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藝文多寶閣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歡迎大家一起來玩的故事接龍1 張貼時間
黃小貓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179個瓦
目前累積: 21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阿姆斯壯是個矮小粗壯的男人,但是腳很大。這跟他天天走很多路沒有關係,但是和阿姆斯壯他爹的腳也很大倒是有一點點關係。

雖然台北市的大眾交通系統非常完備,阿姆斯壯依然天天走很多路。他總是戴著一頂破舊的灰色帽子,穿著一雙黑色塑膠雨鞋,在這狹窄而喧鬧的不夜城中不斷地走過。見過阿姆斯壯的人總是說,我剛剛看見他經過……。

阿姆斯壯一直走,卻從來沒有走出台北市。

今天下午,阿姆斯壯正一面咬著剛從麵包店買出來的波羅麵包一面走在下午三點半的騎樓下,冬季末端的雨水在他旁邊的馬路上落得很有氣魄,再走過去就要走出騎樓了,然而頂著破舊灰帽,穿著黑色塑膠雨鞋的阿姆斯壯,當然不會因為雨水而停下。

他繼續咬著波羅麵包。距離雨水只差三步。

兩步。

一步。
2005/3/29 下午 11:04:45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3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waltz(版主)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月球,是個長得像根瘦竹竿的女人,不過一顆頭倒是又大又圓,身上老是罩著件大斗蓬,遠遠望過去,大家都以為她長得很豐滿,誰也不知道其實斗蓬的下面老是空蕩蕩的。

月球最討厭死板板的正經八百走路,她總是輕飄飄滑動過來、又滑動過去,隨風擺動她的黃色大斗蓬,認識月球的人都說,怎麼老是覺得明明看你沒什麼動,卻又一直跟在我身邊呢?這時候,月球就會嘻嘻笑起來,輕輕地又滑到某處去。

今天下午,月球背著裝滿書的大書包,穿著一千零一件的大斗蓬,滑呀滑地航行在台北街頭,下午三點半的人行道在月球腳下顯得無限寬廣,整個城市就像一曲小提琴協奏曲,人行道是待彈奏的弦,月球的斗蓬是輕快的弓,月球哼著歌,直到一個水坑硬生生地擋住她的斗蓬擺動。

她繼續向前滑行,口中的歌聲卻漸漸變慢,距離雨水只差三步。

兩步。

一步。
2005/3/29 下午 11:30:05
天地一傻鷗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嘩』的一聲,一輛私家車經過,輪胎快速的濺起了地上的積水,直接潑在月球的身上,月球受到驚嚇無意識後退了三步。

她無奈的拍去身上多餘的雨水,收起堆滿笑容的臉,停止了歌聲,內心暗自叫罵,直道這開車莽撞沒良心的司機,但一向開朗的她,很快的忘卻了這件事,又恢復了平日飄動的步伐,緩緩的往前滑去。

『小姐,妳全身都濕透了,不用擦乾嗎?』,月球的身後響起一名男子渾厚的聲音。
月球回頭看了一眼,淡淡的露出了一貫的笑容,回應了這位男子。
月球無言的回應,讓這男子尷尬了一會,乾笑一聲,說道:
『您好!我姓吳,前面那邊就是我的花店』這名男子順手比了一比街邊的一間店面,繼續說道:
『我想妳就住這附近吧?如果您不嫌棄,有空歡迎妳來坐坐,店埵雪ЁぐX張桌子提供客人可以坐下來泡茶聊天。』

月球笑而不答,逕自頭也不回的往前滑去,阿姆斯壯早已遠去,這是第一次兩人擦身而過。

下一次再見面會是何時?三個月?

二個月?

一個月?
2005/3/30 上午 12:36:44
老包子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馬路的對面,是月球最常去的一家小咖啡館

咖啡館不大,一個吧檯,三四張桌子,月球喜歡濃郁的咖啡味充填在狹小空間的感覺

咖啡館堣w坐著一個別著大紅領結的男人,是月球的客戶
正確的講法,是一個想追求月球的男人,藉由當客戶來製造機會
男人遠遠看到月球走過來,把領結整好,迎上前去,把手中的紅玫瑰送給他心中那個飄逸的女孩

「柯先生,您就別這麼多禮了,我們今天可是來談合約的」
月球當然懂得柯先生的心思,可是她並不想給他這個機會
潔白的襯衫,熨著筆挺的線條,合身的西褲,亮得可以照鏡子的皮鞋,還有那梳理整齊的中分頭

這不是月球喜歡的味,這種人太一絲不茍,像白開水一樣無味
相對而言,那個頂著灰帽,啃著麵包,擦肩而過的壯漢,在月球的心目中就有人樣多了
即使那個花店老闆的店看來多麼的俗不可耐
都遠比眼前這個城市動物看起來有活力

點了最熟悉的焦糖瑪琪朵,男人從007公事包中拿出合約書

第一頁
第二頁
第三頁....
2005/3/30 上午 01:29:56
waltz(版主)
連絡作者: 不給啦
為了方便大家進行故事接龍,版主在此先將已經出現的角色整理一下。
男主角 阿姆斯壯
女主角 月球
花店老闆 吳奕剛
麵包店老闆 常月娥
月球的某位追求者 柯先生

人,也就是角色,是一個故事的骨骼,故事的血肉總是順著骨骼發展的,只要把角色設定好,作者賦予角色越多,描述的越清楚,故事自然會按照角色自己的思想進行。
大家加油喔!!
2005/3/30 上午 11:00:07
天地一傻鷗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她......現在在做什麼呢?』吳亦剛這樣想著

-----------------------

她在咖啡館堨J細的檢查合約堛漕C一個細項、每一段字句,這是做生意基本的細心,她更感覺到柯先生怪異又曖昧的眼神,讓她實在覺得噁心,雖說柯先生不是什麼無賴或色情狂,但他貪婪而又帶點假意溫柔的眼神還是讓她很不舒服,正當她想抬起頭來對他說些什麼的時候,正巧合約書上最後一段的文字吸引了她的目光,他不禁皺起眉頭,淡淡說道:

『柯先生,我記得我們的條件當初不是這樣談的吧?怎麼足足少了百分之十的訂金款?這樣我們怎麼能夠有完整的預算完成貴公司交代的事?』

柯先生萬沒想到,月球這女孩子平時一貫的笑容,讓人沐浴春風,爾今僅輕輕收起笑容,彷彿附近的空氣為之凝結一般,讓人難以呼吸,這是什麼樣的一個女人?難怪她老闆總是放心的讓她出來主導所有的生意。

『這.....這.....這.....』柯先生雖然感覺到不安,但仍然拿出他一貫的業務態度,陪著笑臉尷尬說道:

『月小姐,嘿嘿!您別在意,這並非我們願意如此,而是您知道最近不景氣,我們預算也有限啊!』

月球露出淡淡的微笑,但這微笑看起來卻是那樣令人難以親近,說道:
『這與當初所說的不符,等貴公司重新確認之後再說。』

說完立即站起身來,滑向門口,頭也不回的消失在門外,留下柯先生一個人木然的站在原地,手足無措的喃喃自語:
『這下怎麼辦?這下怎麼辦?.......』

原來月球是一家廣告公司的創意總監,才華洋溢、創意十足,同時深得客戶的信任,在業界來講,可說是足以讓一家公司起死回生的一帖良藥,許多銷售業績不佳的公司,在她的創意之下,總是創造銷售佳績,從產品的包裝、設計,到推廣、行銷,她是十足的高手。許多大企業,都是她們的客戶,因此月球在業界可謂是獨享盛名。

顯然的柯先生的公司就面對了經營上的窘境,一路下滑的業績已經開始影響到了公司的生存,在旁人的介紹之下,認識了月球小姐,原本希望能夠求她幫忙挽救公司的未來,但誰知道第一次見面就深深被她吸引,後來的幾次就更不用說了,本想說藉此可以多接近月球些,誰知道偏偏自己老闆不知道為什麼?修改了當初談好的合約的內容,把該預付的訂金足足減少了百分之十。

對月球而言,手上的客戶已經讓她忙碌不已,誰知友人推薦了一個客戶過來,說什麼也要她幫忙,不但希望能夠以優惠的價格完成這個廣告專案,還要求一定要幫他們公司挽救頹勢,在友人的死纏爛打之下,接下這個燙手山芋已經讓她很不滿意了,此時看到合約價金遭到修改,更是大為光火,更何況終於逮到機會遠離這笑容令他感覺到不舒服的男子,也趁機趕緊離開。

月球繼續往前滑去,內心不禁困惑:『總是會遇到這些毫無誠信的客戶,這世界是怎麼了?』
此時腦海中忽然浮現那個頂著灰帽,啃著麵包,擦肩而過的男子,她忽然又露出了一貫的微笑,再度吹著口哨、滑動著身軀,消失在街頭的人群當中........


2005/3/31 上午 04:48:31
waltz(版主)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阿姆斯壯低著頭坐在自己租來的小小套房裡的一角,這間套房座落在某棟屋齡超過二十年的老舊公寓之中。第一次走進這裡,阿姆斯壯還記得非常清楚,房間雖小,但是強烈的陽光灑落一地,那陽光跟老家的一樣令人炫目,使人睜不開眼,就為了這個簡單的原因,阿姆斯壯搬進了這個以一扇窗戶為唯一裝飾的小套房,一住就是七年。
七年了,從高職商科畢業之後,自己換過很多工作,從來沒想過要換的是這間套房,還有她。
『但,這世界是怎麼了?』
望著自己手上捏著的一張紅色請柬,燙金的字似乎比午後的陽光更加刺眼,她,竟然就要結婚了,對象是某知名印刷場的小開,他們認識不過才三個多月不是嗎?還是我介紹他們認識的不是嗎?
阿姆斯壯自失的一笑,一張小小的紙箋從喜帖中掉了出來,秀麗的字跡自然是出自於她的手,「我是真的愛你。」
2005/3/31 上午 08:29:46
小短腿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就快九點了。」阿姆斯壯望了一眼手腕上的電子錶,心想:「不知道那家麵包店關了沒?也許還能買到那總是嚼起來很溫暖的波羅麵包吧?」跳上離婚禮會場最近的一個捷運站,運氣真好,電車剛好駛來,阿姆斯壯踩著堅定的腳步,鑽進了第十一號車廂,列車轟然地向前駛去。

「這個季節不知道有沒有賣大波斯菊?」月球在十二號車廂中剛找到一個空位坐下,大波斯菊是某個男人的最愛,以前無論他怎麼生氣,只要看到大波斯菊總是能馬上綻放出孩子氣的笑容,「真好笑!我怎麼會想到要在這個時候去買大波斯菊呢?還是回公司好了。至少有永遠也做不完的工作等著我。」月球站起身來,正打算滑去對面的候車處,電車門卻碰地一聲關上了,關住了一臉錯愕的月球,也關住了她想逃避的方向,轟然地往前駛去。
2005/4/1 上午 12:21:54
老包子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唉呀∼女強人大駕光臨,真是讓寒舍蓬蓽生輝呀!」

  主人坐在庭院,搧著斗笠,看到月球來了,笑呵呵地起身迎接。

  「艾德,你還是這副德性,愛耍貧嘴。」

  艾德姓林,是月球的小學同學,兩個人從一年級就爭第一名,一直爭到六年級,卻也被同學們給配了對。即使讀了國中高中,兩人還是經常切磋功課。大學聯考後,艾德棄國立大學的熱門科系不讀,執意進入農學院。最後接手父親的農場,以有機的耕作方法生產農作,作得有聲有色。

  月球相信男女之間是可以有百分之百的友情的,艾德就是。當月球碰到瓶頸時,就會想要回到家鄉,回到家鄉,就會來找艾德聊聊。聊天還是其次,看著盎然的綠意,聞著泥土與芳草,什麼樣的鬱結,都可以拋到九霄雲外。

  人類本來就來自於自然,卻自外於自然,甚至於破壞自然...

  狗兒的吠聲,打斷了月球的思緒。「青螟喔,不認識她是誰了喔?」狗兒停了吠叫,嗅著月球的褲腳。這隻夠的名字有點怪,叫「農神五號」,也只有艾德這種怪怪的人才會取這種怪怪的名字,不過大家平日都叫牠「五號」。「五號前幾天感冒,鼻頭乾乾的,不過牠自己會找草藥吃,已經好多了。」艾德笑著逗著狗玩。「不說這個,妳何時丟炸彈給我們呀?我會包大包的喔!」

  「你自己都不急了,催人家幹嘛。」月球沒好氣地回嘴。「最近有個客戶,利用談生意死纏爛打,煩都煩死了….」本來想跟艾德說說與灰帽壯漢那若有似無的情愫,又不知該如何形容,話到了咽喉又嚥了下去。月球和艾德一向無話不談,這次也是,只是這件事…
2005/4/2 上午 12:57:24
C~軒~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月亮看了看這一家麵包店的格局與擺設,心想,這家店雖然不怎麼起眼
擺設也稍嫌混亂ㄌ點.但是只要稍加整理.一定能吸引更多人
正當他想給眼前的店員一點裝飾和擺設上ㄉ點建議時.阿姆斯壯忽然走入店裡
而此時月娥見他來ㄌ.就馬上上前招呼.
2005/9/9 下午 08:59:29
老包子
連絡作者: 不給啦
  今天又來晚了!

  阿姆斯壯三步併作兩步趕到麵包店,還好,店還沒打烊,希望菠蘿麵包還沒賣完。

  還有兩個!上天對我不薄。阿姆斯壯照例拎起一個,走到櫃台結帳。

  月球也夾起了最後一個菠蘿麵包,排到阿姆斯壯後面準備結帳,阿姆斯壯盯著這個穿著斗蓬,提著既像書包又像公事包的包包,看來瘦小,卻頂著一個大腦袋瓜的女子,忍不住開口了:

  「哦,小姐,原來妳也喜歡吃這家的菠蘿麵包。」

  「我…呃…第一次,想換換口味…」其實月球只是想靈機一動,和阿姆斯壯選一樣的麵包,也許會引起他的注意,果然…

  「這家的菠蘿麵包很不錯,吃起來有一股奶香,而且不是添加奶油與香料調味,是調入香醇的鮮乳的…」阿姆斯壯居然打開了話匣子。「咦∼小姐,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嗯,嗯,是呀,我們曾在一個婚禮上見過...」「嗯嗯,對對…那個婚禮…,那天,怠慢了妳,真是抱歉,我的心太亂了…新娘是我的前女友,她嫁給的我的好朋友…啊,我不該說這個的…」阿姆斯壯的心緒紛亂了起來,感情的事,可以釋懷,卻難以放下。尤其,當回憶被勾起的時候…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那天心情也很亂…新郎是我的前男友,他劈了腿…」月球說得沉重,心堿藒M想到,如果婚禮那天阿姆斯壯沒甩開他的手,兩人雙雙對對入席,也許新娘的爸爸就不會趕走阿姆斯壯,然後當新郎新娘敬酒時,看到他們倆個坐在一起,也許會驚訝到下巴掉下來也說不定…這時月球噗嗤地笑了出來,讓阿姆斯壯愣在一旁。「不好意思,我想到別的事去了…」唉∼自己就是老愛想些有的沒的。

  推開店門,兩個人又各自往不同的方向離開,月球想著,好像忘了什麼。對!應該問問聯絡方式,要個名片什麼的。不過沒關係,知道他會固定來這家店買麵包,以後多來幾次,就會遇得到。

  推開店門,兩個人又各自往不同的方向離開,阿姆斯壯想著,好像忘了什麼。對!忘了跟阿娥道謝。不過沒關係,每天都會到這家店買麵包,明天再來,不要忘了就好。
2006/8/7 上午 01:26:41
小優優
連絡作者:
{花...多點溫馨的生氣..}嘴裡唸唸有詞,在花店裡四處觀望的月娥認真的找尋。

『小姐,買花嗎?』吳奕剛親切的招呼著。
『小姐...小姐...。』

她仔細的挑選著身旁的花,就連我的招呼聲也無法引起她的注意,
想必這株花對她很重要,在不然就是被花色及香味吸引,著了迷。

我想應該是前者,姑且試試。

吳奕剛看了身邊的花,順手拿起了束向日葵,走到月娥的身旁,
向日葵慢慢滴在月娥的眼中呈現。
『向日葵,代表:愛慕•崇拜•仰慕...。』
『妳剛剛認真的表情,透露出這束花想表達的意思。』
『小姐,買花嗎?』
2006/11/19 上午 12:50:17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