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藝文多寶閣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愛人 張貼時間
墬魂舞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199個瓦
目前累積: 1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1937年10月。
上海、無錫、鎮江,到處著戰事頻繁,上戰場的年齡層一降再降,士兵一去無回,而戰爭,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
日軍不斷著內進、內進,前線節節敗退,敵人不斷逼近著整個版圖的核心,南京。

<嘩啦啦….>
一名男孩駕著扁舟輕滑過河流,男孩二十來歲,是一名船工,在南京的運河靠擺渡維生,每天從早開始上工,不斷的駕著僅能容兩人的扁舟載客人來回橫越運河,直到日落時分才得以回家休息,日復又一日,雖然每天賺得沒幾個錢,但男孩仍視為重要的工作。
這天,一名女孩來到擺渡口,要男孩載她至對面河岸,自上船開始,一路上女孩始終望著江面不語,男孩一面駕船,眼神好奇的向女孩望去。
那女孩面貌清秀,穿著打扮一眼就知道是富家子弟,應該有二十來歲吧?但是最吸引男孩的地方,是女孩的眼神。
「好憂慮的眼神啊…」
男孩內心嘆道,這女孩似乎有甚麼煩惱,一雙眼上盡透漏著在擔心甚麼,與清秀的臉龐形成了反比。
「姑娘,妳有煩惱嗎?不彷說給我聽聽?」
那女孩微微一震,眼神從江面轉到男孩的身上,上下打量著。
男孩被看的不自在,又說:
「如果姑娘不便說的話,那我不過問就是了。」
『不…不是的,我是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是家裡發生了甚麼事嗎?」
『是的… 家父先前被徵召到前線打仗,幾個月過去了,卻沒有半絲消息。』
「是不是戰地那裡聯絡不方便呢?」
『起先我們也是這麼想,但是在昨天家母捎了個口信給我,說是有父親的消息了,今天就是要到對岸的家中。』
「是令尊的消息?」
『是…不過是家父的同袍帶回來的…說家父已經為國捐驅,戰死沙場了!』
女孩說到這,肩頭不斷的抖動著,淚珠也似要從眼框裡掉了出來,男孩急忙掏出自個的手巾,遞給女孩,並說:
「令尊為國捐驅,妳應該要高興才對,怎麼可以哭呢?如果令尊的犧牲能換回戰爭結束,又有甚麼不好呢?」
女孩用哭紅的雙眼看著男孩,又低下頭去,輕輕拭去幾滴眼淚,抬起頭:
『謝謝你…』
男孩微笑。

<叩!>
船身靠著岸邊,發出清脆的撞擊聲,男孩待女孩下船後,說:
「妳要堅強點,不可被這點事擊倒了。」
『嗯。』
男孩目送著女孩的背影走後,轉身走回船上,想起自己的手巾仍在女孩那裡,回頭想找女孩卻已不見芳蹤,男孩一聳肩:
「當作送給她吧,也不知何時才會在相見。」
語畢便將船身一掉頭,划回對岸,留下一圈圈的水紋,在日光下緩緩的蕩漾著…

幾日後,當男孩剛要上工時,岸邊站著一位女孩,是她。
女孩身穿一襲素色的衣服,與女孩細白的皮膚在日光下相互輝映著,男孩看的入了神,那女孩似乎也望見他,向著他招手。
『今天又要麻煩你了。』
「不會,這本來就是我的工作。」
女孩上了船,從懷裡拿出男孩先前借她的手巾,遞給男孩。
『上次與你借的這條手巾,我已經洗淨了,還給你,謝謝。』
「唔,不客氣,妳最近還好吧?」
『嗯…上次真的很謝謝你,要不是你說的那番話,我可能對家父的死還不能釋懷。』
男孩露出笑容,笑道:
「不用一直謝我,真的沒甚麼。」
『呵…今天可以帶我去走走嗎?我會照樣付船費的。』
「嗯?船費?不用了,今天我就當一天你的私人船工吧,妳想去哪裡?」
『真的嗎?可是你今天…』
「沒關係的,」
男孩打斷她。
『那…可以帶我繞這條運河嗎?』
「可以啊,我也可以跟妳說說這條運河的故事與歷史哩!」
x   x   x
「今天真是累,早點休息好了。」
男孩帶著女孩玩了一天,一回到家,想沖個澡,再好好的睡上一覺,因為明天還要去擺渡哩。
『你今天一整天去哪了?為甚麼擺渡口的人說你早上載著一位女孩出去後就沒回來了?』
男孩的父親,拄著一跟柺杖,有點吃力的走來,男孩放下手中的茶碗,忙著去扶父親。
「爹,那只是我的一位客人,她要我帶她到運河繞繞的。」
『哼!繞了整天?八成是你看上人家姑娘了吧?』
男孩臉一紅,低下頭去,小聲說:
「才…才沒那回事。」
『希望是沒有,爹不想要你現在就談戀愛,現在談戀愛將來你會很痛苦的。』
「知道了,我去休息了。」
男孩回到房間,想起剛才臉紅,自己好像真的有那麼一點對女孩的好感?
「不要亂想甚麼!我只不過是個船工,她是富家女,就算有好感,父親也不會准許的,睡了吧。」

1937年11月。
-上海-
「長官!這個地方已經快要淪陷了!二連已經請求撤退了!」
在砲聲隆隆之中,通訊兵冒著被流彈或砲彈擊中的危險,來到上海的指揮處,向他的長官報告這件事。
『不行!上海是最後一道防線了,一定要堅守住,無論如何,絕對不能讓日軍進攻到南京!』
「可是,在這樣下去,敵人遲早會攻打到這裡啊!」
通訊兵著急著說著,指揮官看著通訊兵,通訊兵喘的上氣不接下氣,一臉涉世未深的模樣。
『你幾歲?』
「二十一,長官。」
『你知道這場戰爭對整個國家來說多重要嗎?戰勝是名譽、戰敗是滅亡,知道嗎?』
「知道!長官!」
『知道就死守到底!為國家而戰!』
「了解!」
通訊兵行禮之後,背著槍又快跑出去了,指揮官轉身看著身後掛在牆上的地圖,碰一聲拳頭打在牆上,罵道:
『可惡!難道真的沒辦法了嗎?』
忽然,遠處傳來一陣機槍掃射的聲音、慘叫聲、不懂意思的語言叫聲,以及…砲彈急速飛行的聲音,當他猛然回神,正準備就地找掩護的時候。

<碰!轟隆!>
「為…甚麼…難道…真的…真的…要滅亡…嗎…」
在指揮官倒下前,這是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男孩與女孩相識一個多月了,女孩每天都來到渡江口,有時候是坐船,有時候是送午飯給男孩,兩個人雖然沒有明說,但感覺到,有一股愛苗,在兩人心中滋長著,當然,男孩沒有將這件事對他的父親說。
『陪我到附近走走,好嗎?』
「嗯。」
男孩與女孩兩個人沿著河岸比肩走著,女孩拿出一條項鍊,項鍊是一個半心,女孩拿出另一條項鍊說:
『這條送你,你一定要好好保存,另一條在我這,以後當我們在相遇的時候,就以這個當作信物。』
男孩接過項鍊,項鍊上的半心作的很精緻,可是為甚麼要做這個,他問:
「以後?」
『你不知道嗎?半個月前上海已經被日軍攻陷了。』
「我知道,接下來應該就是南京了吧。」
『嗯,我想,接下來這一段時間我可能不會再來見你了,因為我們家打算遷移到比較遠的地方避難,今天就要離開了。』
「真的嗎?」
『嗯,所以,跟你打個約定,十年後,一樣在渡江口,我會在這裡等你,還有一句話要對你說。』
「甚麼話不能在這裡說?」
女孩閉眼想了一下,微笑說:
『秘密。』
「那那時候我也有話要說。」
『甚麼話?』
「秘密。」
x  x  x
『我該走了。』
回到渡江口,女孩轉過身對男孩說:
『送我回去吧?』
「嗯。」
男孩撐起長篙,划動扁舟,載著女孩,一路上女孩跟第一次見面一樣,對著江面不語。
「又在想事情?」
『我在想我們以後會怎樣。』
「以後啊…誰也不知道呢。」
『是啊。』
到了對岸,女孩下了船,走了幾步又回頭對男孩說:
『別忘記約定。』
「我不會忘記的。」
女孩揮了揮手,漸漸走遠。
「十年之約啊…」
男孩在回程的時候,看著江面。
十年,真是個遙遠的時間,在這種年代,我真能活那麼久嗎?

1937年12月13日,日軍攻進了南京城,接連幾個星期,日軍在整個南京城展開大屠殺,各種方法,迫害著整個國家。

但,那些,都已經是過去了。

1947年。
戰亂之後的南京城,雖然恢復以往的面貌,但創傷,仍在人們的心裡留下了記號。
運河上,擺渡人忙碌的載著客人們往彼岸去,岸邊,有一位年約三十來歲的人,坐在岸邊,欣賞著岸邊的景色。
「一切都沒變啊…」
那人起身,往市中心走去。
街道的景色依舊,只是看到的,似乎都多了一點滄桑,牆角的石頭上,還遺留著當年戰爭留下來的彈痕,那人輕撫著彈痕,好像在安撫著歲月的傷痕。
「你們,都見證了這場歷史,辛苦了。」

回到擺渡口,那人又坐了下來,從懷裡拿出一條只有一個半心的項鍊,放在手心,仔細的看著。
這是他喜歡的人在十年前給他的信物,說十年後,兩人再回到這裡來,說出當年彼此未說出口的話。
那人看著手中的項鍊,今日是十年之約的日子了,十年前若不是那天分手後回到家,被父親帶到外地去做工,可能自己已經戰死沙場了。
十年了,事情都變了,當時的男孩,也已經是個三十來歲的青年人了。
「時間過的真快,十年一下子就過去了。」
『是啊,真的很快。』
男孩一聽到這個聲音,身體一震,十年前的這個聲音,直到十年後,還是沒有變。
「妳…是妳…」
『項鍊,有帶來嗎?』
男孩,不,應該說是青年,將手上的項鍊舉起來,給後面的她看。
「在這裡呢。」
『嗯…是真的,對不起。』
「嗯?」
『我是她的巒生妹妹,她已經在三年前因病過世了。』
「甚麼?怎麼會?」
『在她臨終的時候,託付給我這條項鍊,告訴我,在她過世的三年後,去南京的渡江口跟一個擁有這條項鍊另一邊的人說她一直沒說的話。』
青年身後的人說的哽咽,而青年,早已淚滿框。
「…妳可以把項鍊給我嗎?只要放在我身後就好了。」
『嗯,那,她想要對你說的話…』
「不用說了…我已經知道了。」
『嗯…那我走了,你要多保重。』
過一會兒,青年回過身,只見地上有一條半心項鍊,青年將它拾了起來,與手中的另一條項鍊放在一起,一個完整的心,出現在青年眼前。
青年望著那個心好一陣子,將兩條項鍊收進口袋中,正準備走時,幾個小孩的嘻笑聲,引起了青年的注意,青年走過去,蹲下身對小孩們說:
「想不想聽故事?」
『好∼』
「嗯,那我就講一個有關於兩條項鍊的故事吧!」
青年於小孩們找了個地方坐下,青年便開始說了:
「有一個男孩,靠著擺渡維生,有一天他遇見了一位剛失去父親的女孩…」

「你們想知道女孩想對男孩說甚麼嗎?而男孩也想說甚麼嗎?」
『說麻,說麻。』
「嗯…那就是…」

我喜歡妳。
我喜歡你。

--------
很長對不對?謝謝你們看到了這裡
因為很長,所以請大家幫忙我挑出裡面的錯字
如果有感想或批評的,請不要吝嗇,大聲說出來吧!
2005/4/3 下午 10:01:40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0朵 目前得票數0坨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