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精華區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二談三國-「子午谷」之憾 張貼時間
老五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20個瓦
目前累積: 180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二談三國-「子午谷」之遺憾

子午谷。
於「資治通鑑」所述三國歷史中,實乃敝人至為遺憾「未見的一戰」。
也不諱言,過去曾著了魔似的,下過一番小小心血研究。
由於此戰略並無付諸實現,後事推前事,其實是不負責任的。
諸般拙見,亦曾於「奇*網站」某家族與數位好友聊過,是以蜀國的視角出發,因決策的「遺憾」源出於斯。
敝人節約了部份文字,同盼望在此與諸位喜好歷史的好友,達到分享與交流。

公元235年至284年間,自羅馬帝國亞歷山大(註譯名)死去至下一任皇帝登基,舉凡帝國內政、經濟、軍事等全面陷入混亂。混亂肇因甚繁,部份史家認為第一跡象乃皇帝更替迅速。

公元228年的中國,是三家爭天下的世道,亦是「人傑淹腳目,俯拾皆天才。」的時代。
此時天下早應了過去一位出身南陽的俊傑所言:

「…荊州北據漢、沔,利盡南海,東連吳會,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地…」

南陽俊傑,行家出手,點石成金,一促三分之勢。
我們最崇敬的諸葛亮先生,在這年於南鄭召開五伐曹魏中第一次的軍事作戰會議。

在此之前,劉備遭東吳軍事天才陸遜火燒數百里死於歸途,諸葛先生與趙雲是最嘔的。
他二人曾多次冒犯天聽,直言勸諫劉備,不可意氣用事。
未料劉老先生吃秤鉈鐵了心,想到關羽之死,義憤填膺,此仇非報不可。

二人明知主子必將遺恨失吞,無奈一意孤行。勝負謎底揭曉,蜀營野火不絕,屍堆如山,慘況至此,夫復何言?諸葛亮煞費周章,外與東吳重修舊好,內則練兵屯墾,休養生息。
以諸葛之才尚須五至六年光景,方能令狼狽不堪的蜀漢恢復元氣。
如今蜀漢兵強馬壯,民皆忘敗,一日不敢或忘匡復漢室的諸葛先生,準備與曹魏大打出手。

◎子午谷

關於攻擊方略,諸葛亮早有腹案,共有三條古道,諸葛採取自褒中北入褒斜谷,越終南山東進郿縣,直逼長安。
這是四平八穩,進退自如的上策,但他一向察納建言,想聽聽諸將有何說法?

當時已官居丞相司馬的魏延,提出了史上「只聞其議,不見其行。」的子午谷奇襲。
柏楊先生還為它取了一個響亮的稱號,是為「子午谷大突襲」。
此想簡單而大膽,魏延自率五千精兵,東入子午谷,南進北出,直搗長安。
套句現代軍事術語,以輕裝軟紮的「高地特種部隊」,殺長安個冷不防。

據柏楊先生敘:「子午谷長300餘里,南為午口,北為子口。」(以上)即便古里制,長度亦將近台灣本島。此谷山勢險峻,亂石如雲,魏國之曹真亦在此適逢大雨吃下悶虧,可謂孫子兵法「九地」之「死地」也,不是鬧著玩的。
當時鎮守該谷之魏將乃夏侯楙,此人頭上頂著夏侯家光環,當上曹操女婿,怯懦無謀,魏延斷言不足為懼。

諸葛亮聞罷,口雖不言,內心思緒猛湧。想此計師前人故策,談不上什麼開天闢地,當年淮陰侯韓信、曹操等均下過這著「暗渡陳倉」的險棋。

惟其中高度的冒險性,正突顯出飛揚狂飆的魏延與一生用兵謹慎的諸葛亮,性格大相逕庭,產生牴牾。

諸葛亮何嘗不知:強渡關山,一旦功成,曹魏中樞受制,首尾失應,近千里防線登時崩盤,活活上演一齣以小搏大、險中求勝的「長安驚天變」上乘戲碼。

可這要輸了呢?

五千精兵覆沒固不待言,左翼大軍行動曝光,曹魏自此心存防備。屢次都說了,打仗打的是錢與糧,外加人命,諸葛亮身負興亡繼絕之任,勢必躊躇是否該啟用魏延作「最佳男主角」,並親身「下海」,執導這齣曠世大戲。

結果諸葛導演拒喊「開麥拉」,後來的「失空斬」,京劇耳熟能詳,不在此贅述。
後人屢屢替魏延叫屈,怨嘆諸葛為何不用奇謀?

但謀策不難,難在謀人。

畢竟,子午谷戰術夭折,唯遺後人臆測遙想了。

今天翻遍魏書,至多是「群士警之」,卻也找不著曾有魏國方面任何謀士,直指關係厲害,事先料得蜀漢可能兵行險著的先見之明。而「三國志」中,諸葛亮對魏延甚為重用,其所見更非三國演義所述,云何「腦後反骨,久後必反。」
這類刻薄話語,豈能出自目光遠大,正氣凜然的臥龍諸葛之口?
同樣地,還透著一個陷阱,「三國志」、「三國演義」,正史與小說家言,何能同置相較?

倒是魏延後來與楊儀之爭,二人冰炭不容,另成壞勢。
與其說魏延性格剽悍,難以收束,楊儀自個兒又是什麼德性呢?
眾所皆知,楊儀與魏延最烈的一次衝突,敝人私稱:「退兵事件」。

「三國志—魏延傳」載:「(楊)儀未發,率所領,徑先南歸。」可下頭還有幾個字,顯示楊儀對魏延心狠手辣,簡直匪夷所思。

下頭幾個字是:「所過燒絕閣道。」這楊先生到底是什麼心眼兒?

大多數的朋友熱衷魏延之平反,卻很少人論及究竟是誰啟用楊儀的呢?
其實不干諸葛丞相的事。

見「三國志—楊儀傳」載:「…..襄陽太守關羽,羽命為功曹,遣奉使西詣先主(劉備),先主與語論軍國計策,政治得失,大悅之,因辟為左將軍兵曹…..」

關羽發現此君,經劉備「口試」,仕途順暢,才氣不是沒有,私德太差。

又如後來:

「…..語(費)禕曰,往者丞相(諸葛)亡沒之際,吾若舉軍以就魏氏,處世寧當落度如此邪?令人追悔……」

這話任誰聽了不氣炸了?三國志並載,劉禪降後,封安樂公,膝下某子尚以為恥,攜妻小於諸葛丞相祠前,舉家自盡,還愧相恩。
就楊儀這樣的小人,狂飆的魏延能和他來齣「將相合」嗎?
耿直的費禕果然聽不下去了,「密表其言….廢儀為民….。」楊老爺最後自殺收場。

楊儀的自殺,換不來蜀國遠離窮途末路…………………………………….完

2004/1/7 上午 01:41:51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1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明天
連絡作者:
如同老五所言「後事推前事,其實是不負責任的」,但是我們都不是史學評論家,放放馬後炮就當閒聊,倒也無傷大雅不是嗎?
我們先回頭看看「暗渡陳倉」的始祖韓信大將軍如何用計,首先這句話還有上半節,較完整的說法應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話說劉邦進入漢中時聽從張良的建議,將回歸關中的棧道給燒了,主要目的在讓項羽軍對劉邦軍疏於防範,後再建棧道,這麼一燒一建的動作,完全吸引住項羽軍關切的焦點,這可是「暗渡陳倉」之計功不可沒的重要關鍵。
再者,「暗渡陳倉」的攻擊地「陳倉」是個秦朝時設的「官倉」,只是一個小關卡,由於地處天險也就沒有太多軍隊駐守,韓信用小部隊攻擊小部隊走的是渭河這條水路,完全符合孫子兵法中的「兵貴神速」與「攻其不備」原則。而且攻擊「陳倉」的目的,在為大軍進攻關中開闢一個入口,大軍隨後完全由這個缺口湧入關中。
我們現在再來看看魏延的「子午谷大突襲」計畫,首先這個計畫一定且必須配合另外一邊的大部隊作戰,否則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不過是五千個人去送死罷了,既然要配合大部隊作戰,想必也就不太可能比大部隊先行,而應該選擇殿後,然後在分歧點上消失,這樣一來才能將魏軍的注意力集中在大部隊上,達到「明修棧道」的功能,而這五千人進入「死地」後,就成了標準的「孤軍」了,沒有後勤支援,沒有情報消息的傳遞,跟瞎子沒兩樣。何況這支「孤軍」行動的速度必定非常緩慢,這樣一來正規軍的行動也就必須跟著變慢,正規軍用烏龜在爬的速度前進,試問如果你是司馬懿,你會不起疑心嗎?
再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子午谷大突襲」的目的並不是為大軍開出一條新通道,而是要達到「奇襲」的目的,進而瓦解前方與正規軍作戰敵人的士氣,在沒有援軍的情況下,這樣的行動根本就是「敢死隊」的自殺攻擊,攻擊的對象也不是「陳倉」這樣的小地方,而是長安大城,恐怕支撐不了多久就全軍覆沒,何況「孤軍」進入了「死地」,沒有補給的情況下,五千名「孤軍」只能捕山豬吃野菜(哪來那麼多山豬野菜啊),還要要求他們用銜枚夜奔的速度前進,你覺得有多少人可以到達攻擊發起線?就算全部都到了攻擊發起線,還有多少戰力與士氣?這麼一來送這五千個人去死不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嗎!何況還外加一個猛將魏延,蜀中還剩下幾個如魏延這樣的猛將可以這樣犧牲?
在兵法裡頭,時間是重要的關鍵,時間越長變數就越大。
而協同作戰的重要關鍵在於情報的交換與攻擊時刻的配合。
這兩點在「子午谷大突襲」計畫中都缺乏...
我左看右看都覺得「子午谷大突襲」是一條死計不可用,當然啦,馬後炮隨人放,而且我也不是古人,更沒能有諸葛亮的智慧判斷,或許死計真讓諸葛亮一用,畫龍點睛一下,死計也能變活計也不一定,哈哈哈…
我隨便屁屁,老五也就隨便聽聽,隨便笑笑就好….哈哈哈…
2004/1/7 下午 11:10:16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請看看貼文時間,敝人對此題是認真的喔!兄莫怪,玩笑而已。
感謝明天兄討教,敝人樂於為一個並無發動的突襲計劃作作辯護,也順便重溫過往的資料。

就兄言「攻擊時刻」、「情報交換」、「軍事技術力與執行」三項主要持點,(第三點為敝人所解讀)與蜀漢「祈山」大軍之推進,續作探討。
此外已事先聲明,由於前文經節約,如魏延請求諸葛撥兵入「子午谷」,預期兵力為一萬,伍千作戰,伍千後勤,以突擊軍而言,軍事能量算是一比一的高等比。

拙見如下

*攻擊時刻*

*兄言:「而協同作戰的重要關鍵在於情報的交換與攻擊時刻的配合。這兩點在「子午谷大突襲」計畫中都缺乏...」*

擴而言之,「其目的,非戰爭不能為手段。」
就諸葛丞相第一次北伐的「大時機」,正如兄言「攻其不備」。
敝人甚至以為:以魏、蜀、吳針鋒相對、爾虞我詐之烈,此機得之天時大利,史上前所未見。
曹魏之反應,「三國志諸葛亮傳」可證:

「備既死,歲數寂然無聞,是以略無備遇而卒,聞亮出,朝野恐懼。」

魏書明帝紀第三說法:

「....三郡吏民叛應亮,時朝臣未知計所出....」


天時大利,兩頭說法一般,該時蜀漢之「大部隊」,當為諸葛所率自漢中郡所出大軍,聲勢何其浩蕩?莫說潛進子午谷,魏國壓根不料蜀漢猝然發動戰爭,何止教人震驚而已!

◎臨此天時大利, 「子午谷奇襲」焉為死棋?

大軍之外主為趙雲、鄧芝之疑兵,諸葛發動戰爭「目的」為收復咸陽以西(一說隴山之東西,所以街亭顯得萬分重要),進逼長安。
「大時機」既握,作戰目的確立,首次伐魏,士氣高昂,人和兼抱。
必當進入細部籌措,諸葛於大軍之外,能置趙雲、鄧芝疑兵,「三國志」載:「…進佔箕谷….」(史家言為褒城縣北)。臨此大時機之下,奇兵突出,考較的是膽識與細部籌措的工夫, 「子午谷奇襲」焉為死棋?

◎「子午谷奇襲」於戰術屬「虛實變易」。

趙、鄧之佈,當順勢而為,自「惑敵」轉進「實質」,實為「虛實變易」。
繫於因應諸葛大軍東進長安之長遠目標,魏延提出奇襲,戰術上當由「一虛(趙雲)一實(諸葛)」轉為「二實(魏延請求諸葛撥兵)一虛(趙雲)」
「虛」與「實」本來說的是魏延與諸葛入褒斜,但諸葛竟早懷奇策,轉瞬虛即為實!這絕非繞口令,「三國志諸葛亮傳」可證:

「(建興)六年春,『聲揚』由斜谷道取郿,使趙雲、鄧芝為疑….亮率諸軍攻『祈山』,安南、天水、安定叛魏….關中響震」。

蜀漢大軍箭頭忽爾西北,直進祈山,魏明帝果然中計,曹真方出,惟街亭以西安南、天水、安定等郡,盡皆入囊。(姜維有一處與吳三桂處境「類似」,天水郡太守馬遵聽說蜀軍開到,夜遁棄維諸將。維獨返冀縣,蜀軍已佔,維無所勢從,請降於諸葛。)諸葛亮嚷嚷大軍即將入「褒斜谷」是虛,併三郡為虛中之實,魏延提出子午谷奇襲時,也還以為大軍乃是自「褒斜谷」入呢!此虛實之用,豈非倚天時人和與膽識暨籌措功夫?(大軍要調個頭,技術問題甚高)

◎「子午谷奇襲」於決策屬「行或不行」。

又諸葛並非不敢冒險,既能瞞天過海,置趙雲於孤城箕谷,大軍驀然西進,盡取三郡。
相較趙雲、鄧芝,「子午谷大奇襲」顯得愈加凶險,而此襲之發動如前文言,「魏延具冒險性」實為一關鍵。

延之一萬精兵雖令大軍折翼,軍心必為之譁然,但純就整體戰力,諒來尚有「承受此損耗的能耐」。於「大時機」前提下,「子午谷奇襲」與趙雲、鄧芝或可互為犄角,不過諸葛愛惜人命,人盡皆知。此襲一動,趙雲、鄧芝「虛實之用」成一變數,「如事敗,喪大時機與否?」『恐』更為諸葛主慮,這也是敝人開頭贅筆所強調。

◎「大時機」之佳,令魏延冒險性格發酵,險上加險。

敝人恩師推斷魏延提出奇襲之時,適逢蜀漢第一次北伐「大時機」之佳,令其冒險性格發酵,險上加險。諸葛丞相也不是沒考慮過添上這路「險棋」,所以猶疑如前述。(柏楊先生亦持此議,敝人之偏見迎合柏公,見笑。)

*情報的交換*

前言「其目的,非戰爭不能為手段。」
諸葛聲東擊西,連自己人(魏延之議,可參資治通鑑。)都瞞過了,達成進佔隴山以西之初期作戰指標,曹魏朝野震驚,大軍方匆匆集結。故夏侯楙把守要關,莫非曹魏當真以為此地據險可守,如若事先了悉,焉敢鋌而走險,交付一區區,以屏長安?

關鍵實為痛失街亭,地圖上可以瞧得清楚,街亭於隴山西北,此關一失,蜀漢失卻隴山、北山之屏,握此要關,曹魏大軍前推數百里,諸葛之前所得,付之一炬。

回題。
諸葛進佔隴山西,相峙魏軍,長遠看來,後勤補給該當如何?
直如兄言:

*他添一橫,你加一豎,等到了我們手上,你還能相信他們說的事情是當時的真相嗎?*

若無情報交換,如何花下史書未載明的「懷柔工夫」,令「三郡『叛』魏應亮」?
孫子有云:「食敵之一鍾,勝吾之一石。」敝人大膽預測,你我所不知歷史上缺的「一豎一劃」,諸葛慮及後勤補給,事實即此上上之計,敵資可用,兵不血刃,解決未來東進長安後勤問題,足見事先探清三郡人心,攻心為上,大大可取啊!

情報交換包括內外、敵我,於敵,具體之運用如反間死間等,執行結構千變萬化。

呼應*攻擊時刻*,惟探討奇襲之技術層面,實對敝人不公平。
只因此襲並未納入計劃,一旦納入,以「大時機」為要,先行後動,掌控敵我,諸葛豈無見奪?不過魏延「大體」說過一回。於下「軍事技術」按史宣說。


◎「軍事技術」兄所言甚繁,故舉其主要:

兄言:
*「....五千名「孤軍」只能捕山豬吃野菜(哪來那麼多山豬野菜啊),還要要求他們用銜枚夜奔的速度前進,你覺得有多少人可以到達攻擊發起線?就算全部都到了攻擊發起線,還有多少戰力與士氣?…」*

又:
*「而這五千人進入「死地」後,就成了標準的「孤軍」了,沒有後勤支援,沒有情報消息的傳遞,跟瞎子沒兩樣。何況這支「孤軍」行動的速度必定非常緩慢,這樣一來正規軍的行動也就必須跟著變慢,正規軍用烏龜在爬的速度前進….」*

魏延如直抵長安,對所謂進入攻擊發起線的「技術問題」作過評估。
簡言之,扣除自漢中郡東行所需時間,轉北入子午谷而出,兵行十日。
見於資治通鑑魏延言,其目的入長安,取敵資,呼應「褒斜谷」大軍(延猶不知諸葛已有進祈山下三郡之案)。又諮諏戰術,茲事體大,尤其在精敏絕倫的諸葛丞相面前,「十日」之豪語,容不得魏延「打哈哈」。

料來諸葛虛晃一招,得此三郡,如不失街亭,進退自如,後有敵資,按東漢郡縣圖誌計算,東去已近長安,更當乘勝追擊,支持魏延,萬不得「龜爬」。
關鍵在於失街亭。


*兄言:「試問如果你是司馬懿,你會不起疑心嗎?」*

想司馬懿之老謀深算,聞諸葛大軍勢如破竹(失街亭之前),他人江山,焦急如焚未必,但心中定有應對之策。但是,諸葛第一次北伐,是為蜀漢建興六年,曹魏太和二年。

當時的司馬大人在做什麼呢?

除了攻新城,斬孟達,可見資治通鑑(略原文),採柏楊先生「白話文版」:「曹魏太和二年,衛興郡申儀,擅自雕刻印信,聲稱代表皇帝,司馬懿召見,當場扣押,解回洛陽。」
或許並非司馬懿親自押送,不過大人當時正忙於他務,是後來才投入與諸葛的「宿命之戰」。

*兄言:「…..而是長安大城,恐怕支撐不了多久就全軍覆沒….」*

當時長安算不算是大城?
敝人絕非挑釁,就曆史淵源(其後據載:於唐代曾高達120萬人,東西往來,絡繹不絕,後因漕運引響關中地區糧食問題,如武則天半輩子幾乎待在洛陽,後繼諸帝,仍往洛陽「就食」。)平方面積、百姓人口、河漕倉儲而言,當然無庸置疑。
問題關鍵此城當時之「兵力配置」,令魏延大大見獵心喜。
此城當時「兵力配置」一題,誠屬歷史謎團,但恩師曾為柏楊先生的一句驚人記載,舌戰群儒。
此驚人記載,竟出自資治通鑑白話文版第4598頁,柏楊先生筆載:

「….(延)不過十天,近抵長安,夏侯楙必然望風而逃,長安城內只剩下督軍御史、京兆太守,曹魏政府之糧倉,以及民間糧食,足夠維持我們部隊給養…」

這般言之鑿鑿(只剩下督軍御史、京兆太守一語雖未明言,但知司官職,推斷兵力配置,魏延恐有情報收集。)恩師的立場,概言之:「此事談何容易?」與「言下之意,憑何斷定兵力單薄,有如虛設?」等等

敝人個性保守(性格論),捫心自問,易地而處,亦恐容不得魏延放手一搏。
魏延果出此語,諸葛丞相所慮深遠,在那當下,他是否內心盤算過,奪糧據地不成,堅壁清野,再令關中震懾何妨呢?
敝人甚至懷疑其時明帝是否身在長安?
否則長安防備等級提高,魏延之語,無異癡人說夢。

「後事推前事,其實是不負責任的。」


謝謝明天兄給予我一個有意義的討論,謝謝您。

2004/1/8 上午 05:05:22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剛剛再翻書 對照筆記
很遺憾第一手資料三國志確實並未載明當事人之一魏明帝
於太和二年是否人在長安
後面北伐所以後繼無力
關鍵如前文言 舉其煢煢大者在於令人嗟嘆的街亭一戰 後勤補給線過長 如希特勒發動對俄戰爭之敗 或天候 或征戰勞民傷財 國庫貧困

假使子午谷因應大時機發動
敝人也很好奇
明帝是否還會說出亮 貪 三郡...知進而不知退 今因此時破亮 必也一語

兵者 國之大事...死生之地
敝人眼中三郡 猶死生之地
要不諸葛何必大費周章 兵進迂迴呢

諸葛亮為國而過勞死 敝人拳拳敬佩 難以自己

明帝說諸葛貪
唉 未免太過

2004/1/8 上午 06:36:20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敝人半夜始返家 腦筋糊塗 就是不放心自己口出無憑
魏明帝於三郡役前 果然不在長安

見魏書明帝紀第三

於街亭大破之 亮敗走三郡 平丁末行幸長安

也就是說蜀漢天時大利初勝當時 明帝不在長安城

難怪......魏延狂飆性格發酵

非常抱歉
2004/1/8 上午 10:59:42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睡一覺起來,腦筋清醒不少。翻著過去筆記,發覺當時「年少氣盛」,直言不諱,但倒不失自成見解。

研究三國歷史的諸多大師中,個人最佩服的是章映閣。
台灣是近幾年引進章大師的著述,敝人別有機緣,早了那麼些時候拜讀。
大師治史之學,庸愚如我,何敢品頭論足,「逆不受教」?
此外章大師有一點,我是萬分佩服的。

大師為了研究蜀漢史,親自搬到了四川武侯祠常住。

正如明天兄於「吳三桂不是漢奸」一文言:

「...思考歷史人物,應該讓自己回到那個時間點上,用他的文化、道德與環境等等因子..」

這處,章大師可說是身體力行啊!


舉凡諸位精通三國歷史大師在通過精密咀嚼後,透過白話文詮釋諸葛丞相對魏延提出「子午谷奇襲」,多引釋「太過冒險」四字。著述坊間甚多,不在此例舉。

敝人相信,眾大師必知文章傳世,當不得有「文字障」,以迷讀者。

諸如「太過冒險」之義,意即不是不能成功,但必須承擔風險!

敝人淺薄,目前所閱資料,尚未有史家斷言:

諸葛丞相對魏延提出「子午谷奇襲」,下了如不可行(行不通)一類的詮釋。

那這麼說,「恐」諸葛丞相內心以為,此議非不能行,而為綜合考量矣!此綜合考量,繫乎性格所成之抉擇。

「恐」非如明天兄言:「而且我也不是古人,更沒能有諸葛亮的智慧判斷,或許死計真讓諸葛亮一用,畫龍點睛一下,死計也能變活計也不一定…」

雖說敝人後事推前事,當了諸葛丞相「投機的應聲蟲」,寧不竊喜乎?



2004/1/8 下午 01:05:42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