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藝文多寶閣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過去的就過去了 張貼時間
waltz(版主)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89個瓦
目前累積: 111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過去的就過去了

記得很久以前,作過一個非常恐怖的惡夢。
夜晚,很深的黑,我出現在一條道路上。
舉目四顧,知道自己未曾到過此處,奇妙的是這個畫面多麼乾淨:我站著、路橫著、暗夜罩著,好靜,好靜好靜,好靜好靜好靜,沒有一點兒聲響,靜的幾乎令人想閉上眼。不知道你有沒有過這種奇妙的經驗?在睡夢中,你知道你自己在沈睡,你知道你自己在作夢?
靜,深夜,在睡夢中的我想睡了。
這一秒,完全無感。
下一秒,是一隻鬃毛膨鬆的雄獅從道路的那頭朝我奔來,它瞳孔中反射著光彩露出無比的憤怒,而我則是回之以無盡的恐懼。雄獅的利爪掀起道路上的灰塵、揚起陣陣奔跑所發出的沙沙聲。
我向道路的那一頭狂奔,嗯,完全感受不到速度感,也不知道跑的有多快?只知道:自己在跑、雄獅在追。一個跑、一個追。想也知道,是誰會跑的比較快吧?我幾乎感覺到身後的鼻息,就在此時,正前方出現了一道圍牆,那是一道方磚堆砌的灰色磚牆,並不是很高,也不過就一個半我那麼高吧。我奮力往牆上跳,企圖翻過圍牆,之後,就安全了吧?
正當我翻到一半,雄獅縱身一躍咬住了我的腿。

耶!一點兒都不會痛,畢竟是個夢嘛,何況我知道我在作夢。只是有無限的恐懼襲來,畏懼,在無限的畏懼逼迫下我幾乎停止了心跳。
夢停止了。
恐懼卻還沒。

舉目四顧,畫面多麼乾淨:我站著、路橫著、暗夜罩著,好靜,好靜好靜,好靜好靜好靜,沒有一點兒聲響。
又是原點。
「神呀!」我暗自祈求。果然下一秒,那隻鬃毛膨鬆的雄獅又從道路的那頭朝我奔來。就這樣,一個跑、一個追,我背負上次未完成的恐懼繼續往前,直到那堵圍牆,直到我往上跳,直到它再次在同一個地方又重新咬住我。
夢停止了。
除了舊的恐懼還有新的恐懼。
舉目四顧,畫面多麼乾淨:我站著、路橫著、暗夜罩著,好靜,好靜好靜,好靜好靜好靜,沒有一點兒聲響。
又是原點。
當獅子再度出現時,我只是恰如其份的演出我的行動,逃,直到那堵牆前,這次給我打擊的不再是獅子,而是牆,我知道我必然會在那兒被咬住。絕望原來比恐懼更讓人神傷。
原點、圍牆、撕咬;原點、圍牆、撕咬;原點、圍牆、撕咬……
我只希望我能從夢中醒來。明明在作夢,不是嗎?但是卻沒有,同樣的夢境在夢境中一再重複,真不知道多少次,直到我刻意逼自己發出一聲吶喊,這才把我從睡夢中驚醒。這個夢才結束了。
在我所做過的眾多夢裡面,這個夢是相當清楚的一個。幸而,這夢我只做過那一次。只是,有時在白晝當我非常清醒的時候,過去的記憶若是向我襲來,我會想起這個夢。



2005/4/13 上午 12:07:59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0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天地一傻鷗
連絡作者: 不給啦
解夢:

『猜測』張大掌櫃的當時可能在面對抉擇,新的變化可能令其難以喘息
可能在這新舊的抉擇當中,擔心錯誤的抉擇會讓自己失去現有的成果
因此將這樣的情緒反應在夢中,但是卻又逼迫自己應當抉擇
牆所扮演的角色,就是告誡自己不能逃避,必須做出抉擇

純『猜測』喔,如有雷同,純屬巧合,若真巧合,傻鳥概不負責

這個題材好玩,大家玩文章,我來解解夢
若解對了,聽聽就好,若解錯了,純屬娛樂嘿!
2005/4/13 上午 01:33:39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