以隨時上去。」總指揮說。
  
  「有人到上面去跳嗎?」我問。曾子、阿媚、瑞比都舉起手。
  
  「那時誰負責音效的?」我問總指揮。

  「我。」總指揮說。

  「你用螢光棒嗎?」我問總指揮。

  「沒有。」

  「阿成喀藥的傳聞是不是真的?」

  「不知道!」

  「能帶我去阿成先生的房間嗎?」我問總指揮,他點點頭。

  「走吧!其他人都去安撫同學吧。」總指揮他們下了指令。

  阿成的房間只有包包跟床鋪而已,我翻了翻包包。發現裡面有:一些日常用品、跟一包藥。我打開了粉的包裝,拿了一顆。打開膠囊的包裝,聞了聞,「紅中!」我驚訝的說。

  「看來喀藥的傳聞是真的。」我喃喃自語著。

  「要睡覺了,你要去臨時營地嗎?」總指揮問我。

  「嗯,好吧!」我在這裡得到了許多線索,我要回到營地好好思考。

  「你說說看你的推理嗎?」總領隊問我。

  「我可以說兇手應該是兩個人,一個利用陳民成吸毒的習慣。用膠囊裝氰酸鉀拿給他,這樣就能拖延中毒的時間。另一個就是在他跳舞時用紅外線,來鎖定他的位子再殺他的。」我說完後,就跟總指揮道別,回到臨時營地去。
2005/7/15 下午 08:05:49
蠢嗄偢謄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我拉開帳棚的拉鍊,看到我那一些隊友躺的亂七八糟的。「你們不會騰出空位嗎?」我暗自抱怨著。

  「等一下!假如……」一個全新的想法在我心中萌芽。

  「起床了!」領隊們扯著喉嚨說。

  「啊!睡的真舒服!」一位同學伸著懶腰說,但他底下坐的是我。

  「起來啦!你要壓死人呀!」我生氣的說。

  「抱歉!沒想到壓到你身上了。」他不好意思的說。

  「對了!今天的活動還能進行嗎?」他問我。

  「昨天我在調查的時候,我沒有問他們。」我打著哈欠說。

  「這麼懶散,哪個偵探像你這樣?」他看了看我笑著說。

  「這叫有特色!」

  「算了吧!流浪漢!」  

  「你們在幹甚麼?其他人的帳棚都收好了,還在這偷懶。」領隊小霖頭伸進帳棚大吼。

  「喔,快…點收。」我趕緊叫起其他人,我才發現小霖的獅子吼還真厲害,所有人都起來了。

  「排好隊,我們要去吃早飯了。」小霖又扯著喉嚨喊。「知道啦!不要在叫啦!」我摀著耳朵,痛苦的說。
  「對了!警察還不能來嗎?」我問小霖。

  「他們說土石已經快清好了,已經趕來了。」

   我們從臨時搭帳棚的地方出來,雨還在下。到了餐廳,我們都坐好位置準備吃飯。但餐廳整個氣氛都怪怪的,大家都靜靜的吃。原本在狼吞虎嚥的我也只好細嚼慢嚥了。

  吃完後大家回到集合場集合,總指揮對大家說:「雖然發生了殺人案件,但為了顧及大家的權益。待會還是給大家自由活動。」自由活動完了,同學們最後一次集合。要準開始舉行隔宿露營的閉幕式。

  「雖然中途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總指揮話還沒說完,一個聲音傳了出來。

  「我想我能說出誰是兇手了,而且知道手法了!」說完後,我慢慢的從隊伍出來。

  「兇手想要用一種東西來引導我到錯誤的觀點。」

  「是甚麼?」阿媚提出了他的疑問。

  「他讓死者受到兩個死法,好讓其他人認為有兩個兇手!」

  「喔?那你認為兇手只有一個?」總指揮問我。

  「你說的沒錯!而兇手就你,總指揮!」我指著總指揮說,我想這時是我最帥的時候。全部的人都感到驚訝。

  「你有甚麼證據?」總指揮冷靜的問我。拜託!怎麼所有犯人都會問偵探「你有甚麼證據?」能換口味說點不同的詞嗎?

  「你知道為甚麼我問你音效是誰弄的。」我問總指揮。

  「我不是你肚子的蛔蟲,怎麼會知道!」他冷冷的回答。

  「那是因為槍聲太大聲了!這是你的漏洞之一!而且槍聲出現的時候音樂卻沒有了,所以槍聲是你用音效來配,像這樣!」我走到處理音效的機器旁,按了按鍵。果然出現了昨天的槍聲。

  「昨天我問你時,你就說音效是你弄得。」

  「還有你開槍的距離太近,使得死著身上的槍傷太小了。小的像你貼近去打!」我再說出他第二個缺失。
 
  「我想你知道陳民成有喀藥的習慣,所以在營火晚會開始前。拿了顆藥跟他說:『我有好東西,給你待會跳舞時會很爽。』之類的話吧,他也聽你的話拿了這顆藥收了起來。」

  「萬一他到後來沒有吸的話,計劃不就落空了!」總指揮抓到我推理上的弱點對我說。

  「所以你以防萬一,想說萬一他不喀的話。你就要槍殺他,班級表演完後他還沒喀。於是你著急了,在該到班上的領隊帶領我們跳舞時,你故意把燈光用暗。好實行你的殺人計劃!」

  「你說我把燈光用暗,那我如何瞄準阿成?」總領隊問我。

  「沒錯要如何瞄準?我原本也想不通,後來我想到了。螢光棒!你特別要陳民成設計舞步,應該是為了由他跳的舞來鎖定他吧!」

  「那不會是外人來射擊他嗎?只要是外人就可以用紅外線來鎖定他的位置呀!而且假如是我射擊的話,為甚麼槍會在營火堆旁?」總指揮提出一連段的疑問。

  「這就是你的失誤了!假如是外人的話,第一:假如他是在班級表演時來的話,當時燈光還很亮,應該會有人注意他。第二:假如他是在燈光暗下來的時候的話,當時下起大雨。乾燥的營火場應該會有雨滴,我卻沒有發現。所以我就能夠確定,兇手就是在營火場裡面的人。」

  「其他人不是也有機會嗎?」總指揮仍不死心的問我。

  「你用螢光棒來鎖定陳民成的位子,但不要忘了。當時所有人都拿著螢光棒,他們無法下手。因為只有你沒有螢光棒!」

  「你還有疑問嗎?兇手。」我問總指揮。

  「我沒想到你居然能識破我的計劃,沒錯!是我殺了阿成這個渾蛋。」總指揮咬牙切齒的說。

  「你的動機是?」

  「假如你有一個你愛的人被一個渾蛋糟蹋的話,你會生氣嗎?」他看了看我。

  「我愛的人被陳民成這個混蛋給迷住了,他卻對他始亂終棄。使得她跳樓自殺,這個可惡的混蛋。」

  「就這樣?」我平靜的問他。

  「就為了這點理由殺他?」我在一次問他。

  「你不知道我對她的感情有多深…」

  「我想法庭上應該不會接受你這種理由。」

  警察來了,一位警察說:「屍體在哪裡?」我指了指躺在舞台上的屍體,說:「犯人就是那位總指揮!」
總指揮點了點頭,警察趕緊把他鎖了起來。

  「各位同學要回去了!」另一位副指揮說,同學們紛紛站起來。往遊覽車的方向走,總指揮也走來了,手銬在他手上,臉上是如釋負重的感覺。他上了警車,許多同學都目送他的離去…

  在車上我想著:愛情所產生力量真的很大。我翻著東方快車謀殺案,「這次居然發生一人分飾兩角的謀殺案,真有趣。」!我漸漸感到疲倦,今天用腦太多了…我喃喃自語著。對了!聽說這學期有新同學要來,應該會很好玩……






                    完


2005/7/15 下午 08:06:31
蠢嗄偢謄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其實我之前有寫過惡之月傳奇,但篇幅太長了.所以改放中短篇的隔宿露營的殺機.小說中的王家緯,一個是在惡之月傳奇被殺的人,另一個是小說中我的同班同學.

夜襲:指男生晚上到女生房間做愛,為日本的古時的習俗。錯誤請多指正.
2005/7/15 下午 08:18:19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