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精華區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說三國人物-東吳陸遜 第1。 張貼時間
老五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20個瓦
目前累積: 180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很悶的起頭。
之前曾說準備與大夥談談陸遜這號人物,是因為在相聲與京劇裡,有關三國的段子、主題很多,自覺其間多少能拉上點干係。
其實說誰相較誰如何如何,蓋屬老掉牙的遊戲文章。猶似語不驚人死不休,故作解人。

有一年到蘇州,在藝品店裡與在地人聊起陸遜,蘇州人是與有榮焉。
有位老兄甚至引經據典,背上了一段陳壽的三國志陸遜傳:
「陸遜字伯言,吳郡吳人也。本名儀,世江東大族。」吳郡吳縣,即蘇州。

「蘇州雜誌」不只一次出現評論陸遜的專文,使用「孤狗」(Google)搜尋網站,即可查見該刊於2002年某期某文。不只騷人墨客談論陸遜,蘇州城裡買賣仿古玩的,多也靠陸遜搏利頭。扇子上,畫個火燒劉營七百里,花瓶燒上陸遜,搭篇傳記,信手把玩,寓教於樂。

蘇州人文薈萃,毋庸贅言,但出身「江東大族」的陸遜,在這樣的環境沒待上好久,父親死後,承擔家計,後來加入孫權,到海昌縣屯田去了。
東漢初年,兵源為屯兵,至東漢末,粗行募兵。
為何說「粗」呢?因為其時百姓已不知兵役為何物,外加戰爭破壞了戶口與土地管理,兵源甚竭,所募多地痞流民,不堪大用。

先扯遠說,「江東大族」是不可忽略的「政治結構」問題,但也有「血統論」的荒誕。
但是,陸遜憑此世族淵源,因而具有介入政治運作與政治力運用的背景與技術。

其實中國在唐、宋以前,把持政治的多屬世家門閥,而非君主中央集權。
要到宋朝以後,歷經五代十國的大變動,「華夷之防」漸重,逐漸中央集權。
由民間觀點看來,婦女地位的相對降低,即明顯一例。
世家門閥的政治角力,由先秦至唐代逐盛,中國近代讀書種子陳寅恪先生,其「唐代政治史述論稿」,將南北朝、東西魏的政治集團立下大膽不失精密的析議。
統言之,其關鍵顯於北魏鮮卑六鎮、部族、府兵、租調制之起,外加胡漢血統所成兼容並蓄,促就隋、唐之盛。

政治集團,其代表為北魏興起所謂「關中本位主義」而成「關隴集團」與隋末以瓦崗寨為主的「山東集團」與武后時代逐興之「科舉進士」三大政治勢力。
關隴集團,蓋屬山、陜、甘,甚或黔北區域。而所謂「山東集團」,亦非單指山東省,於漢代乃泛指崋山、函谷關以東之江淮大區塊。其起源即西漢初年「高祖功臣集團」蕭何、周勃、樊噲等(所謂淮泗集團),中繼即為「江東大族」,亦陸遜所世。

漢代所謂山東出相、山西出將,而二集團爭鬥之烈,後來外戚也插上一腿,著名如出身「山西集團」的漢飛將軍李廣與衛青之爭,直至東漢末年的宦官與黨錮。
但就在這麼亂的情況下,「世江東大族」的威名,始終有其相當的「崇高性」,孫策嫁女與陸遜即為明證。

論較輩份,陸遜身為孫策之婿,猶在孫權之上。
但前有軍事天才周瑜、智慮深遠的魯肅、還有潛心治學,終成大器的呂蒙,輩份高,卻起不了大作用,三十歲前的陸遜顯得平淡。後來對蜀夷陵之戰、官拜大都督,進入一生顛峰,當時的他著實不年輕了。
不過,毛宗崗說陸遜「書生而有大將之才,不得以書生目之…」,江東大族的背景淵源,或許是造就驚世之才的潛在遠因。孫策之結納,可說具識人之明並帶有收攬江東大族的政治意圖。

說此君異軍突起,未免顯超超玄箸。
歸究焦點有三,第一要放在陸遜建言孫權討伐山越上。

待續
2003/12/8 下午 05:06:17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0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說三國人物-東吳陸遜之二。

山越在今天的揚州。
大抵說,東吳有三內患。
一為交州之南越,二為荊州之武陵夷,三者危害性最高,即為山越。
山越刁蠻到什麼地步?傅樂成先生曾於論文中,摘錄三國志第五十七張溫傳記載:

「權謂溫曰:『卿不宜遠出,恐諸葛孔明不知吾所以與曹氏通意,以故屈卿行。若山越都除,便欲大構於蜀,行人之義,受命不受辭也。』」

按傅氏說法,以孫權之英雄,如無內憂,何至老死江表,屈膝於曹氏?
後人每以此詬罪孫權,實因不知山越為害之烈;我個人是支持此見解的。
因為山越所在,古吳越之地,崇山峻嶺、與平地隔絕,又史書載可自行煉鑄兵器。
不單具有自成武裝集團之能力,而地理環境惡劣,亦使戰爭主客觀條件難度提高;
此外山越還有曹魏的支持,多次叛亂的領導者,根本是漢人。
試問,這樣的大釘子在腦跟前,能不拔嗎?

說回孫權欲剿平黃祖,不僅是為報殺父之仇,只因黃祖所據之地,絕險至要,以為安內攘外之資。此戰之成敗,繫乎會稽、鄱豫二郡之暢通,二郡乃攻擊黃祖必經之地,卻因山越盤據,故有「西伐黃祖,破其舟軍,惟城未破。而山寇欲動,還過豫章…」之憾。


建安十三年,孫權居然攻破黃祖,建立起屏障西南的基地。
同年曹操為丞,發動二十萬大軍,直下赤壁。
此時的水軍大都督周瑜,胸有成竹,直如「銀河英雄傳說」中的楊威利準將初遇帝國艦隊,羽扇綸巾,指揮若定,樹立起中國武將最唯美的從容形象。

小周郎一戰驚動天下,陸遜即是在此年前後,準備解決山越問題。
國家甫歷赤壁之戰,但國家機制已然磨合並經得起震盪,由精準戶口管理到農村稅收穩定,於是貨物經濟流暢。放眼無後顧之憂,曹魏元氣大傷,此時的東吳強盛到某一種地步,陸遜之議正與孫權不謀而合。而洞悉內外態勢之明,只能說已然將自身的戰略佈局升格至「領導階層」的視界。

丹陽郡的山越至為強大,打仗打的是錢、糧、人命。
陸遜身為討伐主帥,同樣面臨複雜的統籌。
如後例隋唐,國家之生產與作戰機制,由二十一歲的「丁」擔負,所以「丁」得幹活兒,透過戶口管理進行上稅、徵兵、力役,諸如黃仁宇先生所強調「在數字上作管理」的技術問題。

以及我個人推斷:東吳攻擊山越所累積的圖輿資訊不齊,致使征山越之初,一時名將,精銳盡出,不得功成。

陸遜沒有赤壁之戰的光環,卻要進行一場攸關東吳持續發展的重大征剿。

待續….

2003/12/8 下午 09:13:32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說三國人物-東吳陸遜之三。

前文說粗行募兵,但在「好兵難得」之情況下,必然出現部曲私蓄兵力,而後出現了「世兵制」。「世兵制」的好處,是出現了職業軍人,如同中國中古世紀(7-10世紀)前,隋文帝楊堅貫徹了北魏的「府兵制」,擁有了最具戰鬥力的職業軍隊。
壞處是過重的勞役、兵役與強行抓丁,造成大批軍戶反彈,製造了社會動盪。

而「屯田」可以彌補衣不暖、食不足的缺憾,但也尤其需要「時間」來展現成果。
因凡戰地工事、田地耕種、修茸邊防、警戒安全、作戰訓練等,皆須縝密的數字管理與執行力的貫徹。我們可以想像陸遜當年於海昌屯田時,某種程度已經進入了「技術官僚」的範疇。

自當年孫策渡江始,為了建立足夠拱衛江東的軍事據點,便注定要與山越一較高下。
孫權、陸遜雖有整頓此患之決心,但這仗絕非說打就打(陸遜征於建安二十一年)。
史學家將東吳對山越的用兵,分成三期來看:

◎第一期:興平二年孫策剿丹陽郡。
◎第二期:建安五年起至建安十三年。
◎第三期;建安十三年至赤烏五年。重要的是陸遜(建安二十一年)這回。

縱使山越的出源在揚州,但主要聚居於皖、浙、贛三省交界山區。
但凡吳書所載有關山越的作戰方式,均屬「敵進我退、敵退我進」的游擊戰術。
這是大自然因素使然,發展出專撓人癢癢兒,必要時痛下殺手,積小勝為大勝的刁鑽戰法。
個人所以推斷東吳軍對山越作戰圖輿資訊不足,最主要之依據,乃東吳向以水軍著稱,要在短期內(歷赤壁之戰)建立起一隻能深入皖、浙、贛三省交界、經驗火候十足的陸地武裝軍團,絕非一蹴可幾。

此外歷年多乃山越挑起禍端,東吳則鮮少對山越主動剿擊,因為此項軍事行動,必需對地形地物有足夠的了悉。而站在山越觀點來看,東吳分縣立郡、用懷柔、取兵源,雖獲局部平緩,誠屬被動消極。真正頑劣的山越份子,受到曹操的資助,流竄山林四野,隨時可死灰復燃,屢予東吳冷不防的襲擊。章映閣先生也說:「孫權討伐山越的時間之長,若以他出掌江東時算起,前後幾乎用了近四十年時間。」
東吳前兩期征剿山越,多半成效不彰,對地貌上掌控不佳又如下二例:

例一:
第一期, 孫權奉孫策令,往宣城討涇河以西六縣山賊,結果中伏。見三國志
第五十五周泰傳載:

「惟泰憤激,投身衛權…身披十二創,良久乃蘇。是日無泰,權幾危怠…」

對付游擊戰須大規模且長期的圍剿,尤其是在他人的地盤上動手,而且還是以丘陵、湖泊地形為主的化外之境。敵人哪個洞進,哪個洞出,須瞭若指掌。
傅樂成先生對上述事件,評曰:「宣城乃六縣後方,賊能卒至,其飄忽矯健,可想而知。」

「飄忽矯健」四字,不由讓人想起了神出鬼沒的地鼠,孫權在戰事後方都能中伏,周泰因此身中十二刀,幾近危怠,正充份說明吳軍在地形熟悉上的弱點。要不何來「宣城乃六縣後方,賊能卒至」之疑?

例二:
建安十三年,威武中郎將賀齊暫平山越,但往後八年,山越先後造反,四處流竄,危害頻仍。試問,孫權周旋曹魏、蜀漢猶且不及,面臨如此一個反反覆覆不遜呂布的山蠻子,難道不想畢其功於一役嗎?又或並非不願,而是不能?「不能」之關鍵在於四處流竄,難以圈堵。

其後陸遜之語可證:他說:「山寇舊惡,依阻深地,夫腹心未平,難以圖遠。」

「依阻深地」,正是令東吳軍長期以來不得除患的主因,不過陸遜仍點出在戰略順序上,解決山越乃先於魏、蜀。
建安二十一年,丹陽三縣響應叛民尤突,其後山越的費棧在曹操策動下造反。
關於後者,孫權有決心要斷絕曹操利用內患打擊東吳的計謀,於是陸遜先後率兵往討。
東吳軍雖在過去征伐山越中,累積了出入窮山惡水的本錢,但地貌收集的技術問題,仍舊沒有解決。故陸遜只能被動前往亂地平賊,也仍舊奉行賀齊時代「置郡管轄」的恩威兩手策略。但卻想到了「增加戰爭的投資報酬」,對山越提出了具體的「強者為兵,弱者補戶」的概念,意旨乃以山越兵補充東吳兵源。

個人對此法之具體落實極感好奇,諸如驍勇的山越人如何融入東吳的軍制?造反多年,又為何突然願對東吳的將帥效忠等疑問。不過後來的諸葛恪率軍整治丹陽山越,經三年圍困,迫使山越十餘萬人出山歸順。其中四萬丁壯被補充入軍隊,其他則被用於屯田,即為陸遜「強者為兵,弱者補戶。」策略的延伸。

假若章映閣先生所說:「據後人統計,東吳軍二十餘萬,其中精銳十萬,乃山越人組成。」果如其然,陸遜的「強者為兵,弱者補戶」無疑是成功的。

陸遜之於山越問題…完

2003/12/9 下午 06:46:40
Jelt
連絡作者: 不給啦
你真的可自稱"老"了,
名實相符.
2003/12/9 下午 11:51:21
老五
連絡作者: 不給啦
道歉聲明
出現了一個很嚴重的筆誤,此過不可文飾。

1.錯誤:是三國志吳書上有明載的,即:「權以兄策女配遜 」
故具體拉攏江東世族應說起於孫策,孫權持續此政治意圖。

2.補註:又何故姪女婿輩份教權為高?
以兄策女配遜,乃代死去的兄長執行意志。三國志說孫權之後對陸遜「數訪世務」
就是說即使是陸遜奉命入宮面見孫權,權與遜諮諏國是,有移樽就教之殷。
故以孫權之才智,當知禮賢下士,並拉攏江東世族以平衡朝內派系之雙重意義。

基於上述要點,如某稗官野史甚至記載孫權對陸遜奉承略爾,「自此事遜如兄」
這類拉攏關係的「美言」,個人以為在孫權晚年前對陸遜的信任,是有可能說出口的。

再次抱歉。
2003/12/11 下午 03:39:39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