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藝文多寶閣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享受 張貼時間
虛砷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72個瓦
目前累積: 128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冬季,在高雄時我不會覺得自己身上纏繞的寒氣有多深,也不會想到天上會降下那樣傾盆的陣雨,一切都好像很陌生,只因為我生長在高雄,不知道中部以北的寒冬特產。

「唉....」

抬頭對天空再度嘆下一口氣,那絲白色氣體,像是一副被困已久的樣子就等這刻逃離。我被困在圖書館門口也好一會了,完全沒法移動,想想待會還要趕應用文的課,自己就不禁有點著急,總不會就這樣一場大雨下到五點還不停吧!

下午一點半的時候,我無聊之餘,想到自己老是陪伴電腦網路也不好,一天投入了近70﹪的時間在那上面,眼睛都快二度近視了,現在的眼鏡我想再過不久就可以進行更新作業了。有時也是要好好去逛逛的,也就很自然的來到學校中最愛的地方:圖書館,在看了近一小時的書後,感覺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味道,對於這種悲哀也只能說倒楣了。

肩上的魔戒背包裡放了一本貴志祐介的『玻璃之鎚』以及筆袋和一本藍色筆記本,裡面盡是自己在上課聽到催眠音時用來打醒精神而產生的塗鴉與根本不能湊為一個完整重點的零散筆記。

在找書時,心中總會把找的書與自己此時專注的貴志祐介作品做對照,但總是會失望,或許想找到相同的水準可能不是件容易的事吧!不過也能因此知道,我是個很愛挑剔的讀書人,不是小說我都不看,不是我愛的胃口之小說我不看。因此,我根本不能算是全方位讀書人。

就這樣當我要步出圖書館往外語學院前進時,一場無法預期的陣雨就這樣『刷∼!』的往地面衝撞,連我都趕緊打住想要冒雨前進的勇氣,因為只要走進雨陣裡不用3秒,准會成為落湯雞一隻的,或許旁邊還要灑點香菜,搭配醬油膏沾著吃呢!

沒有所謂的幸運,這是我的人生總結吧!雖說有時也會有好運的時候,但是好運完後總會有厄運來做相互抵銷,從來沒有一路幸運到底的。

這或許就跟善有善報,而惡有惡報是一樣的道理,你那邊都不能亂得罪,否則不是好就是壞。

這場雨或許會很快結束,但也可能要一小時候才會停下,總之只有50分鐘,我的應用文就要開始上課了,這可是今年第二學期第一次上課,下學期的課可不能一開始就丟臉,否則老師通常一定會先把你列入黑名單,這是大學的格調嗎?不,這是我的妄想。

PM.2:33

我悶悶的坐在圖書館門口擺設的木椅上,看到有人自大雨中逃難般的躲入圖書館,或是有人為了要保護攜帶而來的畫布而用自己的外套保護,反正大家也是一樣蠻怨恨這場陣雨的,這是否就是彰化的特色呢?還是只要中部以北都是這樣?對於一個不大瞭解這的高雄人來說,這都是一個個的謎。

這時從圖書館中走出一個女生,手上夾帶了三四本的書,身上沒有背包之類的,可以很明顯的看出,她沒有帶傘,也就很自然的跟我一樣成了這場雨的俘虜、囚犯。

PM.2:34

她一臉不悅的看向大雨,看樣子可能有什麼事情因為這樣被耽擱了吧!幾秒後她轉身走到我這邊,坐到木椅的另一邊,我右她左,中間還空了近30公分的距離吧!趁她不注意時,我稍稍看了一下,身穿白色休閒衣和一件黑色運動透氣長褲,很平常的打扮吧!或許是自己根本沒有什麼審美觀,就這樣輕易的斷定為是很好的打扮,不管怎樣說,總要瞧瞧臉的。但是總覺得還是不要老是亂看,也只好作罷。

這時若是不做點事情,可能自己心裡也不踏實吧!我拿出筆記本,準備好筆後便乾脆寫點隨時的記事。

『PM2:35,我被困在雨中可能有幾分鐘了,而在剛剛,有位嘉賓也加入了俘虜的行列,讓我用心中的小掌聲來歡迎吧!』



PM2:36

寒冷到能讓我直打哆嗦的雨勢依舊,很可能我撐不過這小時了,手上緊握那麼一隻筆,就是想要看看有無心情記下一些話語,但話語又會是什麼呢?

話語是溝通的一座橋,但是橋並不會只有一種造型,以及僅有一座的,世界語言眾多,而又細分其中的話可以發現到有時要用什麼樣的語氣和態度也是考驗到話語的博大精深。

『PM2:36,我努力不要讓自己心情浮躁,即便是雨勢再大,也無法把我心中那股高雄熱情澆熄!心裡開始想些完全沒有助益的東西,就希望能把那種冷打到一邊先納涼一下,待會再與他搏鬥,但是想到旁邊坐了那麼一位嘉賓,就有點無法專心想,此時她拿起自己的書籍來閱讀,仔細一看,她看的和我興趣還有點類似。貴志祐介,我想我與你的孽緣真的是有夠巧的了,她拿著那麼一本『青之炎』,專心程度可嘉,我想她也與我一樣對於貴志祐介的世界深感著迷吧!』


我為自己的筆記本又添加了幾句話。

的確,我適才要寫下新的一段話時,就那麼不巧的看到她拿出自己借來的一本書,而那本夾在另外兩本中間,這一取出才知道原來是青之炎。藍色的書面,上頭有一個框框,裡頭是主角電影版的劇照。

可能她也感覺到這場雨是要下好一會了,原本那副不悅,此刻像是轉化成了順其自然一般,淡如絲綢般的透明薄弱。

在這樣平靜的氣息之下,四周的感覺彷彿都已經沈澱住了,沒有雨聲干擾,沒有抱怨肆虐。我也就安靜的不打擾她的閱讀,乾脆就這樣每一分鐘寫一次記錄,這樣玩玩的想法或許還真有點意思,但這是否是因為我已經很久沒有用筆來寫字了?

寒假一個月,期間自己不是工作就是上網打字,現在才想到回來學校後才有用到手中這隻老戰友,裡頭的墨水也已經擱了一個月以上,寫起來怪不順手的。一字一撇都沒有那種該有的風格,我是否已經不會寫字啦?


PM2:37

開始又有人來到圖書館躲雨了,滂沱大雨就是這樣,對某些人而言這是一場浩劫,但對於部分人而言就如同一場甘霖滋潤他們的心,絕對沒有全部贊同的一邊,只有不止的熱愛與厭惡。

手上的筆藉由寒冷的濕氣,不斷的顫抖,但我卻硬要它乖乖的挺直,沒當過兵嗎?要懂得立正啊!話是這樣說,但是我也沒當兵啊!所以我的立場很快就被手上的刺槍擊倒,也就任由它寫字時東倒西歪了。

『PM2:37,有更多人來了,這場雨到底會下到何時呢?這樣一直下去也不是辦法的,乾脆待會要是2:39分還不停,那就豪爽點的親自踏入雨陣裡隨它攻打吧!』

有點賭氣的讓我寫下這段新的話。

「喂,為何不寫40分呢?」有人問道。

「因為若是訂40分那就有點太拘束了,要有賭博的乾脆,就訂一個很乾脆點的數字39吧!」我如此回答道。

嗯?誰問的啊?轉頭一看,這位『嘉賓』已經把興趣往我這裡擺來了。不知道何時,手中的筆記就這樣被她偷瞄到,這種時候我心中是一陣緊張一陣苦惱,希望這『嘉賓』二字不要被誤會才好,但是,她有看到嗎?

青之炎擱在她的手中,右手食指擺放於書本不知名的頁數中充當暫時性的書籤,面對這種事情,我還真有點不知道該怎樣說話了。

「喔...很乾脆就是了,你這個諾言待會有機會實現吧!」

她一派輕鬆的說完,就又沈迷在她的書本之中了。這位小姐倒是很期待我淋雨啊?

「若是真的還不停就只好這樣啦!我還要趕時間呢!」

的確,有點趕,因為應用文要準備好書本,而書若是不早點買,就得等到下週進貨了,為了要避免這種事,還是要早點去才是,但一般而言,大家應該都已經買了,我這個後知後覺的人現在去也不知道有無存貨了。

「是喔...」

她一臉沈思般的這樣說著,接著就又把頭低下繼續讀那本青之炎了。

我開始著急了,這樣亂信口開河實在有點不妥,但是都被看到了,還誇下海口,這下子不實踐也不行了,只希望這雨能打個商量,不要在待會下的更大,而是要小點啊∼!


PM2:38

緊張的樣子,可能已經讓她覺得這人是怪到極端了,我甚至已經把筆記本與筆收好,就等著若是賭輸了就得進入敵方陣營中。

而她也收好書本,微笑的看向我,一副就等我自殺的時候她得到開心似的。

「時間要到了囉!你可要有心理準備了,看樣子雨是沒有機會變小了。」

她開心的說著,並且不時的看向天空。

「知道了,我只是有點不想就這樣被雨打濕一身罷了,淋雨就算了,這是冬天耶!若是感冒還真有點得不償失呢!」我抱怨的說道。

「是啊,這點我倒是同意,不過被雨打到,並不一定就是一件不好的事吧!尤其是在這冬天,或許還能強身健體呢!」

「妳也太樂天了吧....」

「不,這是一種延伸。」

她稍稍嚴肅的這樣說,而我卻是一臉不懂的樣子,可能這就是朋友常說的,女生是很難摸透的,至於那個『摸』,我也始終抓不到正確的解釋意義。

「51、52、53....」

她已經開始倒數了,我則是認命了,索性也一起數吧!

「55、56、57、58、...」

我與她一同倒數,並且出聲同步。

「59、60,2:39!」

我說完便要走出圖書館的遮雨地帶,但是一幅令我吃驚的畫面發生了。

她居然率先的跑入雨中,把書本塞在衣服的保護下,往外語學院的方向跑去。吃驚之餘,我也趕緊也跑入雨中,那種刺骨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帶著厭惡,卻又對她的行為感到好奇,也就繼續跟著她跑。

「哈哈…偶爾這樣給雨水灌溉也不錯吧!」

她一邊開心的笑一邊問我這麼句話。

「是嗎?我是沒有感覺啦,只是我還是不喜歡給雨淋的一身溼,討厭死了!」

我由衷的說出心裡的話。眼見離外語學院只差50公尺了,我們加緊腳步趕緊衝入外語餐廳裡。

不看還好,我們兩個根本就已經算是從太平洋上岸,一身衣服全都算是陣亡了。

她雖然已是個羽毛全溼的鳥兒,但是卻依舊很享受剛剛那場雨的洗禮。拿出書,放到一旁的桌子上避免弄濕,她看向我一眼,一臉勸導的表情,讓我直覺到她可能想說什麼吧!

「討厭被雨淋溼,雖說我無權這樣說,但是你認為被雨淋事件壞事嗎?」

「不能說是壞事,只是我說了,我討厭被淋溼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像是告訴我說,我被『雨』囚禁,我正遭受到雨的攻勢,我是雨的俘虜。」

我說出心裡那早已認定的想法,希望她能瞭解到我的理由,並非是無的放矢。但是她不以為然的說了一句話,讓我開始疑惑了起來。

「你真的認為自己被雨囚禁了嗎?」

「難道不是嗎?我不甘心被它關住,所以我要逃開它!」

「但是你被困在圖書館門口,難道不也是被它困在那裡?你依然是他的囚犯,依舊被他攻擊,只是那種攻擊,卻是心理上無形的攻擊,造成的創傷遠比你想像中的還要大,只是你渾然不知覺罷了!」

我整個人愣住了,這到底是對於哪種的衝擊呢?心理?身理?還是對於我的想法?不管哪種,我都不大能接受這種說法。

「妳這樣說其實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啊!妳又要如何判斷到底那邊才是被囚禁的那方?」

她失望的搖了搖頭,有點放棄似的繼續說。

「不,不同的,我說那樣是因為我的立場是兩方皆有,我可以接受被困在圖書館裡不去哪裡,但是我卻不會因此憎恨這場雨,因為這是一個自然的循序。同樣的,我可以接受奔馳在大雨中享受那場洗禮,而因此不去在乎我是否被淋溼,被雨淋溼真的不好嗎?有時這種想法都沒有一定答案的,而你卻一口認為被雨淋溼是種討厭的感覺,那不就是你只能接受一方的感受嗎!」

我張開嘴巴半天說不出話,這不就是剛剛我一直認定的事情嗎?認定大家都不喜歡大雨,認定沒有人是站在愛與不愛之平等橋樑上,我的偏見,就是這樣嗎?

「好吧!我承認自己的錯誤,的確,我好像太在乎這種事了。」

「知道後才能瞭解啊!你要辦事嗎?」

「是啊,我得為待會的應用文買課本呢!」

「那就一起去吧!我也想買幾本書呢!」

就在這時,天空居然開始停止了雨勢,就這樣,一場我以為會下很久的雨,卻在15分鐘裡結束了,這是否是種對於我的回應呢?回應我這不懂的去看待事物的傻子…..?

PM2:45

她抱起書本,率先的往書局走去,書局就在餐廳門口10公尺處,只是我們兩個濕淋淋的人,這樣進去總覺得很不恰當,但是想到在外面給風刮的渾身發抖,也就不管到底會不會造成人家困擾了。

她柔和的長髮,在這時的觀察之下,終於讓我注意到了,只是那種香氣,卻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感受,以往經過女生身旁時,我都會不經意的聞到她們秀髮、衣服間散發出的香水味,還是洗髮精的氣息,總之,在此時我聞到的,卻是沒有聞過的,但卻很像自己熟悉的香氣,是否很久沒聞過了呢?

店員以一副指責的表情看向我們,但是依舊讓她把書本寄放在櫃臺,為了不讓他一直瞪我們,我也就儘快找到了應用文的課本,而她則開始閒逛了一番。東拿一本瞧看,西取一本欣賞。好一會才決定似的拿書也來櫃臺,我看一眼那書,是鄭華娟的『南十字星下的約定』,那本書中有著鄭華娟與老德先生去遊玩的遊記故事,我以前愛上她的書,也是因為這本呢!

但為何我和她喜好的書本那麼相似呢?這說湊巧我還真有點不敢相信,或者是說我只是多心了?雖說幾曾何時起我愛看的是小說,但是我以前那些書本也是有接觸的,現在卻是這樣只挑一種,到底這是什麼的變化呢!接觸多種書籍,本來就是一種自然,但是專於一種,那反而成了一種反常的變態。

PM2:47

結完帳,我們走出書局時,天空早就大放光明了,太陽光線照出了下午該有的自然光輝,而我們則也很自然的走進無雨的道路上,剛剛我怨恨的是大雨,那此時我會去討厭陽光嗎?很兩極的,這是一種兩極的討論。

「好啦!我得走囉,今天聊得很開心呢!」

「是啊,我也獲益良多呢!只是『今天』二字有點不對稱吧!我們也才認識不到30分鐘呢!況且說認識,可能也不能算吧!」

她聽了又一臉指責的表情,嘟起嘴巴看著我。

「你看,你又犯了同樣的錯了,對於今天的定義絕對也不只有兩種啊!只要我認為是我自己想的今天,那就有很多種解釋了,你也是喔!不過我還是很高興,今天能有機會跟你說話呢!雖然只有不到30分鐘的時間,但我還是很珍惜的。」

「嗯,我也是,再見了!」

「再見囉!」

揮完手,她輕快的踏著步伐,往機車停車場的方向去,在走下階梯後,我突然有點疑問,我好像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名字這點,是否重要呢?我覺得重要,我想知道!

我開始衝刺,我奔下那鐵製的階梯,中途還差點絆倒而滾下這好幾十階的階梯。但是我以絕佳的身手穩住,繼續往下衝去。

到了機車停車場,我卻什麼也沒有看到,只有幾位看似大三的學長在聊天準備要牽車,但卻沒有她的身影。有這麼快嗎?她到底去哪了?

PM3:03

沮喪的失望期間,我回到宿舍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也準備好了雨傘,再次去了外語學院,準備上應用文了。路上盡是想到為何她感覺很像我呢?

但是幾步之後我開始想到,我剛剛到底看到的是誰呢?他還是她的臉龐越來越模糊了…..


PM3:25

應用文老師很和氣的跟大家打了招呼,說很高興這學期能來教大家應用文這門課,並且希望大家能在這堂課先來個彼此認識,邀請大家上台來介紹自己。

我坐在前方,心裡並不在意這要求,但是卻聽到後方有人滿心的不願,難道告訴他人自己是什麼人有這樣難嗎?不過就像是告訴大家自己是誰,住哪,又有何興趣之類罷了。

隨著大家一個個上去,介紹的豐富內容與歡迎的掌聲也不間斷的響起,輪到我時,我卻不知到該說什麼了,這是否是緊張呢?以往我都不會這樣的。

「….我的興趣是讀書,哥吉拉電影系列,假面騎士系列影集,還有上網……」

在緊張的過程下,我終於也講完自己的介紹,也獲得了歡迎的小掌聲,但是心中卻有點感覺到,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好像是這班上都有的,但卻不該時常有的才是。

老師在結束後感謝大家上台來發言,但卻有點遺憾的說道

「雖然大家都很積極的表現自己,但是好像很多人都很愛上網喔?其實上網並沒有不好,可以拉近距離這點是很好的,能與好友聊天,玩遊戲都是不錯的,但是不知道大家有無想到,這樣的上網之下,有得到的,但是否也有失去的呢?在上網時,能聊天,但是卻因此失去了與和你僅有幾公尺距離的好友、親人聊天的機會,在接觸對象上就這樣失去了很多,有人認為自己被關在一個世界裡,所以想藉由網路來自由,但是進入了網路,是否就又是另一個監獄,將你關進裡面了呢?假若是無法擺脫,當然啦!我也知道網路很方便的,老師也有上網呢!…」

老師像是要緩和氣氛似的喝了口茶,繼續說道

「…但是若是我們可以的話,不妨就將這兩邊的世界分開來,既能享受到現實中我們的真實,也能體會到虛擬的完美。事物並不是都壞或都好,但是就是要懂得去兩方面享受才是喔!」

之後的課程就是介紹這學期的進度,我雖然照抄筆記,但是卻感覺到,剛剛老師說的這番話,好像在不知道多久前,有人也這樣告訴我…,但是我卻想不起來了,可能是幾個月前,也可能在幾小時前有人告訴過我同樣的事情,但是我卻不記得了。

PM4:30

老師介紹完課程進度後,就讓我們下課了,但是好景不常,又下雨了,這場雨,好像我在圖書館,在2:30附近時有看過類似的大雨,但是我卻對它印象很陌生,好像我並沒有遇到這場雨過,但是我卻感覺到,這雨水中,似乎有著很深很深的感情,我是否在兩小時前有過什麼際遇呢?我站到屋簷的邊邊,伸手接取了幾滴雨水,他們是透明的,但是我卻在那冰冷中,收到一股很深的記憶,那記憶是否在剛剛有跟我訴說過什麼呢?

不管了,我要回去宿舍上網呢!撐開了雨傘,我邁開步伐踏入雨中,頭上有那樣一層保護,也就只能聽到叮叮咚咚的敲打聲,應該是很好的,因為我有保護啊!但不知道為何,我腦中不斷回想很多話語。

『…..有人認為自己被關在一個世界裡,所以想藉由網路來自由,但是進入了網路,是否就又是另一個監獄,將你關進裡面了呢?…..』

這是老師說的,我記得,但是好像已經有人跟我說過類似的了,誰呢?我以為自己上網得到與他人聊天的自由,但其實我卻已經被網路所囚禁,得不到真正的自由。

那此刻呢?我在這雨中撐著傘,我得到了自由走在這裡的自由,但卻被關在這名為『傘』的牢籠裡。

剛剛在圖書館的那場印象已經模糊的大雨,我被困在那裡,我是沒有被淋溼,但卻失去了走出去的自由,我被囚禁。但是我走出去,雖被淋到,但是我獲得了自由,雖然看似我被雨打濕而被它囚禁,但是我的心是自由的。到底那邊才是真實,那邊才是不真實,是虛無的呢?

我把雨傘收起,抖了抖,任由雨水淋下,兩邊都要享受,不是嗎?

邁開步伐,我重新踏上往宿舍的歸去路。


後記:
由於在學校投稿結果沒有成功,也知道了自己的問題,此刻就放上來給大家批評一下吧!基本上已經砍除了評審認為沒必要的地方,所以整體還算可以看才是。總之,失敗點是沒有高潮。以及有點乏味與議論化。

主角在圖書館遇到的,到底是虛無還是真實的人,這點很抽象,容易看出來還是不易呢?姑且不談,但是這名女生投射出來的,是主角自己自由的心,也可以說是主角自由的心呼喚那顆被困住的心。

很虛無的告誡了主角不該以一種方向看向事物,要以兩種以上的方向才是,而老師說的網路,也就更加容易告訴我們,網路有好,但是過度依賴反而有害,既然沒法戒除,也就只好以一種兩邊同等對待的方式共存才是。這就是分享的真諦。

小說就像是抽象的,並且很不實在的東西,但也這樣而被歸於文學種類之中很重要的一環,在書中我們可以灌輸文字間豐富的想像力,也能給予讀者很多的分享空間,那都是小說這書的功用之一,比較起其他文學種類,小說反而更容易有親和的力量。


大雨繼續下,我想跟這文章比較一下起來,此刻比較讓我不喜歡吧!因為家鄉都淹水了。
2005/6/15 下午 09:37:23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0朵 目前得票數0坨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