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藝文多寶閣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重逢於無期的約定(初次現寶,請多見諒) 張貼時間
夜已晚的很美麗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199個瓦
目前累積: 1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0.
我和他,就好像是走在一個圓圈中的兩個人,在無期的約定中相遇。有種共同的默契,存在於我倆的空氣中。

1.
高中的時候,每天坐公車通勤上學。久而久之,總會有幾張相同的面孔跟我搭同一班車。一個年紀跟我相仿的男孩,也常和我搭上同一班車。

回家時,我在最後一站下車,而他是在之前的兩站。

有好幾次,他因為熟睡而錯過站牌,在最後一站才下車。每次我看見他呆立在站牌的樣子都忍著不讓自己笑出來。

有一次我竟然當著他的面笑了出來。

原本以為他會瞪我一眼的,沒想到他卻向我扁一扁嘴後,也和我一起笑了出來。

之後的很多次,只要他一坐過站,我們兩人都會一起笑著下車。而他下了車之後,便自己一個人往回走回家。

笑,就是最好的語言。在那樣的氣氛裡,我們沒有說過一句話。也許,說話會攪亂我們這個因為笑而產生的默契吧!

就在我已經習慣用笑來面對他的時候,有次他突然開口了。

「妳明明知道我在哪裡下車,為什麼從來沒有叫過我呢?」
這個問題讓我措手不及,我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唔…嗯…」
他偏著頭看著我,笑了出來,露出了兩顆虎牙。
「沒關係,那就當作是我陪你坐車好了。」

那天之後,我就搬到台北唸書。
好幾次放假回家,想在遇見他,他卻好像消失了一般,遇都遇不到。

到台北住了以後,交通工具換成了捷運。
坐著快速而平穩的捷運,我常常回想起以前撘公車的景象。

搖晃的車身,昏黃的燈光和公車引擎發出的隆隆巨響,讓我想再一次回味那半小時的旅程。

更重要的是,也許能碰上他。

2.
三月和四月是陽明山的花季。一方面為了賞花,另一方面因為懷念公車的感覺,四月的某日,我獨自一人買了車票前往陽明山。

有時真懷疑「滄海之一粟」這句話。如果人真的很渺小,那麼世界這麼大,為什麼卻會在意想不到的地方遇見自己想遇的人呢?

我竟然在下車的時候看見了他。但是因為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沒辦法叫他,只好快歩走向他,他也是一個人來到這裡。

因為唸書的關係,原來他也來到了台北。

我發現了屬於我們共同的默契。不需約定,沒有約束,我們竟然重逢了。

「好幾次我回去,想坐公車去找你,卻都找不到,原來妳也搬來台北了。」他和我一樣,我們都想在見到彼此。

我告訴他我很懷念以前坐公車的感覺,所以才想坐公車到陽明山來。他聽完我的話之後笑了,那是一年多以來我第一次看到的笑容和虎牙。

那一天,我們一起欣賞陽明山花季的美艷。

雖然還是和以前一樣,彼此的談話並不多,但是在微笑之中,我們又在度建立起屬於我倆的默契。

我的創作區:http://blog.yam.com/jogeirmo/
2005/5/11 下午 08:24:11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0朵 目前得票數0坨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