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精華區
作 者( 匿稱 ) 文 章 標 題 :關於太平歌詞 張貼時間
皎皎河漢女
等 級:
離下一階級: 404個瓦
目前累積: 296個瓦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我想請問:1.太平歌詞的調是否有譜?還是由固定幾個音排列組合?
2.唱太平歌詞都固定用玉子板嗎?有沒有用鐵板或其他?
2003/4/13 下午 05:16:30
 
您若要評分、發表文章或票選議題、回應文章,請先註冊/登入
目前得票數0朵 目前得票數0坨
回 覆 文 章作 者( 匿稱 ) 回 覆 文 章 內 容: 張貼時間
馮老師(版主)
連絡作者: 不給啦
我上去看了一下,北曲解釋得還不錯,但有一點說明不清楚。太平歌詞原是丐歌一種,受多種影響,其中包括蓮花落。太平歌詞之名是慈禧太后御賜,老佛爺所以為的太平,其實是老百姓最苦的歲月,所以,這個名詞表面上看來是歌頌太平盛世,卻在深層充滿反諷,知名的作品不是都充滿著警世意味嗎?

乞丐行乞的歌謠、數板類型非常多,當它們被用做行乞時,有其功能,不能拿來做藝術評論;至今仍有執板行乞的乞丐,拿來與表演藝術混為一談,並不適當。晚近的作品,多出於文人手筆,是為演出而完成的作品。並非所有的太平歌詞都可以拿來進行文藝討論,這一點,不可不留意。
2003/4/14 上午 12:44:21
dxljy
連絡作者:
都说相声讲究“说、学、逗、唱”。其实相声的“唱”指的就是唱太平歌词。过去相声艺人撂地(在大街边露天演出),首先唱太平歌词,为的是聚拢过路的人。有的老先生还能“白沙撒字”,就是手里抓一把白沙在地上撒出字来,还要有笔锋,都是一边低头撒字一边唱太平歌词,等到人聚够了才抬头演出。撒字的时候不能抬头,怕字撒坏了,老艺人都是靠数脚来计算人数的。另外,现在演唱的太平歌词都是新调的,是改编过的,过去白沙撒字唱的是老调的。 2004/3/21 上午 06:02:46
dxljy
連絡作者:
[转载]相声与太平歌词(陈连升、王决)

北京解放以前表演相声的演员都必须会唱太平歌词,伴奏乐器是二寸半长,一寸半宽的两块竹板,行话称“玉子”。这种小曲的曲调是从莲花落演变成的。从穷不怕(朱绍文)在天桥地场上演出时开始,为招揽观众或中间加演的时候都演唱太平歌词。演唱时把两片竹板夹在左手手心,运用手指、腕子的击打、颤动,能奏出轻重点和连环点,比较悦耳动听。唱词基本上是一韵到底的七字句,最初的唱法是每句前四个字是说,后三个字才演唱押韵,曲目有单纯叙述评论的《十个字》《劝人方》有故事情节的《丑妞出阁》《韩信算卦》以及文字游戏《饽饽阵》《福、禄、寿、喜》等。

1920年,相声演员王兆麟,吉坪三到上海大世界游艺场演出的时候,王兆麟对太平歌词的曲调进行加工,变成四句一反复的单曲体,比较婉转动听,连演一个月,很受欢迎。同时,在胜利唱片公司,将《劝人方》《小上寿》《三婿拜寿》等曲目灌制成唱片,由此,太平歌词一度风行全国。王兆麟受到天津进步戏曲家王钟声等的影响,经常根据时事新闻即兴编成新词演唱,影响较大的有歌唱鉴湖女侠秋瑾的《女士英豪》和抨击张勋妄想复辟的《黄粱梦》等。

三十年代,相声艺术大师侯宝林,在北京西单商场的相声地场上也演唱过太平歌词。在唱腔上他又有所创新,由于他嗓音清脆圆润,听起来婉转多姿,韵味浓郁。

太平歌词在地场上演出的时候,有三种演出的形式。第一种是边撒字边演唱;第二种是一个人独唱,进入杂耍园子演出以后,也有人演唱过。第三种是两个人对口唱,大多是在地场上加演的时候演唱的小段,曲目有《一文钱》《世态炎凉》等,节奏较一般曲目快,有些接近上下句交复的快板。如《一文钱》完全反映了当时相声艺人卖艺是为了养家餬口的思想境界,所以强调一切向钱看,词中唱到“一文钱到手难,里边四方外边园,上手到有几个字,园宝流通铸在上边,大人为钱高官做,小人为钱常见官……拉洋车的也为钱,抄起车把一溜烟,一毛钱拉到山海关”,它采用了相声手法,甩出逗人乐的笑料后,宣告结束。

目前,太平歌词已濒临失传。北京能演唱的如凤毛麟角。

转载自“中华相声网”。
2004/3/21 上午 06:04:44
馮老師
連絡作者: 不給啦
相聲的說學逗唱四字,可以窄解、更可以寬解,說唱字指的就是太平歌詞,實在失之粗鄙!我遍覽曲藝群書,多做如是解,我認為那是典型的積非成是!請問:若唱就是太平歌詞,那與相聲表演何干?豈不是相聲文本內容或表演過程必得唱一段太平歌詞,否則就不算唱了?唱京劇、或任一戲曲,又算什麼?

解說學逗唱四字,往寬路走為好!唱,指的是相聲表演的音樂性!何謂音樂性?旋律、節奏、合聲是也!唱歌是唱、唱戲是唱、太平歌詞或任一種吟誦皆為唱....語言本身的旋律與節奏,身體、表情的線條與流暢感,更是唱!否則說了半天,只在嘴上繞,把相聲的相字擱哪兒去了?任何一段相聲都離不開說學逗唱四字,這四個字不可以錯認為表演技巧,而是表演哲學。
2004/3/28 下午 10:59:59
dxljy
連絡作者:
受教。学生受传统教育多年了,一直按老的提法把“唱”解为太平歌词,其他的戏曲、曲艺归为“学”。其实现在“唱”也泛化了,太平歌词也几乎成为历史了,把“唱”归为太平歌词只是表达不敢忘本的意思吧。

关于冯老师说的四门功课作为表演哲学,虽然是第一次听说,但非常有共鸣!(学生不自量力)尤其是对语言的音乐性,个人认为,这是演员在台上抓住观众的极重要的因素,对于表演来说,甚至比段子本身的内容更重要。
2004/3/29 上午 05:27:40
馮老師
連絡作者: 不給啦
不,許多曲藝書籍將方言、人物的特殊樣態歸為學。

傳統...其實沒有那麼傳統...所謂傳統曲藝論述,其實皆成書於80年代,之前沒有,之後也沒有,宛如一言堂,所有的人都在同一個範圍裡繞,說來說去,都在解相聲的聲字,根本原因,是命題錯誤:認為相聲是語言藝術.....相聲怎麼會是語言藝術呢?相聲是表演藝術!

您也許不便取得本人書籍,其實相聲世界走透透這本書,已由廣西大學取得授權,在內地發行了。我多花點時間,提一個關鍵:說學逗唱四字的解法,只要按照老說法,必是一團糨糊!老說法最大的毛病,就是將四個字橫向拉平,分開舉例,這是錯的!任何一段相聲,都離不開說學逗唱四字,這四字,彷彿武俠小說中經常出現的,所謂口訣。是核心指導原則,所以我會說他是表演哲學。

哪一段相聲不是用嘴說的?而這個說字,也應解為描述,包括身體、動作與表情的描述。哪一段相聲不學人間百態?學,解釋為模擬,模擬人聲、也模擬人的行為。哪一段相聲不逗?不逗的就不是相聲了吧!至於唱,上篇已提過。

只要認清說學逗唱四字牢不可分,就不會犯理解上的錯誤。解錯相聲,是害相聲愈顯衰敗的重大原因,台灣相聲之興,與拉寬眼界絕對相關。
2004/3/29 上午 09:42:44
dxljy
連絡作者:
非常喜欢这样的交流方式。在大陆的民间相声论坛,虽然专业相声演员有时也上网发帖,但很少有这样发表建议、意见、观点的文章。

冯老师不要小觑了咱们大陆相声票友的水平,其实咱们大多数票友也已经不把“说学逗唱”割裂开谈论了,而更多的作为一种笼统的相声技巧,只不过没有再理论化。学生的“传统理论教育”其实是和台湾相声剧的理念比较而言。

另外,学生已经在“当当网”上订购了您的《相声世界走透透》一书,等学生回到上海之后一定拜读。
2004/4/1 上午 08:20:39
系統維護:相聲瓦舍